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男朋友抱我往他身上蹭-把腿扒开让我添

“哦同父异母……喂姓不一样!”眼睛哥哥契而不舍再追他。

“同母异父啦。”龙海舟改口,龙绯红配了针剂刚过来,听得“噗哧”一笑。

眼睛哥哥眼睁睁傻楞楞地看著一红一蓝两个帅气至极的人走去观察室。

“哎那个穿白西装的男的呢!”

“就是那个抱了个很漂亮的小姑娘的!”

“两个人很像的!兄妹俩!”

“妹妹象娃娃版徐静蕾耶!”

“哥哥就是男版的……”

傻兮兮的眼睛哥哥被几拨护士小姐冲得左跌右倒,脑子一团浆糊了,“到底是同父异母还是同母异父?”还在想,想很久。

大医院毕竟是大医院,眼睛哥哥开三大包盐水加三价氯化钾消炎针,半包盐水点滴打进去,清河明显不叫肚子疼了。再半包下去,小姑娘睡著了。郭倾云打发龙海舟回酒店去拿条毯子、拿衣服,再煮锅粥。龙海舟前脚刚走,郭倾云想起来,那人怎麽可能煮得出锅粥来?

“我去外面看看。”龙绯红追出去。

郭倾云抬腕看表,都十一点多了,店早都关门了。

半个锺头後龙绯红回来,她跟龙海舟通了个电话,叫他尽快回医院然後换她回去煮粥。龙绯红还买回袋面包和水,两人都吃了点,然後守在病床边。

仁济医院的儿科观察室条件算不错,一间观察室六张病床六把凳子,今晚这间才三个孩子,每个孩子床旁都是父母俩陪著,隔壁床的爸爸走过来问,“你们孩子得了什麽病呀?”“急性阑尾炎。”龙绯红回答人家。“喏,拿条床单盖盖,消过毒的,干净的,别让孩子著凉。”另一床的妈妈热心送来床消毒床单。“护士给了,谢谢。”龙绯红接下来。

不一会儿,刚才送床单的妈妈又踱过来,“你们结婚很早的哦?小孩那麽大了!”人家忍不住来八卦了。

嗯……龙绯红看了眼郭倾云。

人家妈妈刚要再说,那边孩子叫上了,另一边盐水又挂完了。手忙脚乱一阵,观察室里走了一家三口,稍稍安静了些。

“你怎麽写清河十四岁呀?”龙绯红悄悄埋怨。

“你不看那小孩?”郭倾云朝门口一撇嘴,护士正往这间观察室里又领进对父母带著女儿的,那小姑娘,圆圆的脸蛋圆圆的身子,长得实墩,发育太早了!不过人家爸妈可没他和龙绯红那麽年轻,这麽一想,郭倾云看龙绯红,龙绯红看郭倾云,两个人脸都有点红。

又过一个锺头,龙海舟回来了。他倒是聪明,带来了锅子和米,龙绯红不是要回去煮粥嘛,回酒店煮粥不如去庆春里煮粥方便。“我跟你一起去。”郭倾云留下龙海舟守妹妹,陪著龙绯红一起去庆春里。

十二点多锺他们到了庆春里,那里正热闹,庆春里有家邻居今天嫁女儿,请了整个弄堂的邻居去喝喜酒,大家刚回来。

“萍嘉!”郭倾云一眼看见郑萍嘉。

“你们……好。”郑萍嘉穿了粉红的连衣裙,一把扎的马尾辫也放下了。要不是郭倾云叫,龙绯红几乎没认出来。

三个讲几句,郭倾云说了妹妹在仁济医院,他们来是来煮粥的。

“到我家来吧,我煮粥很快的!”郑萍嘉一把拿下郭倾云手里的锅子,提著裙子就跑进了弄堂。

郭倾云看了看龙绯红,她笑笑,牵起他手跟上。

第二天凌晨的时候仁济医院小儿科就变得热闹了,郭倾云和龙绯红走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来了四个,郑萍嘉和郑萍嘉的外婆都来了。郑家外婆是庆春里最热心肠的人,平时邻里谁家吵嘴了谁小孩考试不及格了阿婆都要管,所以被一致推举为居委会主任,而且一当就当了二十年的主任。

郑萍嘉煮了白粥,炒了碗小青菜和四季豆,还蒸了碗鸡蛋羹。她做菜的时候郑家外婆把郭倾云和龙绯红请进房里。郑家住在庆春里弄堂口,庆春里的房子都是两上两下的旧式民居。郭倾云买下的是整幢楼,而弄堂里其他的每幢楼要住上三四户人家,郑萍嘉的家在底楼,一堵墙隔开了她家和三户人家合用的厨房、楼道。

“喝茶,吃点心,坐,坐,我们家是太小的。”郑家外婆热情地泡茶端点心,不好意思地说家里实在太小。的确是很小,屋子大约三十多平米,谈不上起居室卧室书房之类的格局,最靠门的是吃饭的桌椅、冰箱、电视机,往里是张写字台,小书柜,再里就是一套老式的衣橱、五斗橱、柜,和两张床。房间里没浴室,郭倾云第一次来看房子时就遇到过刚从公众浴室洗完澡回来的郑萍嘉和另两个邻居女孩。

他们在郑家坐了不多久,郑萍嘉就煮好了粥和菜,她把白粥和小菜分开装进两只保温筒里,还用食品袋包了两只碗一双筷。动作又快又利落,郭倾云和龙绯红没插手,也没插手的份,不过郑萍嘉往装食物的袋子里放进一只咸蛋的时候郭倾云听到龙绯红轻声说了句,“那不健康!”

龙绯红是日本人,日本人极讲究饭菜的形与色,而且惯吃新鲜生食,象咸蛋这样的南方小菜是认作经过长期催化的非健康非绿色食品。不过事实证明小姑娘就喜欢这味道,他们到医院後郭清河吊完了水也醒了,小姑娘是阑尾炎不是胃炎,吐过又折腾了一晚实在饿坏了,结果咸蛋配粥,一口气吃了两碗。

热闹的事还在後头,神通广大的羊老板也来了,而且比他们来得早,龙海舟要粥,羊老板大叫“那有何难!”那羊老板可不止是豫园里的绿波廊酒楼老板,沪上有名的粤菜楼杭菜楼几乎都是他的产业,龙海舟一句话,羊老板立刻把粤菜馆总厨叫过来,总厨文火熬了三个锺头送来了锅用“黄金盖碗”盛的港式白粥,而那时,小姑娘已经吃饱了。

热闹了半天,都天亮了,郭倾云和龙海舟的车都撂在沪宁高速上了,羊老板的价值体现出来了,他请大家上他那辆可以装下一群袋鼠的别克商务车,送郑萍嘉和郑家外婆先回庆春里,然後送龙二少兄妹回酒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20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