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宝贝好紧大船来了 漂亮人妇双飞

按照流传下来的故事,王爷答应信子要娶她过门,这在短时间内成了美谈,人尽皆知。可声音传到皇帝耳中,大骂此事荒唐,偏偏不肯成全王爷。王爷为了断掉念想,再也不见信子。

信子对王爷思念过甚,这才在王府门口悲伤地跳着舞,表明自己的忠贞。

男人蹲下来,直视着我的双眼,半真半假地说:“在这个以男为尊的时代里,你不过是一个女子。就像鸾家人拥有男宠一样,喜新厌旧,随时都可以成为弃子。”

我略有愠怒:“也不是每一个鸾家人都是这样的。”

真是的,不就是生气我将小碗留下来了吗?

事实证明她的确有用啊。如果没有她,雅岚又病着,知月儿离开了,我还放心将人偶交给谁操控呢?

就因为这些小矛盾,他为什么能说出这种话来?什么叫喜新厌旧,我跟皇姐哪里一样了?!

“如果当初不是我用琴声吸引胭脂公主,引起你的占有欲,你大概就像这个王爷一样,再也不会踏入徉雪院。”

我皱眉:“你现在追究过去的事意欲何为?你接近我本就不怀好意,我至少配合你演戏,没让你死在皇姐的诏令之下!”

晗毫不留情地揭穿:“那只是你不想沾血,为了虚伪的清高,为了自己良心过得去。这也是你现在救下她的原因。”

“才没有。”我白了他一眼,“我清楚地记得你当时问我,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想做出不害人性命的样子。我正是选择了自己的原则,才会答应和你演戏。你明明知道跟你这个丑乐师睡一夜,我会遭受什么流言蜚语!”

晗说:“再多的流言都抵不过你试图‘独善其身’。你不过是鸾雨精心豢养的女孩,以为背得出兵法治国策略,拥有什锦传授的新颖政见就可以回到皇位上成为优秀的帝王……但无论是治国策略,还是你行为处事本身,只要离开别人的辅佐,都一无是处。你口口声声说为了你母皇想回宫,但你都做了什么?!”

他语气严厉极了,我气得红了眼眶,反问:“我本来就软弱无能,没有别人,只有公主这一个身份,我又能做什么?!只凭着缥缈的线索,你要我如何去寻找这鬼诏令?!”

出宫后,从抑郁状态,到悠闲隐居生活,再逐渐恢复昔日的雄心壮志。我以为我做的够多了,竟还是让晗失望。

他说的很对,这个虚假的身份已经随着鸾朝覆灭,只靠我一个人本就无力回天。如果不是他用伎俩从鸾露手中抢下皇位,我现在恐怕还在宫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抱歉,你现在只是前朝公主,甚至只是一个沦落青楼的舞女。”晗起身,就要离开。

“站住!”我站起来,临时想了个留下他的理由,“舞还没跳完。”

如果柳贾是为了考验我,我必须完成这支舞,在赌约中胜利。

“你自己反省吧。你冷落我的时候,我和信子的心情完全一样。”晗站在练舞房的门口,薄情地说,“至于第三段,你只用想象一下如果赌约输了,我在柳贾的帮助下进攻晏居皇城,而你一个人在青楼跳舞就可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