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龟头顶到花心了 秦楚裴骏免费全文阅读

因为心知天竺众生自来喜食各式咖喱菜肴,所以玄龟将军每日里都会奉真武大帝之命去山下替几位客人采买各式咖喱佐料拿去御厨房中单独为他们烹煮一日三餐,本来这些事情玄龟将军是想要交给在御厨房中长年负责劈柴洒扫的那个罪囚苏罗去做的,但是因为这个苏罗之前曾经有过自武当山上出逃的前科,所以玄龟将军觉得还是不要为了一时的懒惰而让这个苏罗再趁机自武当山上逃走才好。

而且这个苏罗本来就是个出身天竺的罪犯,虽然他不是妖精,但是十有八九是个从梵天界的那些神仙中叛逃下来的孽障败类,他竟然敢在师尊眼皮子底下想要将沈水云深给从武当山上劫走,因为当时沈水云深身内毒珠还未曾被师尊切除,所以大家当时都以为他此举定然是为了要得到沈水云深身内那颗毒珠。

但是因为这个苏罗他毕竟是梵天界的人,所以师尊当日也不便于贸然下令将他处斩,就暂且先将他发派去御厨房中当个劈柴洒扫的杂工苦役去了,而且特意叮嘱自己一定要好好看管住他,不能让他有任何机会自武当山上逃走。

后来因为玄龟将军的一时疏忽,让这个苏罗险些成功自武当山上逃脱,玄龟将军自此以后对他看管的更加严格,所以如今虽然武当山上来了天竺客人,他也根本不许这个苏罗去客人禅院之中替他们送饭,生怕几位天竺客人看在大家都是天竺人的情分上开口向师尊替他讨饶,这样师尊他老人家一定会很为难的……

只是玄龟将军没想到他在下山采买咖喱这件事情上虽然是一心以大局为重,不愿意因为希图一时懒惰而铸成大错,但是他可没想到自己对师尊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斟酌非但没有得到嘉奖,反而是给自己添了更大辛苦和麻烦。

都说是出家人慈悲为怀,在救济苍生时自来不加犹豫,所以玄龟将军他既然也是出家人,那在山下采买咖喱佐料时看见在路边因为旧病复发而痛苦抽泣的和尚自然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救上武当山来。

虽然以武当山上的高明医术和妙药灵丹,替这个名叫苏难陀的云游和尚祛除陈年旧病根子只是举手之劳之事,但是病痛痊愈之后的苏难陀却在玄龟将军跟前得寸进尺的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他想要武当山上的沈水云深道长亲自送他回去相距武当山一百多里的水云禅寺里去。

沈水云深听了玄龟将军所言之后心中当然是非常不耐烦的,因为从这个苏难陀的面相上不难看出他本来是个天竺云游僧人,之前在水云寺中也不过就是挂单借宿而已,他之所以要请武当山上的道士亲自送他回去水云寺中,定然是因为他在那里挂单借宿的时间太长,惹得寺内僧人厌弃,将他变相自寺中给赶了出来而已,现在这个厚脸皮的和尚的态度是再明白不过的,要么武当山负责替他去水云寺里说情,容他在水云寺中再免费吃住一段时日,要么他就留在武当山上不走了,要武当山免费养他。

其实看这个和尚的面相,倒是也年轻俊美的很,不知为什么竟然会是如此好吃懒做之人,但是武当山又不欠他什么,凭什么要被他任意算计摆弄,既然他一开口就点名要自己送他回去,那自然是因为自己在武当山上的位份在他眼中是最合适做这个冤大头的,但是自己又岂会当真让他就这样轻易称愿的?沈水云深一念及此,忽然之间灵机一动,想到既然这个苏难陀他是个来自天竺的云游和尚,那不若就去求一求现在正在武当山上做客的那几位天竺客人,劳烦他们中的哪位辛苦一趟,替他们的这位天竺同胞去水云寺里当回冤大头了事。

沈水云深自心中打定主意之后,急忙来到几位天竺客人暂住的禅院之中,一进门就看见那个胖胖的随从正在院中一棵梧桐树下尽情的盘腿弹奏着他身上斜挎着的那把西塔琴,看见沈水云深来了,胖随从自地上缓慢站起身来,伸出双手向沈水真人深深施了一个合十礼,“承蒙道长关照,管家拉吉愿道长万事顺遂,长生兴旺,”他一脸笑吟吟的抬起头来。

“哦,不必客气,来者是客,武当山自然该盛情款待,微尽一尽地主之谊,”沈水云深说话间忍不住嗤嗤笑笑,“怎么,尊者的主人是安下心来要在武当山上等着吃他妹妹的喜酒的吗?”他问。

“那是自然,按照天竺规矩,妹妹出嫁时,有些仪式是必须要娘家哥哥来主持的,”他说。

“嗯,如此甚好,师尊他老人家在平日里也时常教诲座下弟子要多加尊重天下芸芸众生的各自风俗习惯,尊者放心,小郡主她在武当山上是决计不会受到半点错待和委屈的。”

“既然如此,道长你莫不是现在就亲身来向那罗延世子殿下提亲来了?”拉吉的眼睛说话间已经笑嘻嘻的几乎眯成了一条细缝,“可是这样的事情本该你师父亲自来主持才对的啊,”拉吉笑说,“莫不是真武大帝他觉得自己身份尊贵,不肯屈尊来这里开口向那罗延世子殿下提亲?”他问。

“哦,不,尊者误会了,”沈水云深听了之后急忙向拉吉解释,“今天在下前来见世子殿下本来是有件为难事情要请殿下他帮帮忙的,”他说,“在下希望世子殿下能够请他的几位贴身侍卫帮在下将一位在武当山上将养身体已久的天竺云游僧人送回一百里外的水云寺去,”他说话间忍不住看着拉吉淡然笑笑,“而且若是尊者愿意辛苦一趟,在下也就不必再去找世子殿下叨扰了,”他说。

“什么,送和尚回和尚寺里,道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拉吉的脸色忽然一变,“虽然是位天竺僧人,但是,”他看起来面色稍稍有些为难,“但是,还请道长见谅,想必道长已然清清楚楚的看见在下头上的圣印了,”他说,“虽然那罗延世子殿下他是湿华大神信徒,但是在下却是毗湿奴大神信徒,所以,道长这个忙,在下实在是不能帮的,”他客客气气的向沈水云深解释着说。

“什么,毗湿奴大神的信徒就不能帮忙?”沈水云深看起来微微有些诧异,“这到底是什么混账规矩?”他问。

“嗯,也难怪道长疑惑,道长你是中原人,只知道佛家慈悲为怀,山门向四方众生大开,却不知道像拉吉这样的毗湿奴信徒,这辈子最不愿意进去的,可就是和尚寺了,”他说。

“怎么,难道是毗湿奴大神和佛门一派有什么嫌隙恩怨?”沈水云深好奇,“请问尊者这其中到底有何缘故?”

“怎么,道长身为三清弟子,但是却对梵天界中的毗湿奴大神如此好奇?”拉吉忍不住狡黠的冲沈水云深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道长为什么不坐下来听在下给道长你好好说一说毗湿奴神十大化身的故事?”

“毗湿奴神十大化身?”沈水云深微笑,“当年在青城山中时似曾散碎听山下村镇中的说唱艺人唱过一些,只是日久年深,已经什么都记不大清楚了,”他说。

……

……

但是不知为什么,虽然心知三清道祖和玉皇大帝平日里和梵天界中的那些神仙之间并未有过什么太大交情,双方之间最多也只是个各自为政,相安无事,但是沈水云深却还是很希望能够自拉吉尊者这里听到很多关于毗湿奴神的传说和神迹的,虽然他知道按照礼数自己本该在和那罗延世子殿下闲散谈天时请那罗延世子殿下给自己多多说些天竺神仙的八卦轶事才对,但是一看见那罗延世子殿下额头上的圣印,他就知道只要那罗延世子殿下开口,就半句话也不会离开湿华大神。

虽然在拉吉看来,身为三相神之一的毗湿奴大神的传说和神迹是决计要比湿华大神多很多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在世间传唱最为广阔的,当然还只是毗湿奴大神十大化身的故事……

毗湿奴大神初次入世是化身为灵鱼摩磋,是在圆满时代的第七代摩奴真誓王统治人间的时代,凶恶的阿修罗恶魔诃耶羯梨婆悄悄潜上初禅天去,从梵天手中盗走了四部吠陀经文,四吠陀中记载着尘世间的一切知识和智慧,思想与哲理,音乐和文化,数学和几何,医药和心理健康,无不包括其中,诃耶羯梨婆盗走四吠陀之后就跳进大海藏了起来,人间因为失去四吠陀而变得灾难连连,民不聊生。

真誓王因为自己统治下的人间如此衰败惨淡而忧虑的来到一条小溪边散心,他在溪水之中发现一条奄奄一息的小鱼,好心将小鱼装在自己随身携带的水壶中,小鱼请求他不要再将自己放回小溪中去,因为小溪中的大鱼会将它吃掉。

真誓王听了之后就将水壶中的小鱼带回到自己的皇宫里面,将它放在一只装满水的鱼缸之中,但是一夜之间,小鱼就长大了,鱼缸里已经再装不下它,真誓王只好将它放进水池里面,但是第二天,小鱼又长大了,水池里也再装不下它,真誓王又将小鱼放进皇宫外面的水塘里,但是第三天,小鱼又已经大的连水塘都装不下了,真誓王就将小鱼放进一条很大的江河之中,到了第四天,小鱼又已经大的连江河都装不下了,要是不将它放进海里,它很快就会死去。

真誓王慈悲的将小鱼放进大海里面,这个时候毗湿奴神现出真身,他告诉真誓王,大海很快就会翻起巨大海浪淹没整个世界,他现在必须赶快造好一条大船,将自己的亲人和所有动物植物都装进船里,他会将船带去安全的地方。

说完毗湿奴神就纵身跳进大海,在海底和诃耶羯梨婆大战之后将四吠陀中的三部抢夺回来还给梵天,之后,他又化身成那条巨大的灵鱼摩磋如约来到真誓王身边,灵鱼摩磋以舍沙神蛇当做系船的绳子,用嘴叼着舍沙尾巴将大船拉去大地上唯一不会被海水淹到的喜马拉雅山上,让世间生灵躲过了这场灾难。

诃耶羯梨婆在被毗湿奴神打伤之后逃到了湿华大神那里,请求湿华大神的保护,湿华大神得知第四部吠陀已经在诃耶羯梨婆和毗湿奴大神打斗时散落到大海之中,而海水淹没大地时这些吠陀经文也随之散落到了世界各地,湿华大神没有将他身上的伤治好,反而在他伤重死去之后让他投胎转世成一位婆罗门大师阿闼婆,阿闼婆一生的任务就是将之前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第四部吠陀经文收集起来交还给湿华大神,湿华大神最后以阿闼婆的名字从新命名了第四部吠陀经文。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6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