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小骚女只喷白浆|男同深喉吞精

他承认自己最早动情的对象,就是湘灵,无关她的年纪和血缘,能让他安睡的,世界上除了母亲,就只有她了。

去英国之后,不是没有被那里的生活态度感染,也曾经以为自己是自由的。然而打电话给广云时,旁边传的充满崇拜感的声音,还是让他下定决心早点回来。

电话响起:“楚风,你可以睡了,跟你说,不用担心,我为你争取到的,到时候自然会送上门来的,你耐心等就是了。”

“江城,我没事,倒是你,原本没有关系的,硬把你拖进来。”他有些愧疚,一生一世的好兄弟,他不忍心看他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受累。

“咱们是什么关系,那时侯我在伦敦受了怎样的苦,你是怎么帮我的?现在能为你做点事,我很高兴。对了,你的宝贝妹妹怎样了?”男人显然知道霍楚风与妹妹的纠葛。

“没怎么样,我一个礼拜不回去,她应该很高兴吧。”霍楚风冷冷地回答。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楚风,对她温柔点吧,你逼得太紧,她会逃的。”

“怎么温柔,我对她很温柔了,除了……”

“除了不顾她的意愿,好了,你我还会不知道,等这里的事情搞定,我来当你的军师吧,不贵的,一个月50万,包你妹妹把你当大神看!”

霍楚风斥笑:“什么狗头军师这么贵!”

“拜托,你上次要收我的保护费,也是这么贵诶!还兄弟类,啊,那边来人了,不说了,下礼拜见!”

江城的存在,是他这样繁忙生涯里唯一的放松机会。现在和湘灵在一起,她受惊的样子让他愤怒又无力,却因此忍不住更想欺负她。

湘灵很聪明,知道要主动和白夜划清界线,然而家中的那颗不定时炸弹,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引爆,尤其是湘灵这样傻傻地全部相信他……

霍楚风摇头,想到自己其实也是利用了她的相信,她相信家人不会伤害她,因而睡觉的时候从不锁门。然而现在她已经懂得防备了,虽然这防备在他看来实在渺小得不堪一提。

那天吃完蛋糕后,趁广云去浴室的时间,又将她好好逗弄了一番,她也让他欣喜。她因为对被发现的恐慌和对他手指的反应而潮红的脸,更让他现在都觉得无比可爱。

此刻家中,霍广云看着专心吃批萨、看电影的湘灵,像是在思考什么般地诡笑了下,随后心疼地抚上她眼底的青黑:“灵灵,你最近是不是都睡不好,我记得你以前都没有黑眼圈的。”

湘灵吃批萨的动作微顿,笑道:“没有拉,二哥。”睡梦中被侵袭,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怎么可能安心?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剂递给她:“你用用看吧,我考试期间也睡不好,经常用的,一次一点点就可以了,比安眠药效果好。”

湘灵自己也偷偷试过安眠药,然而不起作用,见到对药剂还有研究的二哥下了保证,又是让畏惧吞咽药片的她可以喝下去的,便欣然接过。

霍广云揉揉她的头发,笑道:“你是不是因为不用吃药片而开心啊?”

湘灵点头,然后惊觉:“二哥,你怎么知道我在吃药?”

“刚才你抽屉没合上,无意中看到好象是安眠药的,你啊,怎么睡不好也不告诉我们呢?”他做担忧状,其实他看到的是没有被掩盖好的事后药。

湘灵连连点头,暗叹幸好没有被二哥发现,不然她真的要崩溃了。

霍广云笑着揽上怀中人儿的腰,霍家人都是狐狸,只是眼前这只小狐狸,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看清他的真面目了……

这天晚上,湘灵果然睡得很好,只是她一直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然而第二天环视所有,发现自己很安全,除了忘记锁门。便暗自要自己注意,先关门再吃药。

父亲终于从纽约回来,以他的年纪和身体来说,他的保养是极其成功的,常人G本不会想到他已经超过50岁了。

因为父亲回家,张嫂出院,所以一家人难得地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而席间大哥灼热的视线让她坐立不安,惟恐被父母发现什么异状。

霍楚风沉默,霍广云则对着父母谈论他最近实习的心得,原来他关在房门里是在研究金融投资的事情,怪不得不用出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44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