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噗呲一声好深bl纯肉 男闺蜜从后面顶我

他这一笑,让温洛安顿时紧张起来,他悄悄地摸了摸背后的包袱。

之前在山脚营地见到爹的时候,他不敢让爹知道包袱里是他从家里偷出来的酒杯,所以便没敢将包袱放下,后来又听说夜幽宸半路上遇袭了,急着匆匆忙忙地赶来探望,所以这包袱便一直背在身上……

“怎么?温世子何时变得如此小气了?连个杯子都舍不得让人看看了?”夜幽宸继续笑,比方才的笑还要灿烂。

温洛安莫名地在那张笑脸跟前心虚起来,他咽了咽口水,干笑了两声:“跟你还有什么见外的?”

对上夜幽宸那双幽深的眼睛,他缓缓地放下了自己身后的包袱,然后解开,包袱里面只有一样东西,那便是那个装着琉璃盏的精致匣子。轻轻打开匣子上的暗扣,一对流光溢彩的透明酒杯暴露在二人面前。

“这是琉璃盏,我家的商队从很远的地方带回来的,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温洛安一点儿也不脸红地实话实说道。

看到那对琉璃盏,夜幽宸的脸上也难掩惊艳。

他伸手从匣子里拿出一只杯子,一边细细把玩,一边毫不吝啬地赞叹:“琉璃盏……果然是好东西……”

温洛安再次干笑:“能让你瞧上眼的东西,倒也不多……反正你跟苏大小姐也已经定亲了,等你们大婚的时候,我就送给你们一套这样的琉璃盏。”

夜幽宸把玩着琉璃盏的手指微微一顿,看了温洛安一眼之后,他又拿起了另外一只,继续细细把玩。

当看到第二只琉璃盏的杯口上面印着的一个浅浅的红色唇印的时候,他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捏着酒杯的三根手指的指尖微微犯起了白色。

温洛安顺着夜幽宸的目光看了过去,自然也看到了那个浅浅的红唇印记,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笑意也僵在了脸上。

“一套就不必了……”夜幽宸仿佛没有看到温洛安的僵笑一样,甚至还微微笑了笑:“温世子果然是大方,不过……”

他的右手拇指从杯口上那一丝淡淡的唇印上轻轻划过:“这琉璃盏一看就价值不菲,一套就太破费了,不如……就这一只吧。”

他的声音极轻,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威严,虽然是商量的话,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商量的语气。

暗地里思量了许久,温洛安从脸上强挤出一抹笑来,艰难地点了点头:“之前我煞费苦心给你列了许多礼单,你一样都没看上,没想到却对这琉璃盏情有独钟……既然你好不容易看上了,送你了便是。”

“那本王就……谢谢温世子了!”夜幽宸挑了挑眉梢,微微笑了笑,看到温洛安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他又说:“你与本王相交多年,想必也知道,本王看上的东西向来不多,但是却有一点,那便是……只要是我的东西,好也好,坏也罢,我最不喜的,便是别人的觊觎!”

温洛安眼神一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眼神清澈地对上了夜幽宸探究的眼,扬声笑道:“这是你打小就惯下的臭脾气,我能不知道吗!”

“我脾气不好,温世子便多担待些吧。”看着温洛安清澈的眼神许久,夜幽宸的眼神逐渐转暖,他对着门外叫了一声,将无名叫了进来。

无名一路小跑着进了大殿,见两人正相安无事地好好地坐在椅子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上前动作麻利地摆上了几样酒菜,这才退了出去。

夜幽宸对着温洛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温洛安也不客气,率先走到饭桌前坐下,然后在夜幽宸伸手过来倒酒之前拿起了酒壶:“你歇着,我来吧。”

夜幽宸笑了笑,也没有坚持。

分别给二人面前的酒杯斟满了美酒,温洛安才说:“两件事,第一件:你怀疑的没错,魏英杰确实有暗中对苏小姐动手的打算,只是碍于我在场,不好下手;第二件,关于静妃娘娘中毒一事,魏英杰跟我说了两个字……”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07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