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闺蜜好紧好大好深好爽好湿 老板和秘密办公室接勿

普通的人还不好为了一个女孩子去惹事,但总有人仗势欲欺人。

“小子,我给你三秒钟,把这小美人儿放下!”果然,陌洪还没走出酒吧,就被一帮人拦住。

这些人为首的是三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三人浑身名牌,金戒指金手链,一看就是那种无法无天的富二代。三人后面的一群人西装革履,显然是保镖。

“我给你们两秒钟的时间,消失在我面前。”陌洪冷冷的看了居中发话的青年一眼,就往前走,大有撞人开路的意思。

“他妈的,小子你他-奶-奶-的居然敢在本少面前狂!”居中的青年一下就怒了。

“小子。李少可是N市有头有脸的人,我看你还是乖乖放下这小美人儿,磕头道歉吧!”左边的青年道。

“敢在李少面前充老大,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右边的青年伸手便要推陌洪。

这三人,居中的叫李鹤,是市委书记李维元的独生子,左边的叫刘格,是金地房产总裁的长子,右边的叫秦金生,是秦氏国际的二公子,三人仗着家里有权有势,骄横跋扈,专干些欺男霸女之事,在N市人称“禽兽三霸”,说起来,倒真的是N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陌洪自是不认识这三人,但那没什么关系,遇上他,这三人注定倒霉了。

见秦金生的手推过来,陌洪一个侧身,避免阿好被人碰到,然后伸手一抓,便紧紧的扣住了秦金生的手腕,一反扭一使力,便听到了秦金生的一声惨叫。

“自不量力!”陌洪轻蔑地一笑,一把放开了秦金生,不待其他人反应,一边扛着阿好,一边欺身而上,一拳砸到李鹤脸上,再侧身,一脚便踢飞了刘格。

一招之间,陌洪就放翻了这嚣张的三人。

“都他妈的愣着做什么?快给我上,拿下这小子,妈的,居然敢打我!”陌洪的那一拳实在厉害,李鹤的脸不但红肿着,连嘴角也流出了一丝鲜血。被人打了脸,李鹤大怒,一边捂着脸一边向身后的保镖们咆哮。

于是保镖们一拥而上。但陌洪毫无惧色,冷哼一声,依旧扛着阿好,动作却是出人意料的敏捷,伸手便将保镖中的一人扯向自己,然后膝盖一顶,脚下再往其小腿处一钩,便将这人放到在地。

这时侧面已有几人靠近了,陌洪眼中冷光乍现,右脚一个旋踢,接连蹬出三脚,将右侧靠近的三人踹飞老远,砸到了桌子,上面的玻璃酒具碎了一地。

再一转身,陌洪一拳砸到左边一人的肚子上,那人惨叫了一声,再直不起腰来。然陌洪的动作没有停下,左脚侧踹,又踢飞了一人。

这一下所有人都震住了,交手不过几十秒的时间,所有人都在陌洪的手下一招即败。陌洪下手快、准、狠,那些受伤的保镖,没有一个还能站起身的。

围观的人群远远的站着,都在议论这胆敢向市委书记的公子出手的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阿好这一放,李鹤便倒在了地上,惨叫连连。

简直是一条美女蛇。周围众人看得冷汗直冒。尤其是先前那些对阿好打了主意的男人,更是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就连陌洪,也是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自己的下身。

这下自然没人再有胆子打阿好的主意了。阿好悠悠的掏出手机,拨通了120,“喂,这里是XX路酒吧一条街豪华酒吧,有人受了重伤,请尽快派救护车过来……嗯,受伤的有九个人……好的,再见。”

陌洪就那么看着阿好打完电话,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看看,我多善良,还给他们叫了救护车。”阿好回到陌洪身边,双臂勾住了陌洪的脖子,邀功似的笑道。她口中玫瑰的香甜夹杂着酒气扑到陌洪脸上,少年不禁心神荡漾。

“是,你真是善良的紧。”陌洪扯了扯嘴角,想要轻轻的推开阿好,“我们该回去了。”

“你抱我……”阿好嘟着嘴,双臂又缠上了陌洪的脖子,“你抱我回去……扛着我肚子难受……”

陌洪无语,你以为谁想把你扛着来着?被她着这一闹,他本来的火气倒是没有了。“乖,快放手,我扶着你行了吧?”他又推了推她。

但是没有反应。陌洪一愣,低头一看才哭笑不得的发现阿好已经靠着他睡着了。

要叫醒一个喝醉了的家伙何其之难,这下他真的只有抱她回去了。

陌洪抱着阿好到了车上,又开车回到了新南村,一路上阿好半毛钱醒来的迹象都没有,他略微纠结了一下,还是将阿好送到了林家。

他抱着她进屋的时候,林浩瞪大了眼,终究是没说什么。亲自引路带他去她的房间。然而令两个男人意想不到的是,陌洪把阿好放到床上之后,阿好却是抱着陌洪的脖子死也不松手,嘴里嘟囔着:“陌洪,你别走,陪我。”

这下就为难了两个大男人。

“要不,你就留下来陪她一晚上算了。”考虑良久之后,林浩说出了这句话。

“啊?”陌洪惊愣,“你开完笑呢吧?”

“谁有那个北京时间和你开玩笑。就是让你留下来一晚上而已。”林浩没好气的道,“你可别给我想歪了,我的意思是你就将就一下在她床边上靠一晚上。”

“我没有那个受罪的义务吧?”陌洪不满道。

“谁让你带她出去还让她喝那么多酒的?”林浩更不满,“你当我不知道她的酒量啊?喝成这样,少说也得两瓶路易十三。”

还猜的分毫不差,陌洪扶额。好吧,他认命行了吧?两兄妹感情都不是那种会和他讲道理的人。

“我警告你啊,可别想趁着现在打她的歪主意,不然我要你好看。”林浩离开房间之时,还不忘如此道。

“我对美女蛇没兴趣。”陌洪哼道。他今儿可是见识了这丫头喝醉了也没人能欺负的情况,他还不想断子绝孙呢。

于是陌洪就这么以极为难受的姿势靠在床头睡了一晚上。庆幸的是,阿好虽然喝醉了酒,却是不哭不吐不闹,安安分分的睡觉,唯有抱着陌洪脖子的手是死也不放松。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3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