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暑假和妈妈旅游住酒店_老师叫我去洗澡

电光火石之间,阮伽罗本能地往旁边一闪,立刻就有透明的液体浇上了她原本在的位置,一股刺鼻的味道腾起,阮伽罗心惊肉跳:是汽油!

她立刻往档案架的缝隙中跑去,那黑影紧追不舍,手中的塑料桶撞在铁架上,发出咣咣的声音,他一路堵截阮伽罗,一边往四周泼洒汽油,档案室昏暗逼仄,阮伽罗身上不免也沾染了一些。

那人猛地把汽油桶扔掉,从怀里拿出一个打火机,咔嚓一声,大火瞬间席卷了档案室!

“救命!救命啊!”火势凶猛,阮伽罗喊了几声就猛烈地咳嗽起来,那黑影仿佛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依然向她扑来。

阮伽罗拼尽最后的力气,撞倒一个档案架,铁质的架子倒在那人身上,延缓了他的动作。档案室里已是浓烟滚滚,阮伽罗根本找不到出口在哪。

真的是……太大意了!她在调查那些人,焉知那些人不是早就注意到她了呢!

她的头发和裙边都烧焦卷起,但比灼热的温度更可怕的,是氧气的急速消耗,她已经无法呼吸,她跪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她觉得自己在一个很软和的地方,有人给她喂水,她迷迷糊糊和了几口,那人低声笑了起来,他问:“……你还记得我吗……”

阮伽罗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她什么也思考不了,双腿私密之处,内裤被褪了下去,肥厚的大阴唇被分开,多了一样又热又滑的东西,不停地撩拨她敏感的肉豆,她想并拢腿,却被牢牢按住了,只能发出难耐的呻吟:“嗯……”

“你的水还是这么多……”那样东西摩擦着她充血涨大的阴蒂,快感不断堆积,却仍然不够,她忍不住大张双腿,好痒……里面好痒……好想有什么又粗又硬的东西捅进来……好好给她止痒……

那人轻轻笑了:“好宝贝……别急……”

很快有一样滑滑的东西在她的花穴处滑动,逗弄着那红色的肉缝,带起黏腻的银丝,那小口看每次都差一点就能吃到心心念念的大龟头,不禁越发饥渴起来,阮伽罗也忍不住前后摆动腰肢,追逐着那逗弄她的坏东西。

很快,甬道处插进了一个又热又大的东西,慢慢开拓着肉穴,那人调笑道:“好多年了……还是这么紧……真会吸……”阮伽罗感觉到自己的两条大腿被举起来,下身几乎腾空,一双热热的大手托着自己白嫩挺翘的屁股,那根东西突然猛地一插,凶猛地直捣她娇嫩的花心。

“嗯……好大……”阮伽罗发出娇媚的呻吟,肉壁像一百张小嘴,不停地吸舔着那根火热的阳具,那人一拍她的屁股:“妈的,本能反应都这么骚……”再不怜惜她,大操大干起来,那硕大的龟头次次戳到她的敏感点,引得阮伽罗情动不已,她恢复了一丝意识,感觉到自己在被一个陌生人迷奸,心中恐慌起来,全身却软绵绵的,动弹不得,她迷迷糊糊地挣扎:“不……不要……”

那人一边抽插,一边调戏她:“不要什么,不要吃大鸡巴了?但你这小逼可吸得好紧啊……”

阮伽罗一边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一边感到被羞辱的痛苦,她的腿挂不住那人的肩,几次滑下又被捉住,那人干脆将她的两条长腿折到胸前,从上往下狠干她,让大屌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阮伽罗舒爽得下意识地蜷缩起脚趾,尖叫一声,达到了高潮,两人交合处一下子喷出的大股大股的水,浸湿了男人黑黢黢的阴毛。

“妈的……这就被干飞了……真是敏感……呵呵……”那人的鸡巴却依旧坚挺,阮伽罗还没有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立刻又被捅到那一点反复摩擦。

“啊……不……受不了了……”她的眼角流出生理性的泪水,发出细细的呻吟,却更激起身上男人的施虐欲,男人搓揉着她又白又翘的屁股,疯狂地往里捅,阮伽罗根本无力抗拒,任凭这个她连样貌都看不见的男人肆意玩弄她的肉体,几乎将她当成性玩具一般随意操干,心底的耻辱和无助感越发强烈,不一会又高潮了一次。

她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几次,最后又陷入黑暗,等她醒来,却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自己车的后座,衣着也完整,只有烧焦的裙边提醒她那一场大火并不梦。

她试图起身,却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她感到阴道里不停有东西往外流,把内裤都浸湿了,肉穴最深处,有什么东西涨涨的。

她掀开裙子,大腿上是两块刺眼的青紫,是被人用力抓住留下的痕迹,她勉强脱下内裤,一条粉色的硅胶绳子从她的阴道里伸出来,一头还挂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

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95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