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第一次做受好疼同性故事 岳双腿扛肩膀上

旁边的何美兰何美月两个姐妹站在旁边,何美兰拍了拍何美月的肩膀:“想哭就哭吧,他是英雄。”何美月的眼泪就像决了的堤,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嗯,他是观家的人,已经通知了,但是没有人来。”

“你处理吧,我走了,说起来,我也有推不掉的责任。”市长遗憾的摇了摇头。张楚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心里更难受了,也就跟着出去了。

何美月也想摸一摸观月的脸,但是大家都在,自己的身份并不允许她这样做,众人遗憾的退出了房间,留下了何美月一个人,她故意留在后边,她还有好多话没有说。

“从咱俩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你是个有意思的人,没想到你还成了我的学生,我来到这,也没什么朋友,自己真的好孤单,但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来找你,唉,我从来没有想过,死亡会离我这么近。”说完,她摸了摸观月的脸:“你说,我怎么不是你的女朋友呢。”她的手刚要离开,突然被抓住了,何美月脑子一瞬间就空白了,诈,诈尸。

“给我点水。”观月神智不清,再次晕了过去。何美月呆了呆,鬼不会喝水吧,他没死,他没死,嘴里嘟囔着,她赶紧跑出去,大喊,他没死,他没死,喊完了赶紧去拿水,还没走远的众人立刻返回来,没人觉得何美月说谎,哪怕有一点希望,大家也不会放弃,张璇推开前面的人,用力的往回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跑,当大家看到观月的心电图居然开始有画面,都愣住了,还是何美兰机灵,她赶紧去找医生,何美月拿着水,轻轻掰开观月的嘴,把水倒进去,看到观月开始吞咽,别提多开心了。

“老师,我来吧。”张璇接过水瓶,她也很激动,这倒是给何美月弄了个脸红。

医生也是跑着过来,看到心电仪的画面,又看到观月居然在吞咽水,喉结明显在动,奇迹,真的是奇迹,老医生激动的拿着笔记,记录数据,真是个奇迹呀,没有一点生存的希望,大脑已经不工作了,“居然,居然真的活了。”他手里的笔不停的颤抖,他要记录下这一切,这是医学的奇迹。

等观月再清醒的时候,只有张璇一个人趴在床边,因为是深夜了,所以很安静。观月轻轻下了病床,身体已经修复了一大半,但是亏损的精气一时间不能恢复。观月打开盒子,将刀组装起来,脑海里回忆那一式刀法,影,比影子更快,更静,借助光隐藏于影子内,这式就是第三式,影。尽管现在是晚上,但是挥出的这一刀,依然很迅,观月渴望战斗,刚从生死边缘爬出来,内心对力量的渴望更加强烈。如果自己可以更快,就可以在一瞬间击杀两人,也不会给人留下机会。

刀身散出幽幽的寒芒,观月仔仔细细观察这把刀,如果真的如同师父说的那样,那么这把刀肯定不仅这样,唉,可惜没有说明书,观月拆开刀,正要放到盒子里,咦,自己只会这样拼,那要是换一种拼法呢?鲁班大师擅长机关,这样来说,肯定还有别的拼法。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六块铁片,看了半天也没有头绪,草,不拼了,他把刀收了起来。

“观月?你怎么下床了?”张璇醒过来了,就看到观月站在地上。

“身体没事了,你快去床上睡会吧,看给你困的。”

“不,看见你醒了我就开心,我就精神,就不睡觉。”张璇像一个小孩一样,抱住了观月的胳膊。“你要不要再躺一会?这样就开始活动,不会有问题吗?”

“没关系了,你就放心吧。”观月摸了摸张璇的头。

“你可吓死我了,本来医生都说你没救了,我们都放弃了,最后何老师走的时候被你抓住了,说要喝水,你不知道当时我多兴奋。”张璇开心的说。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哦?何老师?”观月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人跟自己说话,但是说的什么已经不清楚了。

“嗯,就是她,你知道你昏迷多久了吗”

“多久了?”

“四天了,昨天你身体仿佛恢复了,心跳也变得有力,大家都以为你要醒了,可是你之后就没有动静。后来我就一直看着你,没想到你还真的醒了,我太开心了,你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张璇手舞足蹈。

“至于吗?”观月苦笑。

“当然了,我可是跟别人约好了的。”

“跟谁呀?约好什么?”观月满脸疑问。

张璇知道自己多言了,赶紧一捂嘴,把剩下的话憋回去:“就是杜水明呗。”说完就倚着观月,脸上红红的,坐在床上,摇晃着脚丫。

第二天,收到了观月醒来的消息,医院里来了很多人。周勇南豪气的说请大家去天华尚阁吃饭,给观月驱驱邪。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奔向酒店,酒桌上,周勇南的大哥也露了面,给观月敬了酒。张楚根本没有管这两个人,也包括李老板,他心里清楚,西门争之所以叫这些人,只是给自己一个立场,正主还是西门争,没有人知道西门争去了哪里,仿佛一瞬间消失一样。张楚让下边的人好好查查交通记录,但是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出行记录,他就扔下所有的东西,产业,就这么消失了。

这场宴会,何美月没有去,她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观月,作为一个老师,竟然喜欢上自己的学生,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正视自己,张璇作为一个女孩子,早就看出了她的想法,这就仿佛是小三被原配抓到了,何美月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张璇和观月也正式宣布在一起了,观月因此给爷爷打了个电话,并且决定在这个假期回村里,观老爷子也很开心,他倒是没有什么封建思想,很支持观月交女朋友,他觉得观月能够开心就好,能看到自己的孙子走出阴影,也算对得起他的父母了。

大约一个月后,白方佳出院了,通过同事了解了自己昏迷以后的事,稍微有点脸红,所以主动请观月吃了个饭,表达自己的感谢,之后就主动申请自己回到警局,他觉得自己还需要锻炼,张楚稍微挽留后就同意了。西门争的离开,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喘息的机会,新市长被嘉奖,他的这次扫黑行动算是成功了一大步,上级希望他再接再厉,但是他知道,逼急了的兔子也会咬人,通过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正常的生活也算开始了,观月每天上着课,生活也算是惬意,身体早就恢复正常了,但是每天锻炼的习惯还在坚持,只有感知身体每个细胞的强度,才可以灵活控制自己。何美月还是一样给这个班级上课,但是总是躲着观月,除了上课,就很少和观月碰面,虽然那天赌气和张璇打赌谁能得到观月,但是她还是无法鼓起勇气正视自己,她觉得这段感情还是放起来比较好,坚持下去对谁都不是好事。

这一天,大课间。

“二哥,最近怎么样,腿好了就开始蹦哒了?”观星把观月堵在门口,笑嘻嘻的对他说。

“呵呵,还不错,眼前没有了脏东西,心情就很舒畅。”观月云淡风轻的说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