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被男按摩师摸出好多水 雯雯的结局

四人或站或坐的在群仙殿前的宽阔场地上等待着洛钰。

白飞羽眯着眼站在阶梯护栏的一处方柱上,百无聊赖的打量着群仙殿周围,嘴里自言自语起来。

“这群仙殿怎么也见不着一个仙人?我听家父说,这上仙门虽然比下仙门的人少,但也不至于是这等光景。”

说完后他只是笑笑,并不期待有人能回答。

“群仙殿是仙师以上的仙人才可踏足的地域,若是有重大会议都在此召开,四大仙门的统帅天君们也有可能在这里。”说话的是紫衣少年,他不喜欢弱者,但眼前这三人得到了他的认可,所以才开口解释。

“原来如此。”白飞羽听到仙门统帅就来了兴趣,他在家中并没有好好专研仙史,但隐约记得曾为仙人的父亲讲过,要懂得敬畏天君。

紫衣少年望向群仙殿,重新闭上眼睛。

叶殷雲心里却有点急躁不安,她不知道这种不安的感觉从何而来,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隐没于白雾中的玉石阶梯上始终没有人出现。

难不成她真的没有爬上来?这或许本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自己的那点莫名的期望也渐渐消退,心想,她上不来了。

起身拍拍裙子,叶殷雲打算放弃,但转身的刹那,白飞羽拍了一下手,有些意外的喊道:“来了?!”她转身看去,发现从云雾中浮现出一个人影……不对,是两个。

一道高挑的身影旁边跟着另一道矮上一截的身影。

随着人影的接近,四人才看清楚,竟是昨夜那位高大的仙人,他领着累的几乎虚脱的洛钰,仙人身边浮现出淡淡的白色灵气,将周围浓郁的原始灵气隔绝在外,保护着身边脆弱的人儿。

高大的仙人对着他们微微一笑。

“一起进去吧。”

洛钰偷偷抬眼看向女孩,没想到四目相对,女孩儿也直直的看着自己。

叶殷雲立马收回目光,轻轻哼了一声。

六人穿过广场,进入了威严雄伟的群仙殿。群仙殿与九曦山下帝都的建筑并无太大差别,似乎是出自同一建造者之手,无论是雕刻的何等精巧的房梁花木,都有着共通之处。

相比较外面见到的景象,群仙殿里面虽是气派无比,但少年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大殿的最高处有四张并排而造的巨大玉石宝座,那宝座的玉石并非凡玉,而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却又不同与夜光石那种略显呆气的光,这些巨大的宝座上坐着四位仙人。

殿堂两边也各有五张较小的宝座,此时宝座上面也坐了仙人,唯独有一张空着。但紧接着,带领洛钰上来的那位仙人走向那张宝座,原来他在仙门中的品阶这么高。

待少年们都走到仙殿中央后,坐在高台玉石宝座上的一名女仙人开口询问。

“黎风,这就是全部的吗?”

洛钰他们闻声抬眼看去,只见说话的女仙人也正在打量着他们。她样貌清秀,眉宇中自带着一股英气,眼睛里却透出着一股子慵懒的意味,柔顺的长发用普通的黑色丝带系住,一身宽大的深蓝色衣袍上流动着银色的光纹,那些光纹就像溪流一样流动轮回,她的右手边的宝座扶手斜倚着一柄五指宽的长剑。

这就是天君?看起来就和普通人一样啊。洛钰心里虽是这样想着,却不敢多打量女仙人一会儿。再看向她身边其余三位天君,一位是白发苍苍的壮实老头,他似乎对殿中的事毫不关心,眼睛微闭着竟像是在打盹儿。老头旁边坐着的是一中年长须模样的男性天君,穿着暗红色的长袍,与蓝衣女天君一样静静看着他们,但眼中却带着思索。最后一位也是女性,样子看起来竟然比洛钰他们大不了多少,活脱脱还是一副少女模样,她的眼眸是非常淡的绿色,头上戴着一圈金属圆环,圆环上镶着细碎的五彩晶石。

“回诸位天君,通过最后考验的都在这里。”被称为黎风正是曾两次解救洛钰的仙人,他从宝座上起身,恭敬地回答,“外面还有一部分没有通过绝仙索桥。”

“已经很好了,十年前就只有一位走过了绝仙桥登上了白玉梯,在此后再无一人能到这里,但不曾想到,十年后竟来了五位。”中年天君甚是满意的点点头。

“你们所经历的事我们已全部知晓。”蓝衣女天君接下话,“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已经成为最高仙门弟子,并可以得到我们亲自授课。”

洛钰往后退了一步,此时她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自然是十分惊喜,自己误打误撞的来到了仙门最高处,但同时一股惧怕之意又转眼压上心头。

自己并没有走完白玉仙梯,她甚至不知道走了多远就倒下了,那股重压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承受极限,压的她连吸了这一口气都不知道有没有下一口气。直到那位叫黎风的仙人从天而落,驱散了她身上的重压,带领她来到这儿。

可那些天君呢?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事么?

“你们每人可以选择我们其中一位修习仙术,这是对你们的奖励。”蓝衣女天君用手指轻轻敲打玉石扶手,“我呢,是上清宫的崇瑛天君,我身旁依次是问剑峰的天初剑仙,极工楼的星元天君和万灵殿的禾萤天君。”

“我选上清宫。”叶殷雲第一个站出来,毫不犹豫的开口。

崇瑛天君嘴唇一勾,开口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叶殷雲!”

“叶殷雲……,很好,你与我的某个徒弟很相似,你俩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我同意收下你。”

崇瑛天君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往事,眼睛再看向叶殷雲时便多了一抹期待之意。

而洛钰则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她现在才知道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叶殷雲,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的骄傲。那现在他们就是仙人了么?但是这也包括自己吗?我在最后的考验中失败了,真的能和他们并肩而行吗?也许自己,自己努力的追赶。洛钰狠狠抓紧衣带,停止了胡思乱想,她心里很明白,自己和这四人的差距就像直面那头黑雾狼一样大。

“在下白飞羽,也很想拜崇瑛天君为师。”白飞羽亦不甘示弱的上前一步,对着蓝衣女仙行礼。

“嗯,非常强的风灵气,也是个好苗子。不过,你为什么不考虑下天初剑仙呢?”崇瑛天君托着额头,带着笑意看着一袭白衣的少年。

白飞羽愣住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好,是啊,自己为什么要选上清宫呢?上清宫主修的仙剑术是将灵气依附于剑上,讲究剑气结合。而问剑峰的御天剑则是以浩瀚无边的灵气化为灵剑,可斩一切有形或无形之物,但灵剑的强度与使用者本身的灵气强弱挂钩。

“我………,”白飞羽微张着嘴,似乎想说话但那些话语却被堵在喉咙里无法说出。

“崇瑛,你不必替我问剑峰着想,况且,我已看中了一位极佳的人选。”白须白发的天初剑仙开口道。

“自是如此,我便收下这位少年吧,我看了他与黑雾狼那一战,着实精彩。”崇瑛天君对着白飞羽点点头,转过头继续说道,“那这位紫衣少年便是周家的周易吧,论悟性论灵种,你的确是今年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甚至可能超过我的首席弟子—林墨雪。”

周易听闻此言,对着高台宝座上的天君们屈身行礼,开口道:“承蒙天君夸奖,若能进入问剑峰修行,我自会全力以赴,不负天君此言。”

高台宝座上的剑仙老头看了一会儿殿堂中央的周易,接着抬手一挥,一道白色的灵光飞向周易,周易没有躲避,任由那道灵气在身边旋转。

“明日便到天剑堂修行。”剑仙老头说。

“那么你呢?”

一道清澈如灵泉流淌的声音传遍整个殿堂,少年们看去,原来是那位少女模样的天君,她正眨着灵动的大眼,脸上带着女孩好奇的笑意盯着殿堂里一身旧色青衣的少年,谢青。

谢青面色平静的回答,似乎早已想好,“我叫谢青,自小生活在南郁城外围之地,由母亲抚养我长大。南郁城是有名的繁华富裕之城,只是距离帝都十分遥远。但建立在这些繁荣之上的,却是无数劳苦平民的血泪,他们受伤生病了却无钱无地可医治,在黑暗的南城外面,那些生病受伤的人会在炎热潮湿的绝望中死去,每天都能看见这些倒下却无法站起的人。我很害怕,我曾不止一次幻想着有仙人能来解救我们,但可惜的是,这终究是期盼。”

大堂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叶殷雲似乎不可置否的毫不关心,白飞羽却是皱着眉头,眼睛看看诸位仙君,周易毫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至于洛钰,她虽是同出寒门,却是生活在距离帝都还算相近的坎寰城外村,并没有见过其他大城,但对于谢青所说的事,她感到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我们对凡人之事一向不过多插手,虽然制定律法的帝都议会堂多是仙人,但人族大地之广阔,很多地方就连我们也无力顾及。”

“所以我长途跋涉数月来到帝都,只为了自己也能成仙,去解救帝都无法顾及之处的苦难。”谢青对着高台上的禾萤天君一拜,“我对修行剑术并没有过多的兴趣,但从古书上听闻,万灵殿自古以来就是为拯救万物而存在,所以我恳请天君能收下我。”

“我们万灵殿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啦。”禾萤天君捂嘴轻笑,“不过,我倒挺喜欢你的想法,或许称之为仙道也不为过。所以,我便收下你,教你拯救生灵和夺取生灵之术,因为你要知道,这世上,有的生命值得拯救,而有的,却必须毁灭。”

说道最后,少女模样的禾萤天君收敛了笑容,面色带着一丝庄重。

“既然我们三位都找到合适的爱徒,那就还剩下星元天君了,刚好还剩下一位。”崇瑛天君说道。

洛钰听了此话,低头不敢开口。

最后,只剩下她了。

“你呢?你选谁?”崇瑛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洛钰。

“我,我不知道。”洛钰低下头不敢看周围的仙人,她不敢奢望能拜天君为师,只要能进入仙门她就很满足了,不论是上仙门还是下仙门。

“我看到你身体里是金和木共生的灵种,两者互相占据了灵种的一半,所以不至于让其中一方被另一方吞噬。”宝座上的那位白发白须的老头淡淡的开口,微眯的眼睛竟发出金色的光芒。“但从你昨夜和今天的表现来看,你是一点也不会运用灵气,只是靠着一身蛮力才侥幸走到这儿。所以,可以说你你天生愚钝,不适合修炼仙术,而你体内只有一半的木灵种又不如谢青,万灵殿同样也不适合你。而李星元的极工楼对你来说更是难上加难,仙界的建筑,云中的飞船,山中的灵晶以及帝都的所有都出自极工楼之手,况且以我之看,论悟性,你或许还不如被挡在绝仙索桥外的那些人。”

洛钰眼眶红了,几乎要哭出来,她知道这位天君说的是实话,但这么毫不留情的指出,还是让她心里很难受。

“但念你能到这里实属不易,我还是同意你与那些留在绝仙索桥之外的人一起到上仙门修习,若你肯认真修炼,通过诸位仙君的测试,我们依旧可以接受你。”

洛钰的手放在大腿内侧,微微握拳,她尽力压制住内心的情绪,同时也对自己嫌恶起来,为什么要感到不满呢?能留在上仙门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她默然点头,身上散发的一丝失落却掩饰不住。

叶殷雲看着洛钰,她仿佛被这莫名的情绪感染,不知怎的,连进入天君门下也没有那么值得高兴了。

接下来仙殿里众仙说的话洛钰心不在焉的没有听进去,当叶殷雲他们往外走时,她也浑浑噩噩的跟上去,但走到仙殿外面后,洛钰被一只手按在肩上挡住了去路。

回头看去,黎风仙君静静地凝望她,过了几息,黎风轻轻问着。

“会很难受吗?”

洛钰咽了下唾沫,摇摇头。

“我送你下去。”

洛钰跟随黎风仙君走下白玉阶梯,阶梯上的浓雾依旧没变,就和不久时费劲全力攀爬时一样,只是那重压已经消散不见。

下来的时间很快,黎风用灵气轻轻托起洛钰,将她送到绝仙索桥对岸,自己也腾空飞过。

对岸那群少年见到有人从云雾中飞来,纷纷起身来看,当见着是不久前走过索桥的洛钰,不免心有猜疑。随后黎风仙君在自空中落下,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站的齐整的数十个少年,简短的告知他们可以留在上仙门修行。

得知这个消息后,原本沮丧的少年们顿时欢呼雀跃,洛钰低着头在欢呼的人群中跟着黎风往云船方位走去。

在欢呼的少年中,有一双眼睛带着快意的幸灾乐祸看着洛钰,脸上的表情甚是得意,正是被洛钰拿剑指着脸的世家子,他的笑容中透着股狠劲。

去往云船的路上,洛钰最后回望了一眼群仙殿的方向,那座在云雾中只露出半个面貌的建筑。

他们并没有坐上云船,而是乘坐云船仓内的一条小船。

上仙门位于群仙殿下方千米处的一座衍生山体上,数十座亭台楼阁仿佛生根在山体上,这里的云雾幽蓝灰暗,带着暴风即将来临的的水汽翻腾。

“上仙门常年多风暴雨雪,这里的灵气较之下仙门虽然浓郁许多却更加暴躁,不好控制,但会有仙师教导你们如何去操控,有时我也会亲自过来。”黎风仙君看着船上对远处的风暴云团充满畏惧的少年们,继续说道,“畏惧自然之力是必须的,它能让你们更好的认识自己。你们虽然止步于绝仙索桥,但不可否认的是,你们是靠自己走到了仲山林外围。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们保持谦逊之心,就如同面对这风暴一样,因为这个世界超过你们的人比比皆是,即便在凡间,也有帝都军人经过不懈努力而不弱于你们。”

沉默不言的洛钰听了似乎找到一点斗志,是啊,即便没有拜入天君门下,这里也是世间最高的的地方,是九曦山下千万人想要登上的存在,她自己,也在这里踏上了仙人之路。

看到在诸多不为所动的少年中,眼里重新燃起火焰的洛钰,黎风嘴角微微上扬。

“在风暴来临前,就能到上仙门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