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泳池里他闷哼一声—宝贝我就放里面 不动

“好吧。”我又笑了起来,快速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抹掉刚才涌出的几滴眼泪。

“好,一言为定,勾勾手指。”萧红伸出了手。

我笑了笑,伸出手和她勾了勾。

“你好笨啊,又被我骗了,我刚才没有梦见,不过我现在要做梦了。”萧红笑着说。

“好。”我笑着应道。显然她见我心情好了起来,希望我好好休息。

我慢慢躺了下来,萧红也趴在了床沿上。疲倦又席卷了我的身体,我又沉沉睡了过去。

早上,我被人轻轻摇了醒来。

“洗脸吃饭了,懒鬼。”我看到萧红娇笑着站在我面前。

我慢慢坐了起来,感觉好了很多,没有了头晕的感觉。我看见桌上的脸盆,于是想下床洗脸。

“你别动,我来吧。”萧红用手按了按我的肩,示意我坐在床上。

“不用,我已经好了。”从小到大,我还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感觉非常不习惯。

(6)

“哎,我来就我来吧,婆婆妈妈的。”萧红用手重重按了我一下,然后就转过身湿着毛巾。

我无可奈何地坐在床上,看着她忙忙碌碌,心想自己什么时候都变成病号了。

“我还要在这里多久啊?”我问道,希望自己马上就可以离开,被人伺候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两三天吧,医生说要观察观察。”

“观察?我有什么好看的,我又没病。”我愤愤不平地说道。

“医生说你情绪不稳定,要先观察一段时间。”

“什么不稳定,我不是很好吗?”我有些底气不足。

“少罗索,如果你不想我们下次还送你进来的话,就听医生话。”萧红又使出了她的蛮招。

我无法可说,任凭她擦着我的脸。

萧红见我情绪又低落下去,赶紧安慰道:“很快的,别急,不要想太多,把情绪稳定下来就好了啊。”

我点点头默不出声,心想也许真的要稳定好自己的情绪,不能老是为了一个女孩子死去活来的,自己痛苦不说,还害得别人操心。

萧红服侍我洗了脸,又服侍我吃药,然后又象观察动物似地看着我吃饭。

看见她一副保姆的形态我就想笑,虽然口苦还是把早点吃了。萧红见我吃了东西,就起身告辞,说中午的时候,周月她们会来看我,她晚上再来,然后又从她的包里拿出两本武侠小说给我,叫我无聊的时候就看看书,不要胡思乱想,然后就转身走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天真活泼的萧红特别的亲切,这种亲切是凤姐和惠丽身上所感受不到的,特别的真诚和纯洁。

我又想起了惠丽,想着她去了哪里,以后还会不会回来,心中又隐隐作痛,赶紧控制自己的情绪,打开一本武侠小说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护士就来了,她量了量我的体温,分发好中午的药物,又询问了一些情况,一边认真地做着记录,然后就转身走了出去。我忽然看到桌子上留着一只笔,于是开口喊道:“喂,小姐,你落东西了!”

那护士又急急地走了回来,笑着说道:“谢谢!我老是丢东西。”她略显窘迫地看了我一眼,双目生辉。我也报以理解的微笑,注视了她一眼。对于这些穿着白衣,带着面罩的天使,我向来充满敬畏,觉得她们既崇高又可怕,大概是生病的苦痛和痊愈的感激混合的结果。护士拿起笔慢慢地走出了我的房间,给我留下一个阿娜蔓妙的背影。她那面罩之后的脸孔是怎样的呢?我心里有点好奇。

中午的时候,凤姐和周月来了,凤姐说我还要在这里呆三四天才能出去,叫我静下心来,要看得远些,现在年纪还小,将来的路还很长,没有必要对某些事情过于在乎。我点点头算是接受。她们好说好歹劝我吃了些饭,放下一些水果,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回去了。

第十六章疗伤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7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