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妹夫的大棒棒-中年丰满徐娘熟大姐

来之前,皇上就吩咐她,要无所不用其极的碾压对手。

然而,她心目中,最大的对手,或者,准确的说,仇人,就是南梁。

她理解的无所不用其极,便是用最小的力气,讹诈南梁最多的钱。

然后用南梁的钱,充裕我军装备,攻打南梁,再告诉南梁人民,军费是南梁燕王资助的。

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京都那边动静开始之前,咱们慢慢玩!

南梁燕王盯着苏清,铁青的脸上,写满了不愿意,然后,不得不愿意。

这种狰狞,持续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燕王眼底神色一松,转而一派坦然。

“是我们做错了事,理应接受,拿笔墨纸砚来。”

大笔一挥,刷刷落下,亲笔信的末尾,落款姓名,一个随从递上一枚印章,燕王接过来,盖上。

福星怀里,鸭鸭一双眼睛,盯着那个随从,看着他将印章小心翼翼重新收好。

福星拍了拍鸭鸭的翅膀,旋即,将鸭鸭放了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苏清,燕王和慕容雪身上,谁会主意一只鸡去干嘛了。

接了五十万两欠条的亲笔信,苏清将信上下一瞧,连同燕王的玉佩,一起交给刑部尚书。

“这里的比赛,我能应付的了,劳烦尚书大人代我跑一个腿,将银票取出来,送到我家。”

刑部尚书一脸恭顺接了银票,“臣一定办到。”

说完,刑部尚书转头就走了。

众人……

大夏朝的人,是不是太奇怪了点。

从头到尾,除了福星和云霞,没有一个官员关心过苏清的肚子和她本人。

是苏清人缘太差还是什么……

众人难解的看着苏清。

苏清扯嘴一个苦笑,抬手一拨额前碎发,纨绔不羁的叹一口气,“没办法,人设不太讨喜。”

说完,转头走了!

众人……

走了……走了?……走了!

就这么,走了?!

被人下毒,生出的孩子都有可能是个怪物,她就这么走了?

无数道匪夷所思的目光,落在苏清的背上,苏清顶着头顶的阳光,大步流星向前。

背对着一众人,抬手挥了挥。

“放心好了,我是大夏朝大佛寺方丈亲自开光的祥瑞,自有佛祖庇佑,我的孩子,不会有事的,健健康康!”

这话落下,众人……

心头忍不住人人升起一缕奇怪的期待。

十月怀胎,苏清到底能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若当真不是畸形怪胎,那苏清是祥瑞的名号,岂不是再次被落实?

她当真是个祥瑞?

这一瞬,大家似乎都忘了,参赛之前,他们彼此达成约定,要杀了苏清的。

别人忘了,南梁燕王没有忘。

不论是苏清提起的江心月三个字,还是中毒闹出的彼岸果,这全部都与前废太子有关系。

当初陷害废太子,他用的,就是彼岸果。

现在,这么巧,就又闹出彼岸果来。

绝对不可能是个巧合!

偏偏慕容雪……

想到这里,燕王恨不能将慕容雪生吞活剥了来消气。

五十万两虽然是个大数目,可到底不算什么,重要的,是颜面!

狠狠瞪了慕容雪一眼,燕王不客气的道:“还不滚回去养伤!”

慕容雪眼底带着畏惧,看了燕王一眼,爬起身离开。

燕王回头看向各国的几个参赛领队,“各位莫要忘了,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南梁的笑话再好看,也不及达成目标来的好看!”

说罢,南梁燕王一甩衣袖,离开。

全然忘记,南梁参赛队的队员,还正在林子里找夜明珠呢。

为了增加比赛的难度,组委会将夜明珠藏得的位置,都充满危险。

而之前的参赛队,已经在林子里把所有能力范围内能找到的夜明珠,全都找回来了。

余下的……

都是本次大赛第一轮,最为难找的珠子。

可为了争取进入第二轮,他们又不得不冒险。

反观大夏朝的队员,这个时候,正在烤野味儿吃。

就凭那只鸡给他们找回了一颗珠子!

真是!

人比人,气死人!

其他参赛国的队员,看着大夏朝的队员有说有笑的正在吃烤野味,有实在压不住心头疑惑(好奇)的,就凑了过去。

“你们王妃被人投毒,你们还吃的下去啊?”

大夏的队员齐刷刷看着问出问题的人,齐刷刷的点头,“嗯。”

那人……

“你们就不为你们的王妃担心?”

大夏朝的队员,齐刷刷的摇头,“不呢!”

那人……

呢个屁!

第一轮比赛,因着南梁参赛队还未归来,大家便都各自休憩。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大夏朝这边。

议论着,疑惑着,观看着……

苏清躺在吊床上,翘着二郎腿,盘算着军费。

皇上从西秦那边,打劫了一笔,算上她现在送去的这笔,应该就不少了。

但是为了将士们能打的安心,她必须还要给家属们再弄点钱。

还有,这次大战,皇上的野心那么大,战线必定拉的长。

不光给平阳军,叱云军还有其他大军的军费,她也得能者多捞啊!

这真是个费脑子的活。

云霞倚靠在树上,看着苏清,眼底还泛着担忧,“你这毒,真的没事?那个彼岸果,听着很可怕啊!”

苏清就笑道:“放心吧,没事,彼岸果可怕,我这个,是丝蔓草,不可怕。”

云霞就笑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苏清到底怎么做到的,说实在的,她兴趣不大,云霞最感兴趣的,是慕容雪的突然背锅。

我滴天!

这么大一口锅呢,她居然就背了!

当时南梁燕王看慕容雪的目光,恨不得把她直接用目光搅碎了。

太可怕了。

“你怎么知道,慕容雪一定会认罪啊?”

苏清就笑道:“我参赛之前,九殿下为了怕我吃亏,专门调查了其他各参赛国,慕容雪,有个师兄,在南梁为官。”

云霞眼底,迸出八卦的火热亮光。

“她和她那师兄有一腿?”

苏清……

无力的一番白眼,“你一个没出阁的嫡公主,这么说话,真的好吗?”

云霞就一摆手,迷妹一般看着苏清,“人生在世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啊!”

知识点,现学现用。

苏清……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93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