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冯改朵简历|哦快点我流出来了

萧素喊了一声,“二哥。”

那声音,差点没把萧眭的心喊碎了,他从来没见过那么脆弱的萧素,在他眼里萧素从来都是古灵精怪的,是张扬的,是令人心动的。

哪里像是今日这般躺在床上,惨白白的,“小妹,到底是谁!说,二哥打死他。”萧眭在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到底是谁?敢如何伤他心头上的妹妹。

萧素强支起身子,“二哥,你先别生气,我只是救人,我也不知道是何人伤我。”

听到萧素这般说,他可是知道萧素不是多管闲事之人,能让萧素出手的人可是少之又少。萧眭眼中微微诧异。

萧素自然知道萧眭心中所想,她也不多说什么,自己行事自然有自己的道理。若是旁人她自然是不会惹祸上身,可是那还是个孩子啊,还那么小。能做错什么事情,然后被杀掉呢?直觉和心里都告诉她,这个孩子该救。

虽说身上受了一些小伤,不过总归是怪自己蠢,忘记叫暗卫出来,不过这话不能跟二哥说,要不然那帮暗卫指不定又受什么惩罚,总归不是怪他们的。

“大哥哥。”

屋外的一道声音传到了萧眭的耳朵里,一时间,萧眭竟然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只是想不起来而已。

回头一看,萧眭才知道声音出自一个男孩,而且这个男孩就是他从贫民窟里带出来的男孩。

萧眭连忙上前,半蹲在男孩身前,“你怎么在这里,不是把你安顿好了吗?”

说到这里,男孩小嘴一撇,竟是要哭出来,“大哥哥,有人要杀我,我就跑出来了,那些大哥哥都死了,是姐姐救得我。”

豆大的眼泪一滴滴从男孩的脸上落在地上。

一旁的红衣早已经平复的心情,听着男孩的讲诉,对于这个孩子更加同情,连忙上前抱住男孩,轻轻拍着他的背,低声哄着,“没事了,没事了,到这里就安全了,哥哥姐姐会护着你的。”

男孩哪里感受到这样的温情,即使是刚刚才经历了九死一生,他仍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萧眭慢慢支起身子,看了看红衣怀中的男孩,竟然有些吃味。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更重要的事情是,那帮人是怎么知道男孩的存在的,又或者是怎么知道他是在那个院子的。

看来不是自己身边不干净,就是小皇帝那边出了问题,看来今日自己还得进宫一趟。不过往常自己进宫不是偷偷摸摸,就是找些蹩脚的理由,这次倒是有正大光明的理由了。

“红衣,备朝服,我要进宫见皇上。”

红衣许是没有想到萧眭会这般说,不过还是听从了萧眭的吩咐,放开了男孩,开始着手于萧眭的朝服。

在一旁床上躺着的萧素却一点不意外萧眭会这般说。她在听风学院,或多或少也能听说一点关于皇帝和丞相的传闻。

若不是她知道一些实情,怕是自己也要被这二位的演技给骗了过去。

南宫诚请自家二哥来,不仅仅是稳定南越,更是来肃清南越朝堂的蛀虫吧,倒是像那个男人的作风。

萧眭换了朝服,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进了皇宫。这时间,许多大臣家里都得到这个消息。

而萧眭为了让今日这出戏演的更逼真一点,他是一点口风都没有给小皇帝,他倒是很期待一会儿小皇帝的表现。

“主子,纳兰家那群人失败了。”

“果真是一群废物,还想打败南宫诚,痴人说梦。”

“那主子为何还要帮纳兰家?”傅一很是疑惑,他家主子他还是很了解的,这等闲事,他一向是不出手理会,倒是喜欢坐井上观,俗称看戏。

傅啸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另一手点着地图上的某一处,“这个局的点不在纳兰家,在于他。”

傅一原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仔细一看,的确没错。猛然他想到之前主子让他收集的情报,心中也有了几分了然。

“主子好谋算。”

“可惜啊,还是一群跳梁小丑。”

还没等傅一说些什么,手下的暗卫来报,傅一听了听,眉头一皱,似是思考要不要告诉傅啸。

傅啸看着这样子的傅一,慢条斯理的说道,“有事就说。”

“是。”

“主子,刚刚手底下的人来报,纳兰家的人杀人时候,伤了萧小姐。”

白玉杯应声而碎,傅一见此连忙把手帕递过去。

傅啸噙着一抹笑,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自己的双手,“很好,这群废物,自己办事不利,还要牵扯上旁人。”

“主子,要不要给纳兰家的人。”傅一做了一个手势。

傅啸摆了摆手,“还不着急,不过欠的总该慢慢还。”

听风学院这一放假,傅啸又变成了无业游民,南越国都大典在即,等大典结束,怕是傅啸也该回西诏。

可是傅啸这心总是静不下来,总是砰砰乱跳,傅啸也没有多想,只是当做看到了南宫诚的兴奋。

对,就是兴奋。

一种可以报仇雪恨,为自己父王母妃报仇的悸动。

萧眭这边大张旗鼓地奔向皇宫,许多大臣在家中可是使劲在自家在宫中的耳目,丞相和皇帝的大战,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到的。

一方面他们是又可惜觉得可惜,另一方面又觉得佩服。毕竟小皇帝的脾气,除了摄政王殿下能镇得住以外,这个丞相萧眭俨然成为了第二人。

可是他们又想到,萧眭可是摄政王殿下引进朝堂的,不知道摄政王殿下知道了这件事,倒是会向着谁。

诸多大臣还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但是纳兰家就不一样了。现在纳兰老家主正在召集族中有威望的长老一起商量,萧眭进宫到底是为了什么。

“家主,我以为不是什么大事。”三长老满不在乎地说道。

大长老瞪了一下三长老,三长老他不了解纳兰家现在的现状,可是他却知道,他自然知道纳兰老家主在担心什么。

“家主,我也赞同老三的建议。”就在大长老要说话的时候,鲜少参与的二长老破天荒的说话了。

“老二,这话怎么说?”纳兰老家主看向这个曾经差点成为家主的中年男子。

“且不说,丞相和皇帝的关系,就说这个正大光明的进宫,若说之前他们的关系是为迷惑咱们,那么他们的戏可太多了。一环扣一环,若真是如此,到什么也不用规划,纳兰家就已经完了。”

纳兰老家主看了二长老半天,最终略微点了点头,“老二说的有理,倒是我们杞人忧天了。”

在场的人都是一脸凝重,唯独三长老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向大长老,谁知道大长老给他一个白眼,又看向二长老,结果人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他也不是什么不知趣的人,不知道索性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纳兰老家主看着这些长老犹如一盘散沙一般,脑子就不是一般的大。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10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