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_小柔好爽小雪还要

她水润的小洞不断被肉棒刮出混着血丝的淫液,嫩肉被磨蹭得酥酥麻麻,渐渐盖过了火烧的感觉,奇异的感觉叫她难受,她忍不住抬起腿缠着他的腰,红唇泄出低吟喘息,“公子……嗯……”

“是我……”他低沉的喘息,手臂拉高她玉白的双腿,折得更开,强劲的腰身一挺,深深的顶进去。

“啊……太深了!”她浑身剧烈发抖,体内深处像是被撞开了,酸麻的滋味可怖的辐散到全身每一处。

他喘息也变得更重,“嗯……绮儿,你里头长了一张小嘴……”

只要一顶到,那张嘴就软绵绵的吸附住他硕大的龙头,跟着猛地一吮。

她毫不明白情事,却本能的感到羞涩,小穴感觉到主人的紧张,收缩得更加快速,一咬一咬,流出汩汩淫水。

他喜欢她这羞涩又无知淫荡的模样,欲望更加浓厚,扭起劲腰,失控的在她体内前前后后猛烈冲刺。

肉棒愈顶愈快,每一下坚硬的棒身都狠狠的磨过她稚嫩的腔壁,粗大的龟首顶啄她的花心、蛮横的插入她的花房,柔软的媚肉被磨得酥麻蠕缩,穴口淫水喷溅,底下的衣服全都打湿。

她尖叫哭泣,疯狂的摇摆着玲珑雪白的娇躯,一头披散的柔软青丝凌乱舞动,过度的快感在体内累积成滚滚浪潮,瞬间,大浪突然从深处弥漫淹去,她仿若灭顶,张着小嘴死命喘息,细白的小腿蹬个不停。

他一手掐着她跳动不停的奶子,一手狠掐她的细腰,在她高潮后撞得更重,撞得更急,腔璧都被撑得极薄,每个皱折都为他打开,肉棒前端全塞在那小小的蜜壶中,狠冲猛撞,撞得她浑身颤抖,啜泣尖叫,还没从高潮退下,小腹就又火辣辣的痉挛不休。

“绮儿,我要去了!”穴肉儿那快速的收缩咬合绞得他再也忍不住,卡在蜜壶中的肉棒剧烈颤动,一股精水猛地喷出,强力的刺激射到她体内!

阳精数量可怕,他死死压着她抽送不停,射到她小腹都微微鼓起。

云雨方歇,他却没退出疲软,仍深深埋在她体内,他闻着她出汗后更香甜的气味,舔着她微湿的细致肌肤,又爱又怜,胯下的欲望竟又渐渐复苏。

她察觉体内又被撑开,芳心惊骇。

“公子……饶了我吧……”她柔软的嗓子因为情事的喊叫变得沙哑,却带着更诱人的风情。

她若是不说,他可能还会怜惜她,纵使意犹未尽亦会忍耐退出,可一听到她柔软勾人的叫唤……他就疯了!

炙热的肉棒愈发坚硬,像是一根铁棍正捅着她最柔软的地方,速度渐快,有如快马加鞭,抽送无休无止,插得她哀鸣啜泣,美丽的双眼早哭得通红肿胀。

她不懂,明明公子斯文儒雅,为何会在这床事上变了一个人,仿佛化身成一只……邪淫的野兽,他无视她的哭求,无视她颤抖到崩溃的身子,欲龙疯狂地驰骋冲刺,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求收藏!求珍珠!求留言!请拍打喂养夭夭!!!()

一夜闹腾太凶,直至隔日午后,两人才悠悠转醒。

当庵寺的住持看到她回来时衣衫不整的模样,脸色登时黑如炭火。

“清绮,你一夜未归,做了什么?”中年女住持眸色阴寒地质问道。

他就在她身旁,哪有看着她被人欺负的道理?就是她在此寺中带发修行,受庵寺之恩,可没有剃度,终归算不得真正的出家人。

“痛失至亲,她亲手埋葬至落日……”他替她出声,替她说明,牢牢的握住她的手,发现她指尖竟一直轻轻颤抖,心中舍不得的一揪。

“一日劳苦,她累得昏倒,我便就近找了个山洞照料她……”他寥寥几句交代着,可都事以至此,又有什么话好说?

他眸色深沉的望着住持,“之后,她会同我一起下山。”

那些没说出的事,不言而喻。

住持听完他的话,霎时间脸色更加难看阴沈,声音微抖,冰冷的说,“施主,请立即离去吧。”

再两个时辰就要天黑,走出此山却要三个多时辰,夜路难行,野兽出没,他不怕,可怎么舍得叫她惊慌害怕?

他说出难处,要求再留宿一晚。

见住持不应,面有难色,他自怀中拿出一张银票,“请住持大开方便之门。”

住持犹豫了一会,才万分不情愿的接过,他见状微微勾起嘴角。

说到底,有钱能使鬼推磨。

周清绮所住的厢房被大火焚毁,住持替她暂时安排了另一处,他正是情热,一刻都舍不得与她分离,可在神圣的庵寺中,他岂敢把她拘在身旁?

他瞧着她离去的倩影,心尖有虫蚁爬过,微微热辣发麻。

夜幕降临,有人轻轻敲响房门,却没有出声,他沉沉问道:“是谁在门外?”

“公子……是我。”同样是公子两字,不是从她嘴中喊出的,听在耳中何止索然无味?

简直是腻耳之极。

他连动都没动,隔着门,冷冷问道,“你有何事?”

站在外头的佩音没想到他如此冷酷,连门都不愿开,胸中一腔热情被浇得拔凉拔凉,可就是如此,她也不愿就此放手!

凭什么周清绮可以巴上他,而她却不行呢?她是生得没她好看,可是这身段却比她好,哼!她缁衣下可是藏着一对饱满大胸!

“公子,我是来给你送晚膳的,你快开门吧,免得饭菜凉了。”门外又响起讨好的娇柔女声。

半晌后,卸下木拴的声音响起,门打开了。

他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有劳了。”说着就拿过食篮。

佩音在他关门前,扑到了他身上,把一对大胸挤在他胸膛上来回磨蹭,她媚眼如丝,勾着唇柔声说,“公子,我比她好,你试试就知道了。”

他翘了翘嘴角,露出一抹淡笑,笑意点亮了深邃的星眸,仿佛能摄人魂魄,佩音顿时看楞了眼,谁之下一刻,她肩上一紧,跟着一股大力袭来,她就砰地被推到冰凉的泥地上。

“小师太,出家人还是自重些。”他语带调侃,喀一声,顺手带上了门扉。

佩音狼狈地趴在地面,手都破皮了,蹭得满脸灰泥,衣服更是脏得要死,脸色臊红得像血,她表情又惊又怒,急促的喘着气,羞愤得再也没脸见人,慌张的爬起来便快步奔离。

他吃着无味的饭菜,想那小尼姑必是不敢再自荐枕席了,却没想到房门又被人敲醒。

这次没等他问,外头就传来了柔和软绵的呼唤声。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