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太大了 轻点 受不了 太深了 每次见面都在车里要我

第四十章

越冥在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进入大殿想要去找音千落承认错误。这几天,他一个人想了许多。似乎从有记忆以来,和母亲大多都是在争执中度过。为了维护自己的朋友,他口不择言刺伤了她,如今想来,悔恨万分。

或许是因为从小便拥有高贵的身份,他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所以这回,明知是自己的错,他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去找自己的妈妈。可后来,他转念一想,他伤害的是自己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他必须珍惜这份亲情,怎么可以因为所谓的面子而让母子间的间隙越生越大呢?

他见到音千落的时候,她正坐在椅子上看一本厚厚的书。听到有人的脚步声,音千落抬眼一看,见是越冥,面色一冷,不去理会他,重新低头看着手中的书。

“妈妈……”越冥哑声叫道。

然而,音千落依旧没有理会他。她知道越冥会来,他此番前来,她仍想看看这个儿子对她道歉的诚意究竟有几分。

越冥想大概自己的母亲还在气头上,他的心里一时间竟有些慌乱,怕她不会再原谅自己。

他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抬头对站在一边的士兵说:“你先下去,我有些话想与魔后说。”

士兵微微点头,悄然退走。

越冥上前走了几步,来到音千落面前,他蹲下身子,仰头看着她:“妈妈,对不起,你原谅我的不好,我不该说那些的。”

音千落合上书,冷笑一声:“亏你还知道来找我,你不是为了安冷耀都可以不要我这个母亲了吗?”

“怎么会,我知道在这世上,妈妈是待我最好的人,谁都无法代替。”越冥讨好般地说。

“哼。”音千落冷哼一声,没有答话,但她的目光也不再像刚刚那样冷峻。到底是母子,天底下有哪个母亲在孩子面前可以真正冷眼对他呢?

越冥偷偷看了一眼音千落的神情,心里已明白自己的母亲不再生他的气了。他马上趁热打铁,站起身来为音千落捶了捶肩膀:“我知道这几天我没少惹您生气,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了。”

“你的话,我能信吗?”音千落问。

“我保证。”说着,越冥竖起手指做出起誓的动作。

音千落被他正经的表情逗得一笑,她随之拍了拍他的手:“这世间,我唯有对你最为纵容了。这一次,是我们二人都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不,是我不好。”越冥低声说。他知道,她都是为了他好。

音千落无奈地摇了摇头:“算了,这么多年来,你都护着安冷耀。如今,叶谦和君诺尘也都为他说话,我虽看不出他的好,但还是争不过你们这些人。看在他还算对你不错的份上,从今往后,我不再反对他。”她做事一向谨慎,不留后患,但这一日,她想不如给那个少年一次机会。

越冥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妈妈,你不是在说笑吧?”

“你希望我是在说笑?那好,你就当是个玩笑好了。”

“不是,我只是想不到你会接受安冷耀,我以为……”越冥实在想不到今天他来这里会听到这样的话。他以为她永远也不会接受他的朋友。

音千落叹了一口气:“人老了,总是会变得心软。如今,便随了你的心吧。”折腾这么多年,她也累了。当初越轩既决定留下安天阔的子嗣,他也不希望她一味为难那个孩子吧?

自从那晚与越冥争吵过后,她忽然发觉自己老了许多,而她的儿子也有了他的想法,她渐渐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管他了。这样也好,她总不可能维护他一生,未来的路总要一个人走。他做的选择,她也无法干涉了。

“我很开心,我啊就知道妈妈是最疼我的。”越冥笑着说,“而且你怎么会老?我们魔只要有足够修为,时光流逝对我们又会造成什么影响?我的妈妈永远都是年轻漂亮的样子。”

音千落也不禁一笑,摸了摸自己脸:“你以为容颜是证明一个人年轻的东西吗?它不过是一层外衣。纵使我们可以千万年来朱颜不改,但是心是最为本真的,所有的岁月到头来,都在那里刻下了印记。”

越冥虽然早早便通晓人情世故,但他毕竟年少,并不懂得音千落这番话的内在,他的心里正在为音千落接受安冷耀的事而开心,可他又猛然想到那天安冷耀站在雨里对他所说的话,他的心里一沉,脸色也随之黯淡。

自从与越冥发生争执之后,安冷耀连续几日都没有睡好。他想,人终究本性里还是带恶的吧。从他遇到越冥之后,他一直告诉自己要对现在所有的一切感恩。这么多年以来,他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他怕因为自己卑微的身份会使他的朋友越冥也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每当越冥要为他出头时,他都笑着拦下说没有关系。越冥已为自己做得够多了,不能总去麻烦他。

可是,他也明白,即使他想否认,也不得不承认,多年以来,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小小的角落,那里装着对越冥的嫉妒与自己眼下生活的不满。他羡慕越冥有一个爱他的母亲,有无忧尊贵的生活,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一群人前呼后拥。

安冷耀从来没有告诉过越冥,每当他和越冥并肩而立的时候,他都有一种小小的自卑。他明明在这里,是一个低到尘埃里的人,而他身边的朋友,不仅非同常人,更是一个少年王者,是别人一生也无法达到的位置。

在那个雨天,他确实是因最近发生接二连三的事情而变得情绪存在波动。他的本意是想挽回越冥与音千落因自己而产生的矛盾,没想到一时情急,竟然引起了自己心底里小心抑制的负面情绪。

现在,安冷耀想起自己当天的样子,都从心底里厌恶自己。那天的他,真像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更可笑的,是他竟借着越冥所帮助他的一切反过来指责对方。多年以来,他表面说不要这样,可到头来,不还是享受着这份友情所带给他的一切好处吗?他又有什么资格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大概那天,他真的是伤到了越冥。所以这几日以来,那个少年始终没有再来找他。

去找越冥道歉吧,安冷耀听到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朋友之间发生摩擦不是常有的事吗?化解之后,两个人的友情就依旧会和从前一样的。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站在了越冥的房前。他轻轻推开门的时候,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在这里等越冥回来。

平日里,他倒从未仔细打量过这个房间,因为这里也是作为越冥处理魔界大小事务的地方。他虽与越冥情同手足,但牵涉到魔界的事,即使越冥对此没有多言,他也明白自己不该知道太多。

他的目光忽然被一边的书籍吸引,架子上摆着许多书。他平常在闲暇之余,也愿静下心来钻研一些古籍。

他轻轻走过去,用指尖轻轻抚摸一排排书的背脊处,忽然在一本书上停下。他小心翼翼地把那本书抽出,捧在手里。他看得出来,这本书已有些年头了,书脊之处已有些泛黄,古橘色的封面上写着四个烫金的大字——魔界史录。他想,这大概应是记录历代魔界王平时所发生的事情。这本书很厚,大约有七八百页的样子。

忽然间,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冥。”安冷耀放下手中的书,有些拘促地看着走进来的人。

“你怎么来了?”越冥的声音有些低沉。一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他的心里终究有些不快。

“我……”安冷耀有点艰涩地开口,他一向不善言辞,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缓和二人的气氛。他们俩人相交多年,若说没有过一点摩擦也不大可能,但是闹成这样还是第一次。

越冥见安冷耀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的怒气消了大半。其实,这几日,他也仔细想过安冷耀的话,那些话倒也不全无道理。他生来衣食无忧,又因他的身份,更无人敢轻视于他,但安冷耀与他完全相反,虽然他不在乎朋友的身份,但这无非是因自己不必受这些条件的影响,他已拥有了最好的,但安冷耀却与之相反。说到底,无论人魔鬼神,心里都有着自卑,怕因自己不如他人而会受到轻视。这么久以来,他一直过着最好的生活,站在最高处,可他却忘了关心自己的朋友,会不会因他的无上权位而显得那个人更加一无所有。

越冥想到这里,轻声说:“耀,我只想告诉你,我越冥的朋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之所以我和你以心相交,是因为我永远记得当年那个在战场上救过我的男孩,他勇敢不服输。我生在王族,但我从来没有自命不凡,我以为众生平等,所谓权利不过是虚无。或许在以前,我的确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但那是因为我真的不在乎身份的差别。如果我在乎,那么魔界有那么多出身大家族的人,甚至是林楚莫,我可以和他们成为朋友,但我没有。我眼中的友谊,无关名利,不染世俗,你懂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26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