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宝贝我好硬我想要你 岳腿缝之间

阴沉的天气,乌云密布,天似乎随时都要塌下来,风“呼呼”的吹,像是巨怪的嘶吼。路边的小摊贩收起了货品准备打道回府,唯有几个的街边摊老板不服气的撑起了花色的大伞;行人像逃难一样慌乱的向住处跑去,有的丢了鞋子,有的丢了帽子。

我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窗户蒙上了一层雾气,我在窗户上画了一颗爱心,便回正了身子,开始打量起这个旧式复古的公车,车内红棕色的油漆,哦,不,应该说是铁锈,年代久远已经看不出从前的颜色,有可能是绿色,也有可能是黄色。车上的人有的在座位上扭来扭去,伸着脖子张望着司机的方向,看似很焦急;有的则是不紧不慢的看着手中的报纸。而我身边坐着一个金发大波浪的外国姑娘,她含情脉脉的看着对面高中生打扮的男子,很是娇羞,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男子低着头玩着手机,时不时的抬起头望着女孩,露出了白色的牙齿,两颊不深不浅的酒窝很是迷人。

我就靠在这个锈迹斑斑的车坐上看着他们两个甜蜜的互动。突然我感到身边女孩的身体一滞,便重重的靠在了靠背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她空洞的双目瞪着破旧的车顶,双臂缓缓的垂了下来,额头上直径一厘米的血洞格外的扎眼。

刹那间,我又出现在了这个旧式复古的公车上,旁边依然坐着这个陷入爱河的金发大波浪,我看着她空洞的双目,垂下来的手臂,直径一厘米的血洞,三次,五次,十次!!无限的循环!她看着她爱人的眼神从爱恋到怨恨。这种循环要到什么时候!我站起身来,向司机方向走去。“帮帮我”突然有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我回过头去,对上了那双空洞的眼睛……

我猛地坐起了身子,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颈,呼吸有些困难,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了下来,我摸了摸手臂,那冰凉的触感,好真实 。突然,我感到身边有人,那人慢慢的靠近我,凑到了我耳边,我扭过头去,差点对上了那软糯的双唇。“小媳妇儿,你醒了”他笑着露出了一排好看的牙齿,我瞪了他一眼又钻回了被窝,刚闭上眼,就觉得身上一凉,耳边传来了让人浑身酥麻的声音:“任务接到了吧,我们出发吧,小媳妇儿。”说着“呲溜”一下就钻进了我的被窝,我翻了个白眼,一掌拍向他:“文墨,你给我下去,你这个死变态,猥琐男!”

文墨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两个月前,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每天两点一线,上学放学回家。意外和同桌摔进一个墓地,一双苍白冰冷的手递给我一张藏宝图,顺着地图找到了这个叫文墨的大宝贝,准确的来说,我得到的宝贝是一个小巧的红棕色的文昌笔,而文墨是住在文昌笔里的灵神,自称是灵界的梦境刑警,还说我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儿。感情现在我成了灵界给他下达任务的中间人了,出行任务还要我陪他去,不然就一直让我做恐怖的梦,吓到我答应他为止。天呐!谁来救救我啊!

我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背冲着他,许久我才吱了个声:“好啦,走吧走吧。”说完文墨的大爪子就摸上了我的腰,轻笑道:“我媳妇儿就是听话。”“你不许再叫我……”话还没说完,就感到眼前一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我又回到了那个旧式复古的公车上,旁边依旧是那金发大波浪的外国姑娘,而文墨则是站在我旁边直勾勾的看着我旁边的她,我轻哼一声,将手塞进了口袋,男人,果然都是花心大萝卜。

“你来了”金发大波浪突然开了口,我扭过头去,正好对上了她一双碧眼,如此美丽的女子,怎么会有人忍心杀害她。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车内气氛变得有些压抑,对面她的爱人依然低着头玩着手机,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她,只是这无限的循环让她有些疲惫,她不再向男子传达爱意,而是低着头把玩着衣服上的流苏。“谢谢你”她放下流苏,抬起了头。“没关系,我……”我刚想说没关系,我也是被逼的,可我一抬头便对上了文墨警告的眼神,硬是把话吞了下去:“没关系,我应该的。”

司机,在下一站停了车,文墨示意让我下车,我愣了愣,不查案了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他拽下了车。站在车牌的旁边,文墨习惯性的从他黑色皮质风衣口袋里掏出了烟和打火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吐出了一串串可爱的烟圈,他紧皱着双眉,弹了弹烟灰,烟灰顺着风不知道飘向了什么地方,“只有三次机会,现在浪费了一次机会,还有两次,你要珍惜……”他又吸了一口烟说道:“第二次,开始了,记得观察四周,我走了,我在这个梦境世界转一圈,加油哦,小媳妇儿。”说着,便消失在阴雨蒙蒙之中,我错愕的站在原地,他竟然抛下我就走了?

金发大波浪是在上午九点五十五分四十三秒被枪杀的。“你有没有看到是谁开的枪”我坐在她旁边死死地盯着对面,子弹正中额头,我知道,凶手一定就在对面。“是戴维,我男朋友”她的语气很轻,但双手却紧紧的握成了拳。我皱了皱眉,扭头看向她:“怎么会,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她轻哼一声:“我亲眼看到他无情的举起了手枪…呵,多么虚伪的爱情啊。”

窗外,阴雨绵绵,阴沉沉的天空,一点也不像上午的九点五十四分。我盯着她男朋友许久,突然,我看到他抬起头,皱起眉,就像是看到什么令人恐惧的生物一样,瞪大了双眼,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汗水顺着他额头流了下来,紧接着他抬起了左手,鬼使神差的左手上凭空出现了一把小巧的消音枪。我看到他的手一直在颤抖,表情已经扭曲到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九点五十五分四十一秒,他按下了扳机,我挡在金发大波浪面前,嘴里喊着不要啊,可是那子弹穿透了我的身体,直至射向了她的额头,我扭过头,再次对上了她空洞的双眼。

“你要相信你男朋友”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继续说道:“他不是有意为之的,我感觉得到。”最后一次机会,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只是在男子抬头的刹那,我感到眼前有道光一闪,只见文墨手中拿着个玻璃瓶状的容器向戴维眼前伸去,“嗖”的一下,一团黑色的浓雾吸了进去,文墨扭过神来,邀功似的冲我笑着:“就是这个东西。”

“恋爱中的女人都该死……”玻璃瓶中传来一阵令人发毛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铁铲摩擦地面一样,让人听了心里难受。我回头看了一眼金发大波浪。窗外乌云散去,阳光透着玻璃照射进来。“这个给你”她将耳朵上其中一个钻石耳坠摘下来递给我,“关键时候可以保命的,像我一样,可以重生的”

梦醒了,我一脚将身边躺着揩油的文墨踢了下去。恶狠狠的说道:“你早就知道的对不对!”文墨笑了笑,一脸谄媚的走向我:“小媳妇儿,不要生气嘛,我错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07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