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讨厌射啦啊好痛哦 污出水的小说跳跳

这是极好的一天,阳光灿烂,湖面碧波荡漾,清风徐来,添了几分诗意。

话说从前有座府,府里有张桌,桌旁的男萝卜头与女萝卜头正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些微妙……

公主府中。。。

昼珺愤恨地盯了会儿祁修,转而脸庞呈45度的看向老天,显得明媚而忧伤。

她发现人生就是个大写的悲剧!她已经没有勇气活在这个世界上了,给她块豆腐让她去死吧,不要拦着她!

祁修仿佛看透了她的心中所想,唤丫鬟上了碟豆腐做的菜,摆在了昼珺面前,昼珺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表情很是懊悔。

天杀的,自己这是救回来了一白眼狼啊!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自己早点死,好红杏出墙对吧!

啊呸!不能这么说,搞得自己想深闺怨妇一样,应该说他要是出墙会丢了她的脸,毕竟他是她的侍夫,跟小妾是差不多的性质。虽说这是她名义上的老爹为圆自己带来的那场尴尬赏的,但这已经够她高兴的了,起码面子赚回来了!可又一想到在御书房时自己的那幅蠢样,她表示已哭瞎一万次!

昼珺转头死死盯着那碟香气四溢的豆腐,最终还是化悲愤为食欲------吃干净了它!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不是。

昼珺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然后豁然起身,双手握拳横在胸前,斗志昂扬地说:“好歹本姑娘现在的身份是青霄国的护国公主,虽然丢了面子,但对本公主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哦?是吗?”祁修端起茶水,听到她说的话后瞥见她一眼,尔后凉凉地说道:“刚刚谁在那大呼小叫,哭天抢地,差点以死明志的?”

昼珺的动作一下子僵在那,七爷,给点面子会死啊!

祁修看着面带悲愤的昼珺,眼底闪过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柔情。果然,这女人一吃东西就会斗志昂扬呢!

昼珺叹了一口气,又重新坐回椅子上,无奈的说:“七爷,咱们这是遇到什么了!这个世界是修仙的啊!”

昼珺所在的这片地方叫做龙凌大陆,分为三个大国,每个大国都有无数的小国依附。这三个大国中,青霄国最强,不论是从经济上还是军事力量上,都是周边国家无可超越的存在。而昼珺则是青霄国的护国公主,也是下任皇帝。而这个世界,是修仙的!

说来奇怪,这青霄国的现任皇帝,也就是昼珺的老爹,后宫尤为空虚,只有一个皇后外加四位贵妃而已,且这四位贵妃不曾踏出后宫一步,很少有人见过。皇嗣也就昼珺一人,而且她是下任皇帝的是都是皇后以及贵妃们认同的。

昼珺不禁好奇,这么和睦的后宫,千年难得一见啊!

“弑天。”祁修突然喊道,“这身体……”

是了,虽然面貌是与自己小时候一样的,但去硬生生的小了不知多少号,真的很难让人接受!

“安啦七爷。”昼珺不知在哪儿摸了一个苹果,咔嚓一口咬了上去,边吃边对祁修说道:“我敢保证,这还是我们自己的身体,不过返老还童了。早知道有这运气我就买彩票去啦!”

祁修微微皱眉,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背后的胎记还有之前受过刀伤枪伤留下的疤都还有啊!这公主怎么可能会有嘛!”昼珺大大咧咧,不以为然。

“胎记还在啊!”祁修两眼有些放空,目光悠远,像回忆往事般。

其实昼珺背后的胎记他见过,从肩胛骨一直蔓延的尾骨,在背的右侧,占了后背的一半空间。那次也是自己误打误撞地看见了她洗澡……咳!任务时不小心,但也瞬间惊艳。

那是一朵极致妖娆的------曼珠沙华!血腥,堕落,诱惑;张狂,不羁,嚣张。绝美,美的让人忘记了呼吸,就像……昼珺一样。

昼珺嘴角一抽,鄙夷地看着祁修:“七爷,别以为我会忘了你偷看我洗澡的事!”

祁修微微一愣,话就这样不经大脑地说了出来:“其实,你身材还行!”然后,他就体会到了昼珺当初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是什么感觉了!自己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昼珺也是被这句话惊到了,祁修怎么会说这种话?穿越时脑子损坏了!

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丫的重点抓错了!于是便向祁修怒吼道:“什么叫身材还行,姐这是完美你知道吗!”

所以,少女啊,你觉得你这次重点抓对了?

祁修也被这神奇脑回路堵的说不出话来,心里暗暗想,她穿越时脑子损坏了?!

不得不说,这两人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想得竟如此出奇的相似。

杨柳依依,满院花香。气氛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只是这次望天的换了一人。

昼珺依旧愤愤地盯着祁修,不依不饶道:“你说,我身材怎样!”

祁修瞟了一眼昼珺此时较为可爱圆润的身材,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道:“甚好!”

昼珺:“……”这么明显的敷衍以为自己看不出来吗!

祁修此时的内心是烦乱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以后肯定少不了被这丫头嘲笑!

祁修看着一脸不高兴的昼珺,挑眉道:“弑天,你觉得我爷身材怎样?”

昼珺有些懵,看了一眼祁修,她知道他刚才的心情了。若是以前,那祁修的身材可是她见过最好的一个,可现在……昼珺再次瞄了一眼,僵硬道:“甚好。”

所以,古人诚不欺我!风水真的会轮流转的!

祁修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爷也这么觉得!”

昼珺想掀桌了,七爷你这么不要脸你部下这道吗!脸皮是个好东西,出门请带着!

看着昼珺万般变化的表情,祁修开心了,嗯,这茶不错。

昼珺想哭,这哪儿来的妖孽?来人把他带走!累觉不爱!

正当祁修高兴昼珺悲愤时,一小宫女跑来,在昼珺面前站定后福身行礼:“奴婢参加公主殿下,参见祁侍夫。”

“噗!”昼珺原来正在喝茶,一听祁侍夫这三个字便一口茶喷了出来。

祁修看着憋笑憋得脸通红的昼珺,脸色隐隐发黑。

由于栗子是学生,所以只能五天后再见了,好遗憾呢!

希望来过的亲们都能留下脚印哦!栗子会很高兴的,哪怕一句鼓励,也会让栗子成就感爆棚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56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