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老师不在家我干了师母 奶头那么胀,要不要我舔

云清掌门挥手让喻飞退下,喻飞收拾好包袱,拎着一把长剑,沉默的向山下走去。

天还没有亮,空气里却已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草上也已掩盖了灰色的露水;早起的云雀在那半明半暗的云空高啭着歌喉,而在遥远的、遥远的天际,则有着一颗巨大的最后的晨星正凝视着,有如一只孤寂的眼睛。

喻飞刚一飞出云清派,手中的剑刷的一下飘出一位英气美人。她一看到喻飞,就满怀期待的笑了,说道:“主人。”,喻飞脸上依旧没有什么笑容,只是眼神却略微柔和了,整个人的气势都没有那么刺人了。

这时,喻飞听到一个清亮的女声:“哦,难怪看不上我,原来随身携带红颜知己了,真是没想到,那么朴素的剑,既然有如此美的剑灵。”

喻飞定眼一看,来人正是玉莲仙子,此时的她和莲儿完全不同,虽然还是同一个人,可是眼角被金线勾勒,白齿红唇,整个脸上五官显得十分精致,更为成熟,如果说莲儿是青涩的苹果,那现在就是成熟丰润的蜜桃,静若清池,动如涟漪。

不仅是喻飞,就连林颐和赵可这样在娱乐发达的地方看过无数各种各样的美人的人都感到奇特,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喻飞问道:“阁下又何见教?”,玉莲仙子较小起来,声音宛若银铃,她用及其甜美的声音说道去:“公子再看看我是谁?”,只见喻飞静静地望着她,似已痴了,口中轻声道:“雪儿。”。

玉莲仙子笑容更美了:“喻师兄。”,然后口中吐出一阵烟雾,飘向喻飞,霜寒立刻想要阻止,大喊道:“主人。”

只见,玉莲仙子突然间停止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霜寒,接着发出高阶修士威压,一下就让霜寒不能动弹,玉莲仙子手一抓,就把霜寒封印在手中,猛的一拍,把霜寒拍进剑中。

玉莲仙子的手正要拿开,突然被喻飞抓住,问道:“你又要杀我。”,玉莲仙子立马流下几颗泪珠,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死,札楠一直谋求我父亲的岛主之位,我不得不委身于他,以求拿到他的证据。”,然后反过来抓住喻飞的手说道:“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喻飞走到玉莲仙子的面前,扶着她的肩膀说道:“我不会怪你的,我会保护你。”,声音里满是无奈和迷惘。

玉莲仙子哭喊道:“飞,我好痛苦,那是我亲哥哥一样的师兄啊,为什么,我该怎么办。”

喻飞看着眼前的人儿,直接上前将人死死搂在怀里,低声安慰道:“不怕不怕,我在这里。”

林颐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道:“哎呀,我的/妈/啊!这里缺乏奥斯卡。”,赵可爷瞪大眼睛说道:“这哪里是黑心莲啊,这是老/司机啊!”

“情欲之花玉莲仙子。”林颐耳边传来一个女声,林颐一回头,就见阿霜死死抓着衣服,林颐尬笑道:“阿霜,嘿嘿,你醒了啊。”

赵可说道:“阿霜对不起,是我把你打昏了的。”,阿霜回答道:“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唉,我知道这都是我过去记忆的呈现,可是我无法克制自己,一看到那些人,我心中只有愤怒。”

林颐和赵可对视了一眼,林颐说道:“阿霜,我知道你看着重要人走向灭亡有多痛,我曾今有一个相依为命的人,他把我当做他活下去的理由,他哄骗女孩子,他被复仇的欲望迷失心智,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死亡,就在他身边,他却看不见我,当时的我就如现在的你一样,明明就在一旁,却无力阻止。”

阿霜的泪珠一颗一颗的落下,抽抽噎噎的说道:“明明我是他的剑啊,我应该保护他,可是我连他的墓穴都要守不住了 。”

林颐和赵可顿时尴尬的不行,这时,赵可说道:“哎呀,没看过喻飞是那么浪漫的人,你看。”,林颐和阿霜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向喻飞看去。

只见喻飞在炼制一只簪子,这只簪子通身雪白,上面各种细小的翠玉镶嵌,一颗硕大的绿色的木灵晶雕刻成羽毛样,点缀在簪尾,上面还用暗纹刻有密密麻麻的法阵,而这些法阵营藏在一段字下,这段字正是“死必长相思。”。

喻飞将这只簪子轻轻的簪在玉莲仙子的头上,说道:“雪儿,这只簪子是用长生枝打造,木灵晶镶嵌,虽说不能起死回生,但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自动修复。”

喻飞轻轻的把玉莲仙子的手抓到胸口说道:“至此之后,我将无人与我相行,忘川河畔,三生石上永无我之名。所以将我所有的幸福为抵押,向上苍租借温柔,让你一生无忧。”

喻飞说完,转身就走,风中传来他沙哑的声音:“谢谢。”

喻飞驾者剑向远处飞去,手指轻轻一拂,解开了霜寒的禁制,霜寒眼泪汪汪的看着喻飞,想要说些什么,喻飞看着霜寒摇了摇头,然后向看到的酒馆飞去。

这个小酒馆不大,是用翠绿的竹子围成的,酒馆里零零散散几个人,他们聊天的声音极小,清风吹着酒馆窗前竹制的简陋风铃,叮叮当当甚是好听,喻飞在一张靠窗的窗子旁边坐了下来,声音比平常说话略大一些的叫到:“小二,来壶清水。”

只见柜台旁边的竹帘轻动,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人,拎着一壶东西来到喻飞桌旁,说道:“客官,你的水。”,然后抬起手中的壶向喻飞杯子里倒。

这时几个黑衣人纷至沓来,拿着剑向喻飞刺去,喻飞立刻将小二推至一边,拿起手中霜寒,一个旋转,将黑衣人手中的武器格挡开来。

喻飞一挡开各种武器,就像窗外跳去,黑衣人也跟着跳出窗外,那些黑衣人开始使用灵力攻击喻飞,喻飞手一抬,给酒馆套了个保护罩。然后将手中的剑横道胸前。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26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