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朋友的女朋友2 女儿把自己献给爸爸

明廷清醒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小五儿在哪?

娘告诉他小五儿背他回家后,跟着也毒性发作昏倒。四姨娘派人守在大门口正好逮个正着,直接把人给拉到柴房去了。

明廷听后惊慌失神从床上跌落在地,他得马上找到她。娘拉着他不让他出门,他使出全身力气推开,”娘,怎么这样糊涂,要是没有她,我怕是要死在外面,娘从小便教育孩儿有恩必报,这样的救命之恩岂能不报。“娘听后抹了一把眼泪说,”我和你一起去。“

母子二人一同出门往柴房方向走,但转即他便像想起了什么一般,跟娘嘱咐了几句,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明廷知道自己必须反抗了,不能再等下去。他跑去四姨娘住处,稳稳地吃了一个闭门羹,但这次他不会再如往常那般耐着性子,他疯狂的大叫踹门,惊扰的人无法安睡。四姨娘派下人来驱赶他,他趁着门开的间隙,一闪身冲了进去。他直接冲到四姨娘的卧房中,什么道德伦理全部抛到脑后,这里本就不是能够拿道理行路的地方。他把四姨娘从床榻上拉到地上,死死的抓着她的手,威胁她如果不放人就去告诉老爷这些年下来二哥的文章都是他替写的,当朝皇帝最看重官员们在文学方面的造诣,定然是不会采用文法不通之人担当官职。以二哥之质就算有老爷护航,怕是也难谋取个一个一官半职的,如若此时再去揭穿,自己顶多就是挨上一顿棍打,可是二哥就不同了,老爷也必定会舍弃了他。

”四姨娘可别忘了,这些年老爷对二哥的文章可是赞不绝口,觉得以这样的资质将来是必成大器了,我若去拆穿,老爷舍弃了二哥之后可难保不会转念把赌注下在我身上。“

四姨娘不服明廷的羞辱,呛言道:”你这个小畜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老爷若是会看重你,怎么连一声爹都不准你唤……“明廷不想听四姨娘废话,冷静的打断她,”是吗?看来四姨娘是个喜欢赌的人,好啊!那不妨就让我这个亲爹不认的小畜生和你赌上一赌,反正我一身清寡,大不了赌上一条命,可是四姨娘你可得想好了,我失了命也就算了,你失了荣华富贵,可甘愿?“

”你……你这个小畜生……“四姨娘气的牙痒痒却说不出更多刻薄的话,明廷知道她不过是个纸老虎,只会以气势压人罢了。

临出门前,明廷转身对四姨娘说:”忘了和四姨娘说,姨娘素来与家里众人相处和睦,罗管家最甚。“说完意味深长的朝着四姨娘弯身作揖,转身离去。

待明廷赶到柴房前去时,看到的是娘和一众下人厮打在一起,他冲过去,一拳一个的击打在那群下人的面门之上。

一推开柴房的门,潮湿腐败之味便袭面而来,明廷本不是娇惯之人,仍是抵挡不住这味道,以衣袖掩鼻踏入柴房。入目的画面就是小五儿双手被捆绑着悬挂在房梁之下,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鞭子抽的支离破碎,衣物上全是印染出来已经干涸的血迹。

明廷母子二人见此场景,均倒吸一口凉气。明廷一个箭步跑过去解开捆绑着小五儿双手的绳索。

倒在明廷怀里的小五儿身体滚烫,任由明廷母子如何呼喊都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娘,小五儿怕是蛇毒发作了,我先把她带回我房里,您给她清理一下伤口,换身衣服,我去找师傅。”明廷抱着小五儿一路小跑,冷静的和娘交代接下来需要做的事。

明廷娘欣慰的望了明廷一眼,随后道:“天黑,你路上留神些。”心中不禁感叹她的廷儿长大了。

“我知道了,娘,你好生照看着些,四姨娘一时半会不会再来,您别担心。”

“好好,快去吧。”明廷娘递给明廷一支灯笼后,转身去照顾不省人事的小五儿。

小五儿这孩子明廷娘第一次见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好端端的一个小人满身伤痕的看着让人心疼。明廷娘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给小五儿清理伤口。

明廷很快找来平时教自己医术的师傅,师傅凝眉按脉良久。

明廷母子在一旁看着着急,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有趣,有趣。”师傅突然舒展眉头,提笔在纸上写下需要的药草,一边不忘对着走上前来的明廷母子说:“按照常理说,这个小姑娘体内的蛇毒早已发作,错过了最佳诊治时间本该是无力回天。”师傅放下笔,捋着胡子继续道,“她在这蛇毒之前就已经身中剧毒,这两种毒正好互相抵消,她现在只是风寒睡着了,并无大碍。”明廷母子听到这,双双送了口气,悬着的一颗心也跟着着了地。

师傅离去前,担忧的望着明廷。

明廷懂得师傅的担忧,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本就让人心生顾虑,这偏偏又身中剧毒,哪怕是个青壮年都难以抵抗的毒,这一个豆芽菜般的小姑娘却还能生龙活虎,这实在不在常人理解的范围之内。

我醒来之后感觉浑身火辣辣的疼,这山下的,还不如在山洞里睡觉来的舒服。明廷听到我轻微的翻动声,连忙端了一碗温水喂到我嘴边。

我倒真是有些渴了,咕噜咕噜的畅饮了起来。只听到明廷娘温柔的说:“慢点,慢点,别呛着了。”

我后来和院子里的小伙伴玩耍时,才知道那日来挑事的女子是这个府里的四夫人,而她口里所说的老爷是当地衙门的知府大人,明廷娘是府里的二夫人,按照先后入门顺序来说那女子本应该叫明廷娘一声姐姐的,哪里轮得到她那般蛮横无理。可偏的明廷娘的出身不好,原本是知府家中的一个生火丫头,一夜知府在外应酬醉酒回府强占了她,后因那夜之事她产下了一子,知府一时高兴就把这个不起眼的生火丫头收入府中做了个偏房妾室。但明眼人都知道,知府根本看不起这个生火丫头,所以即使她现在已经是知府的二夫人,却没有任何属于妾室的威信,府上一个随便的小丫头都敢给她眼色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4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