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女朋友一天要做好多次_老趴夜夜夜春宵伴矫媳

........林子铭急匆匆来到沁心阁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景象。s叶惜筠坐在地上,双眼空洞无神,身影单薄如纸,仿佛微风一吹,就会飘得无影无踪。林子铭心疼不已,走过去将她揽进怀里,轻拍着叶惜筠的后背,柔声哄道:“筠儿别这样,还有铭哥哥呢!铭哥哥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叶惜筠双眼慢慢聚集焦距,抬头看着林子铭,

“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哇啊,哇啊,

骗人的,你们都是骗人的,爹娘才不会不要我呢!铭哥哥,他们都是骗人的,对不对?”她紧紧抓着林子铭的前襟,如同溺水的人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林子铭闭上眼睛,掩去眼中的情绪。悲痛地说:“筠儿,师父师娘已经去了。”“不,不会的,不会的。”叶惜筠喃喃地说,似在说服林子铭又似在说服自己。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意识开始涣散,渐渐看不清周围的景物,晕了过去。林子铭大惊失色,赶紧抱着叶惜筠走进里室,对周围的丫鬟怒吼:“都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大夫。”一个丫鬟连忙跑了出去。

苏骐一进凌阳城,就听闻叶府少爷林子铭谋害叶府二老之事,忙马不停蹄赶往叶府。苏骐背着大药箱刚下马走进叶府就与去请大夫的丫鬟撞了个正着,丫鬟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啊!苏先生是你!”丫鬟惊呼出声,又连忙扯着苏骐的袖子掉头匆匆走进内院,苏骐已是知命之年,花白的胡子和肩上的药箱随着他的动作摇摆,看起来真是滑稽。他不满地对丫鬟说:“慢点,慢点,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被你折腾散架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慢不得。”丫鬟边说,边拉着苏骐走向沁心阁,指着叶惜筠的闺房,说:“我家小姐还等着您呢!”苏骐瞪了丫鬟一眼,埋怨道:“你怎不早说啊!”甩了甩衣袖,小跑进了房间。苏骐进了房间,随手将门关上,绕过屏风,进了内室。

内室里,林子铭坐在床沿,听见声响,回头见来人是苏骐也是惊喜万分。他连忙起身,拱手道:“苏伯,您回来了,小筠她……”苏骐却不理会他,径直走向卧床。林子铭讨了个没趣,也不恼,站在一旁不打扰苏骐为叶惜筠诊治。苏骐细细观看叶惜筠的气色,又为她诊脉。片刻之后,苏骐从药箱里拿出白色瓷瓶,倒出一颗朱红色的丹药,喂给叶惜筠,之后走出内室。林子铭看了看床上的人儿,也走了出去。苏骐坐在桌前,将纸铺在桌上,用笔快速写着药方。见林子铭走出来,停下笔,冷声开口:“这是药方,小筠需静养,莫要再让她难过了。”林子铭点头,开口:“苏伯,您且在这儿歇息一会,待我吩咐下人设宴为您接风洗尘。”“不必了,叶弟之死你我心知肚明,我也不在这多留了。你好自为之。”苏骐不咸不淡地开口。“苏伯的话,子铭不懂。不过,您既然不愿留下的话,那请自便。”林子铭淡淡地说。苏骐冷哼一声,打开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开。林子铭关上房门,走到桌前,拿起药方,下面的纸上有着一行小字,林子铭粗略看了看,就将其毁掉。........

林子铭感激不尽,说:“依我之见,如今当务之急应该先除叶府耳目。”“不知贤侄有何妙计?”苏骐首先开口。“我欲将府中所有奴仆全部遣散,换为冷煞殿的弟子。”“这到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不过,如此大的动静怕是会引人怀疑。”叶临细心地发现了问题所在。“不会,今夜沈贼派人用**法套我的话,我放出了假消息,再加上我还要让叶府老爷的心腹去守陵,让他的儿子做新总管。他们只会认为我谋夺家产,做贼心虚。”林子铭自信地说。“我……我不行的。”被点到名的叶洵连忙摆手示意自己无法胜任。叶临也觉得不妥,附和道:“是啊!臭小子太毛躁了,怕是担不起这个重任!”“叶叔太谦虚了,叶大哥有勇有谋,我会让随风在旁协助,您就放心吧!”“那我呢”林子铭话音刚落,苏骐就迫不及待地问。

林子铭轻笑一声,道:”我与师父商议过,欲除沈贼,需毁其根基。沈贼治军残暴,其麾下早已人心惶惶。不过,他有一双儿女,沈安阳骁勇善战;沈依依对于商业之事十分精通。这两年,我已在潼城有了事业,尚能与沈依依平分秋色。子铭知道苏伯叶叔也精通商业,希望尔等能赴潼城助我一臂之力。”两人欣然答应。众人围在一起又商讨了一些事情,直至寅时他们才各自分道扬镳。

天才蒙蒙亮,城东忽然锣鼓震天,一行人头戴素巾浩浩荡荡地从叶府出来,一路上锣鼓不断,哭声不断。引得众人纷纷打开窗缝偷看。

翌日,叶府又有事发生了。叶府奴仆全都被遣返,上至管家,下至粗使丫鬟,无一例外。

叶府,林子铭坐在大厅主位,随风在一旁向他报备:“少爷,新人都已经安排好了。小姐那边的您是否亲自安排?”林子铭点了点头。随风拍了拍手,一群人鱼贯而入,她们年纪虽轻,下盘却极稳。一看便知道都有武功底子,只是有高低之分罢了。她们一共站成十二排,前面的是丫鬟婆子,后面的是家丁护卫。站在最前面的四个是年纪十七八的妙龄女子,林子铭一眼就相中了站在中间的素衣少女。她长相并不出众,嘴角却始终带着浅笑,不卑不亢,落落大方。“你叫什么名字?”林子铭问。“奴婢冯婉。”冯婉欠身答道。“你擅长什么”“毒!”冯婉言简意赅。“嗯,去沁心阁当管事吧!”冯婉眼中惊讶一闪而过,随即道谢告退。之后,林子铭又选了两个年纪与叶惜筠相近,稍显活泼机灵的少女做叶惜筠的贴身丫鬟;四个婆子,六个武功不错的家丁。

将近酉时,叶惜筠才昏昏沉沉醒来。睡了一天一夜,叶惜筠只觉头脑发胀,难受得紧。好不容易坐起身来,想大声叫人却发觉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发不出声音。幸好,这个时候,晓月按例进来为她擦身。看到叶惜筠醒来,惊喜地叫道:“小姐,您醒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600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