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他的舌尖来到了蓓蕾上 女朋友很污要看我下面

虽然斩情和断恨心中还微微有些犹豫不决,但是因为实在是担心药师佛安危,还是断然下令众天兵在殿外看守,余下普渡山弟子随同二人即刻入殿查看究竟。

几万普渡山弟子随同二位圣尊一起涌入明月殿中,却半点不见杂乱拥挤,大殿内看起来好像是很宽敞似的,就算是再进来几万人,也一样能够装载的下。

斩情心中一瞬之间“格”的一惊,急忙伸手拦在断恨身前,“上当了,”他说,“看来真正的明月殿并非是这一座,这座明月殿只是阵法幻化而已,”他急忙一甩手令众人速速停下,断恨一刹之间也蓦然惊醒过来,急忙放眼四下看看,当即断定众人现在定然是已经陷身在佛道两门中通用的奇门八卦阵中。

但是虽然身陷阵中,断恨心中却并未如何惊恐忧虑,因为八卦阵的破解之法本是佛道两门的入门常识,自己又岂会不知道的,只要带领众人冲破生门界线,眼前阵法幻影自然会在眼前消失无踪,到时真正的明月殿也会因为失去阵法遮掩而显现在众人面前,因此上断恨觉得这个江湖传言中神秘莫测的明月殿主,其实说穿了不过是个浪得虚名的蠢笨呆子,竟然能够想到用八卦阵来对付自己。

断恨一念及此,立时下令众人不要惊慌,跟随自己冲过阵法中的生门界线即可。

然而就在断恨圣尊刚刚抬起左脚向前踏出步子的一刹,一把明晃晃的冷玉匕首竟然“嗤”的一声应声戳在断恨圣尊脚前,只差半寸几乎就要将他的大拇脚趾一刀定在地上。

“是谁,有胆现身出来,不要鬼鬼祟祟的在这里背后捅人刀子,”断恨愤怒之下一脚将地下匕首拦腰截断踹飞,一面回头命身后众人多加小心,一面还是扯着脖子向四外看起来能够藏人的地方一阵大声叫骂。

“圣尊不要大声叫了,如此狮子吼的功夫连本祭司的耳朵都要振聋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冷清声音,断恨心中只觉得这个声音十分熟悉,但是还没容他多想,只见阵法外一个一身白衣的清丽少年已经一手持着一只燃烧着赤红焰火的钵盂盈盈现身在他眼前。

“逝水尘缘,怎会是你,毁灭之火,你,你果然贼性不改,又跑来明月山上当起了湿华祭司,”断恨气忿之下在阵法中就“嗤”的一声抽出鞘中长剑,“识相的就赶快下山逃命,你明知道以八卦阵困住本座,就像是以一捆糟烂麻绳想要困住一头发怒的大象,”他说。

“圣尊,尘缘自幼就被送入湿华神寺中充当祭司,后来因为父母叛逆被送入紫光殿中侍奉,再后来又在普渡山上当了多年侍奉童子,看来尘缘这一辈子是逃不脱侍奉为奴的命数了,”他说,“既然如此,在明月殿中托钵侍奉是不是总比在大街上托钵化缘要强上许多?”他问。

“放肆,同样一只钵盂,在僧众手中可以广结善缘,在你手里就变成了毁灭之火的徽象,若是再继续容你活在世上,本座只怕是连一只钵盂的疑惑都无法向天下苍生交代,”断恨虽然一脸气忿,但是无奈身在阵中,也只能瞪眼眼睁睁的看着逝水尘缘手中钵盂中那一束正在烈烈燃烧着的毁灭之火徽象。

一手持鼓,一手捧一钵火焰的四臂湿华神像在天竺界内随处可见,众生因此而经常对佛门一脉钵盂徽象有些疑惑误解,断恨深感世间因为梵天界一脉信奉的缘故对佛法误解越来越深,因此上一看见逝水尘缘手中这只燃烧着毁灭之火徽象的钵盂,气得几乎连两只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一时间竟然会忘记了向他追问鸢裳下落,因为他现在既然是在明月山上,那鸢裳他呢?

关键时刻还是斩情稍稍清醒一点,“师弟,这小子胆敢自己一个人前来见你,只怕,这八卦阵却当真没有咱们方才以为的那样简单,”他蓦地一下忽然恍然大悟过来,“难道说,此阵之中还另有什么诡异蹊跷?”他说。

“这位圣尊倒是十分聪明,殿主他又不是傻子,怎会蠢到想要以八卦阵困住各位,”逝水尘缘说话间忍不住微微笑笑,“幸而方才二位圣尊没有一脚踏出那夺生催命的一步,”他说,“二位圣尊看清楚了,此阵是逆八卦阵,冲向生门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向死门冲,尘缘只怕二位圣尊实在是没有这个胆量……”

“放肆,本座只问你一句,当日在百灵山上,只怕鸢裳他根本就不是被什么贼人潜入紫光殿中劫走,是不是,”他问,“既然人是你劫走的,现在也该向本座坦白交代一下了吧,”他说。

“圣尊千万不要动气,鸢裳他自幼就是明月殿中的掌殿少主,这十八年来他在明月殿中过的很好,不劳圣尊惦记,”

“什么,鸢裳他就是明月殿主,你此话当真?”断恨一脸十分不可思议的样子,但是看起来,他似乎自从在阵法中一看见逝水尘缘开始心中就已经微微的有了一些预感。

“自然,少主他这十八年来在明月殿中日日念诵梵门真经,修行的一直很让人满意,”

“什么,你让他念梵门真经,修梵门道法,鸢裳他到底在哪里,本座现在就要见他,”

“不必了,殿主他知道圣尊你迟早会带人攻上明月山来,所以事先已经带着药师佛离开了明月殿中,向净水山庄去了,”

“好啊,药师佛的事情果然与你二人有关,你们抓来药师佛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赶快如实向本座招来,”断恨气恼之下手中长剑一挥,隔着阵法屏障将剑尖直指在逝水尘缘喉咙前面。

“圣尊千万不要动气,殿主他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净水山庄中那位在江湖上被称之为普善天子的花水无缺少主他托付,哦,说是命令也行,总之花水无缺他要明月殿想法自琉璃界中劫来药师佛取檀中精血,取完精血之后就将药师佛杀掉灭口,毕竟出佛身血是下无间地狱的大罪,所以证人活口可是不能留的,”他说,“而且明月殿中有自净水山庄中取来的一罐炼魂水,就算是药师佛的魂魄,到了炼魂水中也一样只能是魂消魄灭的下场,如此永绝后患,只是,”逝水尘缘说话间眉睫无可奈何的轻轻一蹙,“只是谁想到那药师佛身上有金钟罩,佛血一滴也取不出来,殿主无奈,只好在圣尊攻山时将他带去净水山庄之中,让普善天子他再想想其他办法。”

“什么,孽障,如此滔天罪孽,上斩妖台都便宜你们……”断恨圣尊话音未落,逝水尘缘已然闪身自众人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在斩情方才已经瞅准机会在他身上暗自施下追踪秘咒,阵法屏障可以阻挡兵戈利剑,却无法阻挡阵中之人施法,逝水尘缘不知,只要他一逃进净水山庄,就等于是将净水山庄自封印遮掩之中完全暴露在施法之人眼前。

但是眼下,还是破阵要紧,既然生门不通,那也只能冒险来破死门,逝水尘缘虽然狡诈,但是既然他现在已经决意要放弃明月殿,自然也没必要在众人面前刻意谎言欺瞒,斩情一念及此,当即立断回过头来纵身冲向死门,好在逝水尘缘他并没有骗人,这死门果然是逆八卦阵出口,众人在冲出阵外之后才发现眼前尽是一片烟雾迷蒙,方才阵法幻化出的宝殿已经消失无踪,而在山顶上一座直上直下的万仞高峰上才是真正的明月宝殿,只是此殿现在却当真是再也不必要进去的了,因为逝水尘缘身上的追踪秘咒已经让斩情察觉到了净水山庄的真正所在,于是匆匆带领众人撤下明月山来向净水山庄方向急行赶路。

大约三四个时辰之后,众人才急急赶来净水山庄所在之地,只见眼前一片青山幽谷烟云缭绕,小桥流水落花纷坠,却倒是个避世隐居的绝好所在,而普善天子在昔日江湖传言中也是一个江湖上医术奇绝的世外高人,只是长年隐居在净水山庄之中极少过问红尘俗事,除非是机缘所至,不然江湖上不管是身份尊贵的掌门舵主还是名扬四海的绝世剑客,都难得见到普善天子真颜一眼,而因为净水山庄四外长年设有封印结界,世上竟无一人能够知道山庄准确所在,今日若不是逝水尘缘他一时疏忽大意之下被斩情在身上暗中施下秘咒,只怕众人在三界中再苦苦找寻上几千年也未必能够见到净水山庄山门外面的一阶青石阶子。

不过现下既然山庄四外的结界封印已经被自己的秘咒所破,斩情自然是决定不管怎样都该立时冲进山庄之中将药师佛主救出才对,断恨虽然因为吃过一次逆八卦阵的亏心中微微有些疑虑,但是料想一个小小山庄之中也未必当真能够藏下千军万马,所以二位圣尊当即立断之下决定先带着几十人冲进山庄之内见机行事,其余人马在山庄四外看守巡视,时刻准备好进攻接应。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