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穿越修仙女配肉肉逆袭H 堕落人生杨晓蓉01

余生疼的咬牙切齿,眼泪说掉就掉了下来,一脸委屈。

南右茗一愣,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以为真的是自己下手重了:“对......对不起,很疼吗?”

余生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明明是为了救你才成了这样子......”

“你等一等,我去拿药箱。”一般女人要是这样,以南右茗的性格直接搂在怀里哄一哄就完事了。可是她偏偏不是一般的女人,他没有碰到过,所以才会想现在如此无措。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余生抬起腿,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膝盖上。这让完全没有防备的南右茗一下就失去了重心,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无可奈何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扬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她可是道上大名鼎鼎的北公子,怎么可能会表现出那么柔弱的样子。

他突然想起昨天订婚之前她说过的话:我可是很会演戏的。

果然。

真的很会演戏。

他平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看来有精神多了。”走过去搀扶着格外得意的人。

不过他靠近余生才发现,她的身体竟然在发抖,偏高的体温烫着他的手。

原本松开的眉头又拧在了一起。

“要我抱你下去吗?”

余生对她的反应有些意外,不但没有生气,还主动要抱她?她严重怀疑南右茗会在抱起她的那一瞬间把她从楼梯上扔下去。

“不用了,谢谢。”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礼貌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余生下楼的每一步都有些颤抖,南右茗跟在她身后,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害怕自己一不小心晃神,眼前的人就会从楼梯上滚下去。

直到他们顺利到达大厅,他才放了心,吩咐女人去把早饭端出来。

女人是不乐意的,余生看得出来她不喜欢自己,每次两人不小心对视,她都会狠狠的瞪自己一眼。

“她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余生坐到南右茗身边小声的问。

“她是瑞丽塔,我的助理。”

余生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嗯,然后呢?”

南右茗撑着下巴,认真的向她解释:“她以前是很喜欢商墨蓝的,应该是觉得我们不合适吧。”

余生恍然大悟:“明白了,就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呗。”

南右茗摇了摇头:“配不配得上不是他们说了算。”

余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表示同意:“也是......”

瑞丽塔从隔壁的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早餐。

是果粥,颜色清黄,让人很容易产生食欲。余生举起筷子,又放了下来。

“怎么,想减肥?”

“没胃口。”

“那就放着,等想吃了再吃。”南右茗也没有难为她,自己在对面继续进食。

“今天我们回一趟老宅。”他突然抬起头,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

“好。”余生应道,不过她突然想到昨天的事,还有些余悸:“今天换条路走可以吗?”

“只有那一条路,不过待会儿我们开车过去。”

余生想了一下,大概是觉得车子好歹有那么一个铁皮壳子,多少给了些安全感:“行吧。”

她抬头正好看见瑞丽塔领了两个男人进来,进入饭厅的是稍微年长的男人,手里抱着一个盒子,面上是十足的恭敬,朝南右茗鞠了一个90度的躬:“二少爷。”

“嗯,东西带来了?”南右茗头也没抬,一脸绅士的吃饭动作。

“没有,雷老爹不相信您来了。”

吃饭的人神色一沉,把跟前的碗推了出去,果粥只喝了一半,没了食欲:“你把东西拿给他看了?”

“看了,他说神封多半是伪造的。”

南右茗的脸色更难看了。

那人把一直抱着的盒子递了过去,放在了餐桌上。

南右茗打开盒子,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又突然合上了:“把东西给她。”他指向余生。

饭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余生一怔,感受着这突如其来的安静,发现那个人的表情和瑞丽塔很像,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最后还是瑞丽塔开了口:“二少爷,神封可是历代当家人的信物。”

南右茗见完全不理会瑞丽塔的话,取出盒子里的东西递给了余生。

是一块玉牌,约三指宽,色泽纯白无皮,肉眼更看不出一丝杂质,温润度极高,一看就是上上品的和田玉。玉牌正面雕有蛟龙,背面刻有火凤,四方侧面上为日月,下为烈火,左右为祥云。这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拥有的常物,余生虽然贪财,可是这种东西怕是祸端。

况且刚才从瑞丽塔口中所知,这是历代当家人的信物,她更是收不得:“南少,别开玩笑了。”心底纵使一个兆的不舍,她还是将东西放回了他的手中。

南右茗好奇的问:“我像是开玩笑吗?”

余生点了点头:“像。”

南右茗笑了,非常认真的看向她:“这可是我作为未婚夫送给你的第一个礼物,我没有开玩笑。”他的话成功的引起了两位客人的注意,他们的目光落在了余生身上。

他们的记忆力,商朝墨家的六小姐可不是长这个样子的。

余生皱眉,这个人的玩笑开大了:“南右茗,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商墨蓝了......”

整个大厅就他们几个人,他们的对话可以清晰的灌进所有人的耳朵里。

南右茗对于她一次一次提起商墨蓝来激怒自己已经免疫了:“说什么傻话呢,她是她,你是你......好好的不提其他人不行吗?”

余生强烈的排斥着他的好意:“那你最好也知道,我不是她那种需要你打赏的女人。”

南右茗并不在乎她的说的话,双手已经环在了她的脖子上,根本不给她一丝拒绝的机会。

南右茗满意的看着挂在余生脖子上的玉牌:“和你很配。”

余生光明正大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南右茗一脸不在乎,抬手招呼另一位年轻的男人:“韩硕,你给她看看,头顶有两处伤,有轻微脑震荡,人有些发烧,胃也应该不太舒服,身上也有一些摔伤,如果需要挂液体就在客厅里。”

余生有些懵,原来身体的情况他都知道。

她跟着那人到了客厅,客厅里还站着一个女人,脚边放着医疗箱,看样子是护士。

在检查之前,护士已经先给余生挂上了液体,透明的液体随着血管一点一点的流进了她的体内。她不确定一声给她输的是什么药,她只能感到意识渐渐的模糊了。

余生在一旁嘱咐着什么,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一头栽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二少爷,你这样把神封交给一个女人,要是被......”

“怎么,你有意见。”南右茗直接断了男人的话。

“没......没有,只是实在不符合规矩。”

“神封说到底也只是一块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你也受累了,先回去吧。”

“是。”

“对了,你给雷老爹带句话,说我近日会去拜访。”

那人微微诧异:“二少爷打算亲自去?”

“总要把东西收回来吧。”

“我知道了。”

直到那人离开他才起身走到客厅,韩硕正好往液体里注射退烧药。

“怎么样?”

韩硕看了看他,脸上挂起了笑,有些痞样:“这姑娘什么来头,我可不记得你的未婚妻长这个样子。”他是见过商墨蓝的,温文尔雅的姑娘一心爱着南右茗,虽然南右茗从来不说出来,但是他知道商墨蓝对他而言是特别的存在。

“我的未婚妻,刚才不是说过吗。”

“唬谁呢?你的未婚妻不是商墨蓝吗?”

“我和商墨蓝之前已经取消了婚约,给你正是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妻北余生。”

“你是认真的?”

“嗯,认真的。”

韩硕突然来了气,语气也高了许多:“你有没有为商墨蓝考虑过,那个人爱你爱得没有一丝尊严了。”他早就习惯了南右茗流连在各种美色花丛中,他以为这个人一辈子就这样了,没救了。商墨蓝却像个意外一样闯进了他们的圈子,和他们截然不同的性格,却为了南右茗一点一点的改变着。而从那以后南右茗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除商墨蓝以外的女人,他们的订婚也理所当然,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然而今天,他被连夜从京城叫过来,却是为另一个女人。

他有些替商墨蓝不平。

然而南右茗却没有丝毫的愧疚,轻轻将手指放在唇上:“嘘,小声点而,会吵到她的。”

呵。

韩硕发出一声冷笑:“你可真会为她考虑。”

南右茗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比起商墨蓝,我更需要她。”

一句话就胜过了所有的解释。

他说的是需要她。

他没有说比起商墨蓝我更爱她。

也没有说比起商墨蓝我更离不开她。

韩硕只是一个医生,他不了解这些大贵族之间的权衡利弊,也不懂他们生存的世界:“你们真可怜。”

南右茗恍若没有听到他的话,往沙发上昏迷的人望去,脸色真的很不好:“她还好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