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唐雅婷的军训在线阅读 换妻性故事

接到飞鸽传书之后三天时间才匆匆赶来乱云殿里报到,裳千炽看起来当真是对饮恨心中微微有些不满,“向本王来借东西,还要本王等你,”他在鎏金龙椅上一脸不以为然的伸手揉揉眼睛,“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可是披云山上的午睡时间,”他说,“为了等你,本王的殿前侍卫已经在太阳底下足足晒了一个晌午。”

“殿主严重了,方才贫道进来时还看见他们正三五成群的坐在殿前廊檐下划拳猜令,”饮恨听了之后冷冷笑笑,“殿主可知,身为皇上,最不能滥用的,就是对待手下的慈悲心,”他说,“相信手下的忠心耿耿和自觉自爱,是一个皇上最愚蠢的事情。”

“但是你现在还不是皇上呢,”裳千炽谑笑,“一个没当过皇上的人教人怎么当皇上,当真是跟一个和尚教人怎么当道士一般可笑。”

“你倒真是头可爱的小豹子,听说披云山附近的村民都很喜欢你。”

“哼,山大王里面,有谁像本王这般买东西还给钱的?”他问,“而且在本王的地盘子上,也没人敢欺负他们。”

“所以师父常说,凡人是最不好教化的众生之一,眼中自来没有是非对错,只有利益多寡,弊害轻重。”

“莫要忘了,本王眼中也没有是非对错,只有输赢成败,”他说,“乌血元珠只给能当上大理皇上的人,本王那两千杂毛小妖,也只替大理国的皇上卖命。”

“只要吞下乌血元珠,饮恨身后这把秋水长剑,一剑即可横扫千军,称霸天下,”

“再称霸也只是踩在一群凡人脸上耍威风而已,本王可没那个兴致去给你捧场,”他说,“不过现下大理城下十万禁军三方混战,互相拼杀的你死我活的,你只带着两千军马,千万还是小心些为好。”

“既如此,为什么不好心再借我两千?”他半开玩笑似的问他,“左右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但是你也不是佛啊,”裳千炽冷笑,“只可惜你是个道士,其实本王倒是一直觉得,闲时修修佛法,也没什么不好。”

“哼,采百家之长再不好,如来都要哭了,”饮恨敛起眉睫不以为然的笑看他说,“左右你也不是呆子,当真连这世上佛本是道还是道本是佛都分不清吗?”

“你急什么,本王又没说去当和尚。”

“你要是去当和尚,这一头三尺青丝岂不是太可惜了,”

“本王可惜的是你,听说大理皇族十个有九个最后都舍了皇位去寺院里面当和尚去了,”他说,“既然如此,这皇位争不争的,看似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争皇位时杀孽太多,要是死后不想下地狱,临时抱抱佛脚还是很必要的。”

“这么说,二十年以后,你多半也要成为秃驴一只了?”裳千炽忍不住嗤嗤笑笑,“虽然都是出家人,但是好歹这一头青丝,还是将你的小娃娃脸衬托的挺可爱的。”

“殿主,咱们再见面时,说不得兴许当真要到二十年以后了,”他说。

“放心,二十年对本王,只是一晃眼的事情,”

“大恩不言谢,饮恨此番回去大理,不成功,即成仁,”

“无妨,即是败了,乱云殿也少不了你一碗饭吃。”

“哼,想要投名状直说,贫道也知道这乌血元珠本来也不是那么好空手求借的,”

“嗯,本王就是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裳千炽在鎏金龙椅上懒懒的敛起一双卷曲眉睫,只见他只轻轻抬起左手来向殿中几个侍奉奴婢拨弄了一下食指,几个侍奉奴婢当即转身向大殿左侧的一条连接偏殿的走廊通道里匆匆走了进去。

少时,只见几个侍奉奴婢自乱云殿偏殿中五花大绑的押进来一个头发披散,浑身污血的青衣女子,饮恨好奇之下忍不住定睛一看,“禅水花梨”,他惊诧之余登时间忍不住失口叫出声来……

“没错,如假包换的禅水花梨,”裳千炽在鎏金龙椅上一脸不耐烦的打了很大一个哈欠,“这个投名状的分量可不轻啊,怎么,当真下得去手嘛,”他问。

“可是殿主,她不是在逍遥观中待的好好的嘛,怎么……”

“嗯,已经被抓住一次了还那么不长记性,在杭州城外见到流苏他就一顿穷追猛打,可是本王的披云山上又不是养闲人的地方,只一个手眼通天的法师,就够让她死一千次的了,”他说。

说话间,一把明晃晃的紫金匕首已经“当啷”一声落在饮恨脚下,饮恨心情十分有些复杂难堪的伸手将脚下紫金匕首轻轻捡拾起来,他知道这紫金匕首上是有道法的,一刀刺进心口,禅水花梨她就断然再无一丝生机。

好像是看出来他心中的犹豫不决,裳千炽很见机的提醒他说江湖上一心惦记着这颗乌血元珠的人可当真不少,听说就连灵霄殿中的玉皇大帝和灵鹞山上的善逝佛主心中也一直在打这颗乌血元珠的主意,其实买卖和谁做不是一样,这世上但凡是会做买卖,谈交易的人,难道有谁还会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成……

但是最后,花梨她却还是在自己跟前用紫金匕首一刀抹了自己脖子的,因为饮恨确是在心中十分不愿意亲自动手杀她,所以就以“紫金,自尽,许是天意,”的借口一刀挑开花梨身上的绑绳让她自己动手,禅水花梨她自来是个烈性脾气,知道此次落在裳千炽手中就算是不死也一定是生不如死……

饮恨只向裳千炽提了一个小小的不情之请,那就是将花梨给送回去青城山中,在那里将她一把火烧成一捧飞灰了事,她本是青城山中的蛇精,念在同门一场的情分上,总该让她魂归故里才对。

其实饮恨自是知道这禅水花梨为何无缘无故的总是一口咬定了他是乱云殿中的内线暗探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杀了他的,和任何被禅水花梨她盯上的人都不一样,那些人是因为乱云殿内线暗探的罪名才会被杀,而他,却是因为需要被杀才必须要有个乱云殿内线暗探的罪名……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