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啊好大还要啊快点 落地窗前抵入

陆清婷听了林沐风的话,整个人顿时像是一只泄了气的气球。

整个人都瘫痪在林沐风的怀里,天哪明天还不能顺利的走出这座大深山谷。

“你说实话,我们俩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里。”陆清婷颤抖着身子,整个人也失控了。

“呵呵呵没事,你不用紧张了好吗?我从小到大都是在大山里长大的人,还没真的是害怕了。”林沐风手中多了一支木棍,有三指般粗。

他把自己手中的木棍的另一头,用小军刀削减尖了个头。

然后就对陆清婷说:“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要解决了饿肚子的事,然后再好好去睡觉等待着天亮。便好赶路下山了知道吗?”

陆清婷闻言心里才淡定了不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林沐风在他们俩的四周围的地方,堆积好了好几处火堆。

堆砌这些火堆有几个好处,第一个是可以生火取暖。因为这深山野岭的晚上会有冷寒夜雾!

第二个是可以驱逐山上的野兽和蛇鼠之类的小动物,也可以用来防御狼狗。

第三个就是,陆清婷本来就是怕黑暗的人。

没有光线和火光,她会害怕得发神经也会错乱了吧!

林沐风忙着手中的活,又用树枝上的紫藤花和野山菊花的叶子盘成了一张吊坠床。

“你来看着这张花床,你喜欢吗?”林沐风不知从那里摘来了不少野花野草,全部都铺垫在那张“床”上。一张本来就是很单调简陋的紫藤花床,瞬间变得了几分姿色美丽娇俏了!

“哇塞啦,太漂亮了我老喜欢了。”陆清婷见状,喜上眉稍的开心得差点没蹦跶起来。

嘿嘿嘿,女人就是女人特别容易满足。

特别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和自己爱的人!

“你先上床上好好呆在那里,别到乱走动。”林沐风说:“我出去对面山头去给你弄点吃的东西回来,要不然今晚上你肯定是会睡不着了。”

陆清婷高高兴兴的爬上床上,舒服的躺下去了。

“啊啊啊啊,真舒服真香啊。”陆清婷躺在紫藤床上,顿时觉得自己开始有了一股犯困侵袭了。

林沐风拿起那根木棍走出去了,沿着山道离开了丛林中去。

南宫季云一觉睡醒了过来了,他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

究竟是什么味道?不像是驱蚊草的味道儿,也不像是香水味儿。

像是一种檀香木燃烧过后了,残留的那种气味儿。

他记得他刚刚在跟小妖妇在吵架了,他自己根本就没有点燃过什么蚊香驱蚊草之类的东西。

难道是玉嫂给他点燃驱蚊子?还是用来助睡眠的东西哩。

南宫季云这样的想着,他爬起来床下就准备下楼了。

忽然间,他看到了书房内里飘出来了一缕缕香水气雾。

他心里一怔了,难道那香气的东西就是从里边飘出来?

可是,南宫季云清楚的记得他。自己就没有进入书房好几天了,怎么会有烟雾弥漫出来了?莫非是泄电了,还是着火了!

南宫季云心里想到这里,他好奇心发悚了。

接着轻轻的走近了书房门口旁边,他从门边的门缝边瞄了一眼看进去。

不看不打紧他,这一看吓得他的心里顿时绿了脸在抖动…。

书房内,一个女人正盘膝坐在地面上。

她的四周围点燃了好几盘檀香雾烟灯盏,烟雾弥漫了整个书房了。

只见那女子的头顶上,有一条绿红相交的小蛇正吐舌头在吸着那些烟雾。

南宫季云见状,大吃一惊了。这个情形好熟悉?这个人不就是小贞娘吗?

南宫季云记起来了,他第一次给小贞娘勾引的时候。

他是不知不觉的陷入了她的迷魂阵内,他见到她的那一次也是像今天的这个样子。

“这个小妖女究竟是想要干什么?装神弄鬼弄唬弄什么了!”

南宫季云本来就不怎么样理会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事了。

他正想要走之际,忽然听到了书房内传来了小贞娘的说话声。

“进来吧,别偷偷摸摸的看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我也不想要隐瞒你什么事了。反正你我已经是到了火水不能相互融合的地步了,我也不勉强你了!”

南宫季云听了她的话,叹息一声说:“你一直在整古弄怪无非就是为了嫁给我?你明明知道我不爱你。你强势下嫁给我没有丝毫幸福可言,你这又是何苦了!”

“呵呵呵,也许是吧没有任何幸福感。的确是这样我也不怕你笑话我,你是不是很想要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对吧!”

“的确是这样,我的确是非常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事驱动你。非要嫁给我的决心及一切的非手段!”

“哈哈哈,原因很简单。除了我是真的爱你内,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你爱的人是凤小小,你要娶了她。这是我最不能忍容的事和发疯狂的事!”

“唉,你这个人奇了怪。我和凤小小从小就有了婚约,我娶了她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呀。你说你发什么神经了…!”

“对对对,我就是要发神经了咋啦。我就是不会同意你和凤小小的婚约成事又怎么啦!”

“你这个人疯了,疯子…。”南宫季云听了她的话,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心酸及烦躁。

“哈哈哈,你今天才知道了我是一个没有任何理由的疯子吗?哈哈哈,你是不是后悔娶了她了!”

“错,我后悔答应娶了你。”南宫季云冷笑道:“我后悔给你二奶奶这个称号,污蔑了我和凤儿的感情。要不是你从中作梗的话,凤儿也不会给你逼着离开了我!”

“哈哈哈,我喜欢这样了。你怎么着了我?我就是要插入你们俩人的中间拆散了你们俩,她永远也休想要回得到了你的身边了!”

“那不是你想的事,你这个二奶奶是我一手扶持起来。我同样也可以废除了你,你信不信我说的话!”

“哈哈哈,信信信你是二爷你说的话就是圣旨。我怎么会不相信了,可惜我信了也没有用了。你的凤小小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中了,你以后再也没有任何机会拥有了她!”

“不,你说的话代表不了我的立场。凤儿一直在我的心里,她是不会死的我告诉你。死掉的那个只是你的幻觉,她会回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6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