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爸爸叔叔同时上我 小妖精好多水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哪。”默奇看着沐泽川干笑着举起左手挥了挥,突然发现不对,将左手放下来用右手遮住,可是已经晚了。

“哦?你手怎么了?”沐泽川看着默奇戒备的样子拿出了放在身后书包下的左手到:“因为那天晚上的事吗?我以为你是‘侍主’要是做了什么鲁莽的事我向你道歉。”

默奇愣了下,然后一笑:“在医院扯平了,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侍主’。还有,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在这?”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这案子现在归我管,你懂了吧?其他的……就当做没听到吧。”沐泽川犹豫了一下有些不确定要不要给他说‘侍主’的事。

“诸夭学院?”默奇看着沐泽川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你……难道你是猎人?”沐泽川瞬间警觉起来,不过并没有什么动作看着他思索到:“不对……没可能的。你是怎么知道诸夭学院的?”

似乎想到什么,沐泽川将右手贴在书包后戒备起来。

“你……就是‘哑侍’吧!”

默奇一脸懵逼的看着他问道:“‘哑侍’?是……”默奇还没问完一阵劲风袭来,危机感传来,默奇下意识抬起了左手。

“也对,‘哑侍’不可能知道他自己是谁,只是保护‘侍主’,而它有很强的恢复能力!”默奇看着默奇的左手笑了,默奇左手的绷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纤细的完好的手拿着之前绑的那块木板,木板上插着一把小刀深深的镶入木板内。

默奇将木板微微放下,冰凉的看着沐泽川。而后者随后的一个回旋踢从默奇右面切入,劲风直接呼过,带着十足的力道,直指默奇脑门。

默奇左手直接将木板往前下方一丢,右臂一挡,不过已经晚了。默奇像陀螺样的转了两圈,险些没站稳。却只见沐泽川躺在地上捂着下体翻来覆去的疼的嗷嗷叫。

“你是武当派的吗?”默奇冷笑到,眼神冰冷的慢慢逼近沐泽川。

“靠,妈的下手比老子还狠。”沐泽川只觉得下体传来剧痛,他现在才发现他还夹着个木板,而上面还有刀,刀锋离他的命根有点近,连忙拿出来放一边。

“喂!流血的不是你吧!”默奇看着自己腰上插的匕首,血瞬间染红了校服。

“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你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好吧,就像你的手臂一样。‘哑侍’啊就是这样,恢复力极强而且能力也诡异,因为每过一段时间会忘记发生的东西,只会记得‘侍主’之前的事,连自己是‘哑侍’都不知道,所以才会称为哑侍啊。”沐泽川爬起来戒备的望着默奇。

“你这是在骂我是猪吗?”默奇拔出腰上的匕首,就像拔出一把未出鞘的剑一样,丝毫不拖泥带水。

“你们也就只会在死之前才能明白吧,确实和猪没啥两样。”沐泽川坐在地上看着默奇。

“我不是说了嘛,在医院的时候我们已经扯平了。”默奇顺着刀背看像坐在地上的沐泽川缓缓的说到,“你这样,死缠烂打要到什么时候?”

“鸣中出现侍种的事情调查清楚为止。”

“我看你对夏灵和辛蓝也很感兴趣呐。话说,你不觉得大白天的这里多安静的。”

树上的知了焦躁着躁动不安,路上的杨树却在烈日下默不作声。落叶也固定在地上,阳光里藏着影子,有的荫凉,有的阴寒。

“你不会不知道他们的不同吧。”

“这就是他来这里的原因。”默奇放下刀,捂住腰上的伤口。

“他?”

“他只是喜欢安静,安静点。太嘈杂的地方他不喜欢,就是这样。这样来到这里,但是有人打扰了这的安静。”

“这就是杀人的理由?”

“我们不希望被打扰,因为凡事太吵闹!”带血的刀立在沐泽川之前坐立的地方,默奇面前迎面而来一块木板。

砰!

默奇直接被砸倒在地,沐泽川顺势扑了上去。

“怎么不躲?”沐泽川按着默奇好奇的问。

“你他妈遇见个人拿着刀子各种玩,还被桶了一刀,痛都痛的要死了好吗!妈的最关键这个人还不要钱,就在那跟你胡扯些什么侍主。这他妈就是个中二的神经病!妈的,警察怎么放你出来的?”

沐泽川突然被骂的不知所措,他将默奇翻过来,一看腰间还在淌血。“不对啊,那你手怎么好那么快?”

“不夸张点你以为出校门随便出啊?”

“那你怎么知道诸夭学院?”

“你他妈一天都背着这个书包到处晃,鬼知道里面装的啥。上次在操场乘着天黑摸出个诸夭学院的徽章来,我怎么知道诸夭学院是什么鬼。”

“那你刚刚说的那些莫名奇妙的话是什么?”

“就......就允许你中二了?谁规定的?你他妈能不能送我去医院啊先?”

沐泽川背起默奇就开始跑。

“你他妈不会公主抱吗?都什么年代了还跑腿啊?这样颠的老子很痛啊。”

“你又不是公主,忍着。”

“谁说不是公主就不能抱了?”默奇开始在沐泽川背上乱动起来。

“别乱动,快出去了,出去就可以打车了。看来你伤的也不是那么......”

嘭!

沐泽川突然感觉一股怪力传来,往前摔去,带着背上的默奇。

搞错了吗?

看着离着越来越近的地面。

是我推测错了吗?

背上的重量正在消失。

连累了默奇了呐,这样摔出去,还有那样的伤,应该不让他卷进来的。或者说,他自己不小心撞进来了?

听到头碰地的声音。

只觉得这样脑袋在震荡中,突然出现的空白要清晰的多了呢。

身体与地面的摩擦的痛感还没有传输给大脑。

猎人吗?他们不是应该快解散了吗?

痛感还没到,但是视线已经随着大脑的震荡声抹黑了。

好安静。对啊,好安静。‘我们不希望被打扰,因为凡事太吵闹!’这句话是谁说的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93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