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黑人的肉棒,我在厨房草后妈

眼前的男人自称太宰治,据说是武装侦探社成员,虽然桐生镜不知道是什么,但她还是很配合地表现出了一副“您真厉害”的表情。

然后太宰治的表情又呆了呆。

桐生镜推测自己的半张脸应该不适合做出这种高难度的社交表情,于是谨慎地恢复成面瘫的模样。

“啊哈哈,不好意思,其实小姐您真的很漂亮,我只是被您的美貌所倾倒罢了。”太宰治身材修长,做出一副歉意的姿态也是极为风度翩翩。

但桐生镜现在既然做出了决定,就不再想和无关人士纠缠,她还挺担心伊斯特小可爱的安全情况呢。

于是,她客气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做,请让一下。”

因为身高差异的缘故,桐生镜注意到男人手上拿着的书本,以及他手臂上紧紧缠绕着的绷带。

“完全自杀手册?”桐生镜下意识地念了出来。

“美丽的小姐,您也是这本书的书粉?”太宰治似乎十分惊讶,一副遇到同好般激动得快要跳起来。

“我最近在研究一种十分漂亮的死法,但缺一位殉情的美人,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呢?”嗓音是极其富有诱惑力的,但说出来的话,怎么这么容易让人怀疑他的智商呢?

“不好意思,我们不约。”桐生镜的单身狗护罩骤然亮起,看来态度十分坚决。

“啊……太可惜了。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深入讨论一下感情,小姐请问您的芳名是?家住何处?”太宰治笑眯眯地继续问道。

“……”桐生镜觉得有一点点头疼。

“桐生镜。”

就在她打算借声东击西法溜去伊斯特身边时,太宰身边忽地笼罩下了一片阴影。

男人将长发拢起梳成小马尾,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肩背挺直,身材高大,周身一股凛然正气。

然而他此时此刻将眉毛紧紧拧起,一把揪住太宰的风衣领子,怒道:“太宰!你又在这里偷懒!”

“哎呀哎呀。国木田,我没有偷懒啦。这是工作需要。”

“工作需要,你在这泡妞?”国木田一副“你别说鬼话,大家都懂的”的表情。然后,他看了一眼桐生镜的脸,怒容有一丝破裂,但以绅士风度著称的他保持住了面上的镇定,道:“这位小姐,很抱歉打扰到您了。”

说着,他似乎还嫌歉意不够诚恳一般,继续道:“如果您觉得必要的话,我可以将他打一顿的。”他顿了顿,注意到桐生镜似乎是在警.局前停留,便问:“您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不不,问题不大。你们忙工作吧。”桐生镜从没听过这个侦探社,以防万一,她还是在这里多观察一阵子后,再下决定吧。

此时,距离她离开伊斯特的身边,只过了一个小时。

当她回到公园的时候,发现伊斯特脸上似乎都是汗,小脸通红着,一边擦汗,一边吃着刚买的小甜筒。

“姐姐!”伊斯特一注意到她的身影,就像只黏人的小白兔,一下子蹦离了长椅,讨好道:“姐姐,尝一尝,这是我刚买的甜筒,冰冰的,很好吃。”

原来,刚刚偷偷离开是为了去买雪糕嘛。桐生镜揪了揪她的小脸蛋,警告道:“这次算你好运,下次出事了,你可要我怎么办呢?”

伊斯特一见桐生镜凶巴巴的模样,便红着眼眶,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道:“呜,姐姐,爸爸不要我了,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这……唉。”桐生镜无话可说,只好使劲地揉了揉伊斯特的发顶。触感还是良好的,算了,原谅这小妮子好了。

“嘻嘻。”伊斯特紧紧地牵着她的手,满足地甜笑着。

桐生镜觉得小女孩的家不安全,但她又没有权利去改装别人家门的锁,唯今之计便是赶紧找到一个能够落脚的地方。但在此之前,她的钱包并不足以支付租金,就连一个月都不行。

“贫穷真的好惨啊。”桐生镜深刻地厌恶这种滋味,但没办法,她又必须要面对。

夜晚时分,她将伊斯特委托给了楼下的一对老夫妇。据她试探,他们是比较喜欢小孩的,而且知道她的遭遇后,都怜爱得很,劝她放心地去找工作。

就是伊斯特说服起来有点难。这小女孩也没见她几次,但见了以后黏得不得了,老夫妇戏称小女孩是不是对姐姐一见钟情了。

而伊斯特似乎还有点脸红。

“真可爱。”桐生镜拍了拍她的脑袋。

+

为了避免将人吓到,她梳了极长的侧刘海遮住了半张脸的上侧,戴着口罩,还用为数不多的钱给自己配了一副眼镜。

……作为一个高中生,近视不是很正常的吗?而且她要考年级第一,看书的量多起来,也自然会有轻微近视的。

为了避免被雇主坑到,她还是决定还自己一个清晰的视野。

镜中的少女看起来特别阴沉,一副眼镜架在脸上,稍微弱化了脸上的红痕。

这就是所谓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吧。就算桐生镜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好,一次海难遭了这么大的罪,心里也很是不平衡。

等赚到钱,再去医院里看看好了。

可惜服务业对外貌还是有点要求,桐生镜将脸露出来的一瞬间,老板们就已经嫌弃地示意她该找下一家了。

这对她来说可真的太打击,消沉得只能坐在公园边上看星星。

旁边似乎也坐着个一样落魄的青年。

两人对上视线的同时,“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般的声音响在了彼此的脑海里。

“你……你也找不到工作啊?”桐生镜确定自己的脸已经被包得严严实实的,便主动搭话道。

青年穿着深蓝色运动服,身上似乎还有些淡淡的汗臭味,脸长得挺好的,而且蓝眸里满是对未来憧憬的活力。

“是啊。小姐,你也是吗?”

桐生镜想了想,在一旁的自动售卖机里摇下了两瓶水,递给了青年:“那,我请你喝杯水吧?好歹我现在身上还有点钱。”

两人一见如故,交流起了雇主的刁难。

“……所以说,为什么他们要那么挑剔呢?别看我现在还有些生病,但只要再养几天,绝对是一个顶两个的状态。”

“唉,我的助手也特别不听话,天天给我惹麻烦。”

“欸!原来您还有助手吗?那还不差啊?”

“哪里哪里,小姐您不也还有钱吗?比我现在吃喝都没着落的样子好多了吧。”

“不不不,您过得比较滋润。”

“还是小姐你更好。”

“……”

“……”

“所以我们两个人其实还是有可取之处的。那现在趁着路灯还亮着,路上还有巡警,我再去试着找一下工作吧。”桐生镜整理了一下裙摆,向青年告别道。

“嗯。路上小心。”青年挥挥手。

“啊,对了,我叫桐生镜!”少女在路灯下,裙摆轻旋的身姿如同落在花瓣上的蝴蝶,给青年留在了难以忘却的回忆。

“我叫夜斗,很高兴认识你!”青年轻笑,将瓶中矿泉水喝完,伸着懒腰站了起来。

夜斗将温顺的笑容敛起,修长的指节轻轻扣在椅背上。

“这座城市的神明,为什么背负着这么沉重的诅咒?神使不在身边,连个称心的武器都没有。不过,嘛,她还是蛮乐观的,别家的事,我还是别插手比较好了。”

最后,像是不放心般,他还是朝着几乎消失的少女背影大喊道:“如果有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来找我的!”

黑发白裙的身影顿了顿,然后朝他努力地挥了挥手,似乎很高兴他的承诺。

夜斗才觉得安心一点。希望她的路能走得好一点吧。

+

“你说,那两个小子死了?”中也难以置信地听着手下的汇报。

手下翻看着手里的报告,一本正经道:“是的,中也先生。那天我们按照您的命令正打算去押送两位去审讯,但在路上,司机突然方向盘打滑,而绑着两位的绳子忽然松开,他们想趁乱逃跑,结果就在下车的时候,正巧被一辆刹车失灵的摩托车给撞到了。”

那人默了默。

“场面非常血腥。您要看吗?”

“不用。我又不是什么恶趣味的。而且现场检查这些,你们这些专业人员比我要专业得多,我也没什么信不过的。只是,为什么你在汇报的过程中,为什么会用这么多难以预料一类的词汇?”

“嗯……因为事实确实如此,事后咨询和现场模拟都证明,只有这一种可能。”

“……”中也交叉手指,这问题还真的有些严重。也是极其偶然,才找到了这两个购买者,却还没问到线索就“偶然”死亡了,找不到供货者,财路很可能就此被切断的。

这么被事务在心头压着,中也回过神时,已经发现自己不知为何跑到了那家姐妹附近的高楼处待着,身体还特别配合地找了个合适的角度。

虽然只能看到门口,但中也觉得思绪还是平静了不少。

然而,才待了没多久,中也就觉得有些焦躁了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0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