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看瓜老头和小学生\我和理发店老板娘

关于夏夏一直都想到工作室去看看的心,席念琛其实也是非常了解,那毕竟是夏夏和文靖她们两个人一手创办起来的工作室,感情也是很深了。

而且因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原因,她也很长时间都没有到工作室去看看了。

所以,也应该过去了。

“席念琛,其实我没什么要买的。”

顾盛夏拉着席念琛站在商场的一楼电梯口,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要买什么,其实不是想不到,是根本就没有任何需要买的东西。

“夏夏,你的肚子现在越来越大了,是不是应该去买点儿衣服什么的?”

“不用啊,之前怀着睿睿的时候,我就买了很多,而且也都留着,之后肚子再大起来的话,那些衣服就都可以穿了,所以不需要买。”

“吃的的话,每天张妈准备的就已经够了,所以这个也就不需要了。”

有那么一瞬间,席念琛觉得自己的心在郁闷。

因为他好不容易才有时间陪着自己老婆来商场,结果自己老婆根本就不买账。

他可是很想享受看着自己老婆不管买什么,都刷他的卡的感觉的。

奈何从他们两个决定在一起的时候,夏夏就一直都是用她自己的钱,从来都不肯花他的钱,这让他十分的郁闷。

“席念琛,我真的都不需要,不过你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如果你有要买的,我可以陪你去啊?”

一句话,让席念琛那本来是想开口的话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他眉头一皱,声音喃喃的说:“既然没什么需要的,那我们就回家吧,等什么时候有需要了,我们再过来好了。”

像是顾盛夏这种心思细腻的人,如果在听不出来席念琛是在耍小脾气的话,那就真的是不可能。

就在席念琛要走的时候,顾盛夏忽然伸手拽住席念琛的胳膊。

席念琛回头,不解的看向她。

“席念琛,我忽然想到,我有个东西是一定要买的,刚刚只是忽然之间忘记了,走吧,你陪我去买,好不好?”

“忘了?”

“对啊,你也知道,我最近的记性好像真的是变得很糟糕,很多事情真的是一转眼就忘记了,怎么,你不想陪我去逛街了吗?”

席念琛刚想脱口而出怎么可能,但一想,自己要是真的说出来了,那就真的是太没面子了。

于是收了收自己的心态,一副高冷的样子说:“既然你忘了,那现在就去吧,反正也已经跟司机说让他两个小时后再回来,你想买什么?”

看着席念琛这副小性子的样子,顾盛夏觉得自己仿佛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席念琛被睿睿附体了,这父子俩在某些方面还真的是非一般的像啊。顾盛夏在席念琛看不到的时候,无奈的摇了摇头,才说:“本来是没想到我需要什么,但是就在刚才我好想想到了我需要什么了,但是好像我需要的东西有些多,席念琛,

你等会儿一定要帮我拿着,好不好?”席念琛闻言,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瞅着身边的顾盛夏,将她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才说:“你觉得不是我拿,难道让你拿?”

“当然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拿东西啊。不过,席念琛,你刚刚那是什么眼神?怎么,歧视孕妇吗?”

“老婆,我冤枉啊,我怎么敢?”

“哼,就知道你不敢,走吧,我们先去四楼的服装区。”

这个时候,席念琛就是一个二十四孝的好老公,顾盛夏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说去哪里,那就去哪里。

只是他们刚到四楼女装部的时候,就好巧不巧的遇到了一个这段时间席念琛都不想再看到的人。

“你们这家店的店员是什么态度?什么叫我没钱就不要来这里,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我像是没钱的人吗?”

“我之前每次来这家店消费的时候,给你们的小费都够买下你们这里最贵的好几件衣服了,现在是几个意思?”

“我不就是这张卡没办法用了吗?”

“我又不是就只有这张卡,她是怎么回事?说我没钱就不要来你们店里装有钱人,现在你们的服务态度就是这吗?”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对她不断点头哈腰的穿着职场服装的女士,想必应该是那家商店的负责人了。

“赵女士,真的很抱歉,是我们服务不周到,这次的事情都是我们的错,请你不要生气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管教她。”

“这种势利眼的店员,你们竟然还想留着?就这种早就应该开车了,还留着做什么?”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开除她,还请您消消气,被生气了,这要是气坏了身体,我们可是没办法和席少交代的。”

是的,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位负责人是绝对认识席念琛的。

“要我消气可以,你们必须要把这个店员给我开除了,以后不要让我在这家商场再看到她,这什么负责态度,难道我就买不起一件衣服吗?”

“不不不,是我们管教不严,对不起对不起,这家店的衣服,您自然是消费的起的,不如这样吧,您看看您还有没有喜欢的,多挑选几件,就当是我们送您了。”

“我不需要,我赵雅买东西,从来都是自己掏钱的,不需要你们送。”

“经理,您真的要开除我吗?可是我刚刚并没有对这位女士说那句话,我只是说她的卡上没钱了,一连刷了三张卡都是被冻结了,除此之外,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忽然,从里面出来一个店员,脸上挂着委屈的泪水。

“我真的没有那么说。”

店员的声音有些哽咽。

经理一看到赵雅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于是便连忙走到那店员的身边,疾言厉色的说:“你到现在还不承认你的错?”

“你知不知道眼前这位女士是谁?”

“这位可是我们店里的贵客,你说说你,怎么能说出那种话?”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这店员是经理亲自挑选到店里服务的,所以对这个店员,她多多少少还是十分了解的,她的脾气非常好,之前在客服部的时候,不管面对的顾客有多么的难缠,她都是十

分耐心的解答,从来都不发脾气。

而今天这样的,想想也是受了诬陷了。可是现在她没得选择,毕竟眼前这个女人是大名鼎鼎席少的母亲,那每次来店里消费都是十几万的,所以他们真的是得罪不起,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想尽一切办法来安抚

席少的母亲,并且这件事情需要尽快解决,不要让更多的人涌过来。”

“你啊,肯定是说了什么话惹的赵女士不高兴了,你说说你也是,细心一些不就更好了吗?”

经理小声的对着店员说道。

店员红着眼睛,一再地说:“经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经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能没有了这份儿工作。”

“你现在这样,我也帮不了你,你现在还是赶紧道歉吧,如果她气消了,说不定就不需要开除你了,所以现在不管到底是不是你,你都要道歉,一定要道歉。”

“我没有做的事情,难道非要承认吗?”“你还想不想保住这份儿工作了?如果还想,就按照我说的做,如果不想,你现在就可以直接收拾东西走人,你啊,年龄也不小了,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有钱的都是大爷吗

?”

店员吸了吸鼻子,心中百感交集。

这种她没有做的事情,难道就真的要去承认吗?

可一想,她不放低姿态去求她的原谅,她怎么可能还能保得住这份儿工作?

她好不容易才在这里得到了一份儿工作,她绝对不能丢掉。

席念琛和顾盛夏看着这一幕,眉头都皱了起来。

顾盛夏本来是不想去理会这件事情的,因为她知道席念琛现在还没有做好面对赵雅的准备。

她刚想对身边的男人说他们走吧,就看到男人却准备朝着那家店的方向走。

她一愣,就拽住了男人的胳膊,问道:“你做什么?”

“阻止她。”

“你现在心里觉得可以面对她了吗?”

“不能又如何,难道就要看着她在这丢人冤枉人?”

“嗯?你怎么看得出来是她冤枉了店员呢?而且你对这种事情向来都不怎么愿意理会,今天怎么稀奇了?尽然大发善心了?”

“看不惯。”

席念琛皱眉。

“你想去,我不拦着你,只是席念琛,你过去之后又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直接当众戳穿她,还是如何?”

“调监控,这种店面应该都有监控,到时候一看就知道了。”

顾盛夏闻言,点点头,收回拽着席念琛胳膊的手,转而放在自己的下巴下面,说道:“这样啊,那如果到时候她还是死都不承认,甚至就在这里跟你大吵大闹呢?”

“她的性格,我想不需要我现在说什么,你了解的比我更加清楚,所以,你自己决定吧,你去必然会被缠住。”

“那现在我们就这么走了,任由她在这里大闹?”

“人都说一孕傻三年,我怎么觉得这个时候,你的智商还没我的好呢?”

“就这种事情,三两句就解决的事情,你用的着去看监视器吗?”

“老婆,你是不是又什么办法了?”

“办法我肯定是有的,只不过你让我过去可以,但你不能出面。”“你要自己过去?不行,我不放心。”

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他必须要时时刻刻都陪在夏夏身边,以确保她的安全。

再者,等会儿她面对的人可是那个人,如果她动怒了,伤害到了夏夏,怎么办?

“席念琛,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但是不需要,那里有那么多人在呢,难道你还害怕他们伤害我吗?没事,不用,你就站在这里,不要被她发现了,一会儿我就过来。”

席念琛皱眉。顾盛夏靠近,伸手将席念琛皱起来的眉头抚平,说道:“席念琛,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真的很喜欢皱眉,但是我很不喜欢看到你皱眉的样子,真的不需要担心,我可以处

理的很好的。”

说完,顾盛夏就朝着那家店走了过去。

席念琛不放心,就跟在身后,在店门口相对于赵雅的位置,比较隐秘的地上停了下来,时刻关注着里面的动静。

“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顾盛夏微笑着走进了商店。

其实她真没想到店里的人竟然会认识她,而且还在她说话的时候,就主动的走到她的身边,打着招呼,十分恭敬的问道:“席太太,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嗯?你认识我?”

“当然了,您是席少的太太,我们自然是认识的,而且……”

不等人家说完,赵雅在看到顾盛夏后,就带着满身的怒气朝着她们这边走了过来,而且语气还十分糟糕的打断了人家的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

“逛街。”

“你来这里逛街,你知不知道这家店的消费根本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顾盛夏闻言看,只是淡淡的耸耸肩,也没表现出来什么。

“确实这家店的衣服有些贵,不过那件衣服我还是能消费的起的。”

顾盛夏知道自己设计的一些礼服被送在了各大商场的一些高档商店售卖,但没想到这家店竟然也有。

不过她想着自己的礼服虽然很受欢迎,但是应该不会买的太贵的。

然而没想到,接下来赵雅的一番话让她觉得十分的诧异。

因为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一件衣服竟然能卖到这么高的价钱,还真的是完全的出乎她的预料了。“那件衣服,就凭你?如果你不花我妈儿子的钱,单凭你根本就买不起,那件衣服可是他们整个商场最贵的礼服,当然我知道,那是你师父jessica设计的,只不过你师父的

衣服,你确定买得起?”

这什么逻辑?

就因为是她师父的,所以她才更加能买得起不是吗?

“多少?”

顾盛夏看向身后的店员,问道。

不过这次说话的不是刚刚服务的店员,而是经理。

“席太太,您这是说的什么话,那是您的服装,您根本就不需要付钱。”

刚刚赵雅的话已经让顾盛夏觉得惊讶了,没想到这经理的话,反倒是让她更加惊愕了。

她的衣服?

她的身份好像是真的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为什么她会这么说?17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1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