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校花甘愿做我的性奴 男女肉粗暴进来

“再说了,他们俩本来就是被超速开车的人撞死的,你自己不遵守交通规则怪谁。”

“再说说那俩鬼,他们又没招谁惹谁,出门遭车撞,成了鬼还要被你撞,该是有多委屈啊......说到底他们也没把你怎么着不是,就毁了你一辆车,你这捡了一条命,得是多值啊。”

“看你吓成这样子。”她蹲下来瞥了一眼眼前的人:“以前肯定没有遇到过鬼吧,其实吧,我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他们也被吓得不轻,你想想,一九岁小姑娘被扔在墓地里,那得看到多少......你看我现在不似照样活得好好的。”

“而且你想,你人生现在可是丰富多了,你看你的简历上特长上不是还可以写上:见过鬼,胆子大。万一哪天投简历,人家就看上你这一点呢,是吧。”

“你瞧瞧。”她挽起左手的衣袖,露出了一截很明显的疤痕:“我还被他们咬过喔......”

余生生动的表情和搞笑的对话总算让坐在地上的人放松了不少,略带嫌弃的说了整个晚上的第一句话:“谢谢。”

“走吧,送你回去。”

他动了动双腿,意识到自己的双腿已经恢复了知觉,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司机身体发软,大部分的力气都是来自于余生的支撑。这种来自于陌生男女的接触让她十分失望抵触,她求助的看向十七。

不过十七现在的注意力显然没有在她的身上,他谨慎的环顾四周,那种被周围窥视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大概是他得表情太过严肃,余生没敢打扰,只是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伸手推开惊魂未定的司机,强迫他与自己对视,神色格外严肃:“如果不想让别人把你当做疯子的话,把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当做是噩梦吧。”她从来不是善良的人,今晚救下他或许只是一个意外,或者只是一个举手之劳。

所以,她不希望自己今晚上的善举成了祸端的导火线。

“不希望他乱说,最好的办法不是直接杀了他吗?”夜空里突然响起的声音显得很突兀。

余生只感觉到一阵烈风扫了过来,顺来像是一个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生疼。再看司机,已经被烈风刮到了几步之外,稳妥的昏了过去。

两道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强壮的体魄撑起了黑色的长袍,余生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两个男人。

“啧啧啧,你瞧你这下手重得,小姑娘脸都红了。”

“真是误会了,我这一掌过去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北公子没有躲开。”

余生眉头一皱,刚才那一掌本就不是冲她来的,杀气稳稳的越过了她。其实就算是冲着她来,刚才的速度和力道,她能直接躲过去的几率小的可怜,还不如不躲。

“那你还是别再做这样让人误会的事情了,你看那边的小鬼一副要吃了你的表情。”那人还不忘抬手指着远处的十七:“好吓人的样子。”

余生顾不上地上的司机,快步走到十七跟前,将人护在身后。身后的人看着她的动作,好气又好笑。

“噗呲......”

她的动作显然把黑衣人也都笑了。

“我可不记得北歌市什么时候出现了你们这样的人。”她用力的咬住了“人”字。这两人和以往见过的十怨方物完全不同,力量的悬殊让她都觉得有些害怕。

“当然是为了你。”

余生挑眉:“为了我?”

“是的。”

“你们不会也相信传说中的鬼话,吃了我就可以成为神?”在她看来,自己身上除了这个传说以外,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黑衣人笑出了声:“你怎么知道这是鬼话......而不是事实。”

余生一怔,他的话没有错,她也没有办法证明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或许只有到自己真的被吃了后才会真想吧。

“还请两位大哥放过我们。”语气顿时软了下来:“改日清明请你们吃大餐。”在她的人生格言中:能逃就不拼,能偷袭就不正面袭击,能装可怜就不逞强。

黑衣人相视一笑,朝她走了过来:“你求错人了。”

余生护着十七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那只即将抓住她的手完美的和她错开了。余生的整个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好冷,他们的手明明只是靠近了她,那浸入骨髓的凉都能感觉得到。

“那我该去求谁?”

“待我们抓了你,你不就知道了吗?”

“你们也可以先告诉我,或许我就乖乖和你们走了。”

“哼......”其中一个黑衣人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你觉得你有选择的余地?”

他们不断的靠近过去,余生也只能护着十七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直到他们已经退到了公路外的石板坡上。倾斜的石板坡让余生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她一个踉跄,险些就滚了下去。

还好,十七眼疾手快的将她拽了回去。

两人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变成了相拥的姿势:“别逞能,你想办法赶紧逃。”趁着两人缩小的距离,十七小声的提醒着。

“你呢?”

“我有办法。”

别再在腰间的杀生震动的厉害,提醒着余生,这次遇上的是真正的危险。

或许就像十七说的,逃才是唯一的办法。

不过人的肢体语言永远会比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要诚实很多。杀生已经被她握在手中,原本轻浮的表情快速的被杀意替换掉了。体内无法传输到杀生上的灵力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突破口,汹涌的跑了出来,将她牢牢的裹在其中。

“喔......”黑衣人对她突然的变化稍微有些惊讶,可是却没有停下靠近的脚步:“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余生抬头一笑,声音冰冷:“你可以试一下。”

黑衣人不语,动作已经来到她面前。

余生没有丝毫闪躲,在黑衣人先不一步动手之前,已经挥出了匕首。黑玄的刀身上瞬间就多出了一道粘稠的液体,却在下一刻化为了青烟,消失在空气里。

黑衣人后退了好几步,捂着身体发出一阵沉闷的呻吟声。余生动作极快,在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已经倾身上。

叮!

空气里有铁锈碰撞的声音。

余生斜睨了一眼眼前的人,是另一个黑衣人。他手里握着一把长剑,阻止了她的进攻。

余生暗讽了一句:“不公平。”

她侧身躲过了和长剑正面交锋的时机,趁着快速移动的优势,她将匕首往左侧一扔,右手伸到了后背。匕首的好处就是近距离攻击,而长剑的好处就是让余生根本没有办法近身。而现在的局面瞬间就变了,余生左手熟练的握着杀生,而右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手枪。

而它漆黑的枪口此时正稳稳的对准了黑衣。

受伤的黑衣人突然笑了起来,指着她手中的枪:“你觉得枪......能伤的到我们吗?”

余生不怒反笑:“要不要试一下?”

黑衣人不以为然的撑开双臂:“试又如何。”

余生微微一笑,将原本对在心脏的枪口移到了他的脚踝处:“砰!”

夜空里划过一道响亮的声音。

“啊!”

紧接着,另一道嘶吼声与枪声交响在黑暗里。

黑衣人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腿,不屑一顾的表情里终于多了一份害怕:“哥!杀了她!杀了她!”他怒吼着自己的痛苦。

拿剑的黑衣人没有动手,反而是退后了两步将地上的人抱了起来。

“哥?”受伤的黑衣人眉头紧皱,不满的看向自己的大哥。

“回去了。”他知道刚才那一枪打在脚踝的意义,既然别人刚才已经饶了弟弟一命,自己还有什么何必自找苦吃。

到底是还是他们低估了余生,同时也高估了自己。

直到空气里再也无法感受到他们的气息,余生才松了一口气,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十七走了过去,将人抱了起来:“回家吧。”

“嗯。”她实在是太累了,靠在熟悉的怀里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十七看着怀里的人,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他能感觉得到,和刚才灵力暴走相反的,余生体内的灵力此时正一点一点的消失着。

曹阳道终于安静了下来......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天而降,嘴角扬着诡异的笑。

余生的额头已经布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这已经第几次她已经忘了。

从曹阳道回来以后,她就一直躲在房间里,调节体内的灵力和匕首的结合程度。然而不管试了多少回,匕首始终都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无论她送多少灵力过去都无法成为战斗状态的短剑。

这是驭生门世代相传的“杀生”,虽然平时是以匕首的形态展现于人世,但是身为降魔师的余生却可以才能将它转换为原本的形态,短剑。

如果杀生在她手中无法展现出短剑的形态,也就意味着她也无法使用降魔师的能力。

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对于余生而言,无疑是最大的打击。她突然有些急躁,对于一向无欲无求的她而言,这个降魔师的身份和这份力量是她最想保留的。

她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吐了出来。

依旧是那一脸的淡定,却掩不住焦躁难耐还有期许希望的眼神。她的动作很流畅,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6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