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老公舔我下面还吸我下面 搬家在车上偷母

靖康元年,因为金兵大举南下,兵临东京城下,逼迫大宋国朝赵室皇族举族南渡,定都临安,一转眼一个甲子的时间荏苒而过,昔日里本就山水清逸,宛如人间仙境的杭州城里,而今更加成为一个车马喧嚣,酒色繁华的人间享乐之地,西子湖畔大大小小几十座寺院道观中的香火供养,也一夕之间陡然增加了至少三倍有余,如此一来,平日里那些十分喜爱依靠替人捉妖驱鬼赚些花红银子的和尚道士,现如今自然不会再过多私下里接手此等私活俗务,只一心坐在经堂之中等着香火银子自己送上门来即可,其余闲杂事等再不挂碍于心,如此对平日里的修行精进却倒是再好不过,只是可苦了杭州城内外那些家宅之中时常在半夜三更时分被妖精鬼怪惊扰作祟的苦不堪言的苍生百姓了,而且看起来,连素日里没少了去灵隐寺中烧香上供拜佛诵经的官宦之家和庄主员外也难例外。

但是这凡尘俗世之中,虽说是出家人六根清净,不染尘埃,只是凡事都难免有个例外,许是因为年轻人总是喜爱贪慕虚荣,争强好胜之故,现下正在西湖边上的上清观中清修闲憩的玄真道长座下大弟子饮恨真人,现如今却倒还是经日里来者不拒的频繁接手杭州城内外一切降妖驱鬼的私活俗务,而且平心而论,请他前去私宅之中降妖驱鬼的价钱却倒是一向都很公平公道的,细算起来抓妖一次,左不过三十至五十两银子不等,因为妖精法力各异,价钱自然也不可一视同仁,至于驱鬼,无论善鬼恶鬼,一次只需十两银子即可,鬼的法力到底有限,收服起来总比各路仙精妖孽要稍稍轻松容易一些。

只是自从六十年前高宗皇帝亲下御旨定都杭州城里之后,因为城中帝王家紫气终日升腾缭绕之故,妖魔鬼怪胆敢肆意在杭州城中为祸作孽的情形一日一日渐少,这位饮恨真人为了多多赚取一些花红银子,近日来只好不惜余力的尽心接手一些杭州城左近山野村镇之中的捉妖私活,而近三日来自己一气承接下来的三桩私活俗务,来客尽数家在杭州城西一百里外的天目山下临安镇中……

今日里怀揣一百两银票十万火急的骑马前来上清观中拜会饮恨真人的临安镇中家资丰厚,宅院高深的张大员外,一进门就急急声称自己家宅之中近日来半夜三更时分连连遭恶鬼作祟,他的七旬老母现下已经被惊吓的一连三日昏迷不醒,梦中胡言鬼语的厉害,还请饮恨真人千万要不辞劳苦的将身下驾去临安镇中一趟,若是当真能够免去家宅之中夜夜恶鬼作祟之苦,老夫日后自是会月月来这上清观中恭敬施舍上一大笔香火银子,足够观中大小师父平日里一个月的吃穿用度……

“员外严重了,降妖驱鬼,本是贫道分内之事,”饮恨真人听了之后忍不住微微笑笑,“何况贫道捉妖驱鬼一向都是一口价,”他说,“既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若是事情未成,贫道自是不会伸手接员外你一两银子。”

“真人哪里话,这杭州城中若是连真人都抓不住这个恶鬼,老夫情愿一头碰死算了。”

“员外此话有理,一头碰死之后,员外你也成了鬼,这鬼捉起鬼来,确是总比人要容易的多的,”他说。

“真人……”

“好啦,闲话少说,员外请,贫道稍后自会跟上,千万莫要耽误了员外正事……”

饮恨真人说话间已经客客气气的将张员外送出了上清观中,之后即转身吩咐自己身边一男一女两个侍奉随从,命他二人速速换上一身干净道袍一起随他去张员外家捉妖驱鬼。

这两个男女随从男的名叫阿才,女的名叫阿宝,看样子是一对在江湖上捉妖驱鬼的术士师徒,大约在饮恨七岁的时候,就经常看见这二人在上清观外铺张单薄的铺盖露宿,一问之下才知他二人因为道法不精,生意惨淡而经常付不起杭州城中的房租,无奈只能在上清观外露宿街头,凄惨度日,饮恨听了之后心中对这二人油然而生出一丝深深的同情和怜悯,随即向师父玄真道长请求将这二人收进上清观中当两个担水劈柴的粗使杂工。

其实这二人正是十六年前扮作一对捉妖驱鬼的江湖术士的斩孽和至真,当初他二人和断恨鸢梨二人约好要分头寻找几颗血元珠,斩孽和至真要去披云山下潜伏打探,断恨和鸢梨继续前去跟踪五皇子净莲和他身边那个化名为慕容莲缺的华严太子,而同时,因为料想到兜率天上的弥勒佛主也不会放弃继续在三界中寻找赤血元珠的,所以断恨和鸢梨二人就想去兜率天宫中找一找当年在兜率天宫中负责看守赤血元珠的离欲圣使逝水忧云,毕竟当年的赤血元珠也是被安放在兜率天上的八宝镇妖塔顶上的,断恨一直觉得赤血元珠,乌血元珠,碧血元珠的相继失落,本该和江湖上一段隐隐约约的亘久传说有关,所以西天极乐净土和兜率天宫此次本该相互合作,多多交流一下双方打探到的灵通消息才对。

但是没想到,二人在兜率天宫门前竟然遇见离欲圣使逝水忧云他竟然正要心急如焚的向忘愁河边赶去,二人好奇之下就在后面一路上跟着,结果谁想到却在忘愁河边看见了自己最不该看见的一幕……

二人在听到逝水忧云的亲口担保之后自然不会当真就那样放心的自忘愁河边转身离去,一路跟踪之下,竟然发现他会将襁褓中的婴儿扔在了齐云山上的归云山庄门外,这归云山庄中的少主可是天妖界中的凡妖域之主澈水云缺,兜率天上的净仇圣使又怎会和天妖界中的少主是亲戚,断恨因此而发觉到此事必有蹊跷,因为赤血元珠虽然一直在三界中没有任何音信下落,但是隐隐约约的江湖传言中却似乎都曾提到过一些关于天妖界的只言片语,现在又加上灵山佛祖的座下弟子,所以断恨决心顺着灵山和兜率天这两条线索继续追查下去,于是十六年间一直和鸢梨一起潜伏在天目山下,只等着看灵山一脉和兜率天一脉和赤血元珠的事情到底会有什么牵连瓜葛。

这一边的杭州城里,斩孽和至真在披云山下打探乌血元珠消息的同时却一直也没忘记时常回来杭州城中寻找转世投胎之后的斩情,因为极乐佛主当日说过只要斩情腕子上戴着那条青丝手链就会有缘被带进寺院之中修行,即是遭遇孽缘也不会堕入魔道,所以这二人就在杭州城内外的几百家寺院中一个寺院一个寺院的仔细寻找,却一直是一无所获,甚至是杭州城左近的州府县郡中的各个大小寺院也已经一个一个的被二人找遍,就是遍找不到斩情踪影,但是不知为何,自从九年前在上清观门口看见这个道号饮恨的小道士,二人就整日里在上清观外凄惨露宿,为的就是想要利用饮恨心中的一丝同情怜悯混进上清观来。

这饮恨看似也是和二人十分有些投缘,自从三年前玄真道长去峨嵋山上闭关,就不在让这两人在上清观中担水劈柴洒扫烹茶的做粗使杂工,而是将他二人叫来自己身边当贴身随从,虽然这九年之中二人容颜未曾有一丝改变,一度被上清观中的其他道士以为是两个混迹在杭州城中的妖孽,但是因为饮恨一直在大家面前信口替二人担保,众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因为按照道理杭州城中被抓住的妖孽上清观本是没资格单独审问的,一定要先送去城西的逍遥观中审问,再由逍遥观和上清观一起商议定罪。

但是其实谁都知道,进了逍遥观的妖孽差不多就没有一个能够活得过三天的,哪里还轮得到上清观定罪,这逍遥观中的小道姑各个都是因为在天庭中犯下罪过被发派到人间来依靠斩杀世间妖孽积攒功德的仙宫侍女,在人间杀够千只妖孽就可继续回去天庭中当差,但是不知为何,逍遥观中的大掌司禅水花梨却是一只法力高强的蛇仙,而且还是玉帝亲自任命的,不过不管是仙女还是妖女,在斩妖除魔时却是自来都不会手下容情的,而相反上清观中的玄真道长却只是一个归降天庭已久的得道妖精,所以虽然上清观和逍遥观一般都是玉帝安插在人间的眼线,但是说起来,上清观中的玄真道长却自来也没有真正的让灵霄殿中的玉皇大帝在心中放心大胆的真心信任过一天……

……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