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厨房客厅征服美妇-被黑人40厘米巨炮干

黄星辰犀利的眸光瞪着欧亚辰,这死变态就不能让别人安生一点吗,若是她无时无刻不在盯着他看,他肯定也受不了的,毕竟谁也不喜欢被别人一直盯着看——难受!

“女人,别老是瞪我,你的眼睛已经够大了,再瞪,就变得更大了,小心眼珠子掉出来。”欧亚辰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黄星辰眼皮一眨,轻启薄唇,反唇相击,“变态,你老是喜欢眯着眼,小心眼睛到最后变成一条曲线!”

“呵呵呵,女人,你真幽默!”欧亚辰开怀大笑,白皙的手横放在沙发上,两条修长有力的腿叠交在一起,尽显一派慵懒。

海面依旧波涛汹涌,海鸥时不时飞过,黄星辰幽深犀利的目光再次转移到海面上。

欧亚辰没有再开口,坐在一旁静静的欣赏这副美人图。无论何种海景,他看得太多了,相对于看海景,他还是喜欢看眼前这喜怒哀乐掩藏着的女人,他喜欢看她被他气得捉狂气鼓鼓的样子。

“女人,明天跟我去一趟上海。”看着她姣好的侧脸,欧亚辰温厚的说道。

回上海?黄星辰转回视线看着一脸温文尔雅的欧亚辰,这男人骨子里是恶劣的,温文尔雅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不适合!

“有意见?”欧亚辰见黄星辰一脸研究的表情看着他,收回自己搭在沙发上的手,叠放在刚劲有力的大腿上,一脸温和的看着黄星辰。

意见?她当然没有了,能离开这地方,她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只是没有想到能离开这儿那么快!她还以为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离开呢。

“女人,别高兴太早,我只是让你陪我去趟上海。”这女人那一脸得瑟的表情,还以为自己放了她。

黄星辰瞟了一眼欧亚辰,低下眼眸,看着地上纯手工做的羊毛毯,欧亚辰看不到她眼中透出的想法。

只要能离开这鬼地方,她一定有机会逃离这魔鬼的身旁!即使他的能力再强大,她藏起来,他也会找不到她的。

“听见没有?”欧亚辰见黄星辰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他音量提高一倍。

黄星辰白了一眼欧亚辰,这男人太没有耐性了,她不就是没有出声嘛,说话的音量需要那么大声吗?她又不是聋子!

起身,转身离开,黄星辰踏着沉稳有力度的脚步走出这偌大的客厅,独留欧亚辰。

欧亚辰看着离开的清瘦背影,不禁开口说道:“真是倔强的女人!”随后便朝着黄星辰问道:“你要去哪?”

“找个清净的地方。”潜在意思就是你太吵了、太罗嗦了。

欧亚辰哑言失笑,这女人难不成嫌他话太多了、太吵了,哼,能和她讲话,她就应该感激涕零,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态度呀,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更严重的是还嫌弃他吵,真是的。

胡家

胡雅希神情略有点尴尬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周日林。

相对于胡雅希不自然的表情,周日林倒是显得从容沉稳。

干巴巴的面对面坐着,没有话题可聊,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点让胡雅希感到越来越不自然、急促。

周日林不想说话,是因为他在评估眼前这女孩,觉得差不多了,就悠悠的开口说道:“第一次登门拜访,我很让胡小姐感到不自在?”

“哦,没有没有。”胡雅希马上否定道,承认一个男人给自己带来压力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关尊严问题,绝不能承认!

“没有就好。”看着眼前这逞强的女孩子,周日林笑呵呵的说道,作为一个绅士,他没有点破。

胡雅希现在多么希望自己的父亲来,这样她就不用来招呼眼前这男人了。

只怕胡雅希的希望落空了,胡天雄就是有意留着自己的女儿和周日林单独在一起,每曰其名:培养感情!周日林是他看中的最佳女婿人选。

“能邀请胡小姐出去玩吗?”周日林诚挚的邀请道。

见别人一脸热情的邀请自己,胡雅希不想去但又不好开口拒绝,十指搅在一起,显示她的急促不安,红艳的小嘴动动,但是最终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也没有答应。

周日林看出了她的意思,笑呵呵的打破尴尬的沉静,爽朗的说道:“第一次登门拜访,就向胡小姐提出这样冒昧的邀请,很抱歉。”

胡雅希听见周日林这样说,她不自然的说道:“没事。”接下来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现自己又陷入尴尬的地步,唉,自己平时伶牙俐齿都跑到哪儿了,今天真是完全超出状况,胡雅希有点丧气的想着。

“生意上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有机会再来拜访。”周日林绅士的说道。

听到周日林说要走,胡雅希马上来劲,语气略激动的说道:“生意上的事情重要,周先生不要耽误了工作。”

周日林看着前后仿若判若两人的胡雅希,他笑而不语,这女孩子明显抗拒着他,但是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算这一次,他和她只是见过两次。

胡雅希看着他仿若洞悉一切的笑容,神情微肿,头微低下来,额头上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神。

“胡小姐不用叫我周先生,这样显得太生疏了,大家都叫我日林,胡小姐也这样叫我,可以吗?”他征求她的意见,如果她执意要叫他为周先生,那他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他更希望她能叫他的名字。

胡雅希点点头,不就是叫一个名字嘛,有什么困难的。

见胡雅希答应了,周日林的心里感到很愉悦,脸上露出更加温厚的笑容,“那我也以后叫你为雅希,可以吗?”

别人都这样问,她能说不行吗?若是这样的话,就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了。

“可以。”胡雅希柔柔的说道,这男人,她着实对他没有好感,别问她为什么,就是凭感觉。

“那我先走了,你不用送。”周日林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语气温厚的说道:“顺便替我告诉一声伯父,我有事情先走了。”

胡雅希微扯着嘴,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恩,我会的。”

坐在沙发上的胡雅希见周日林走了之后,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肚子火气冲冲的往二楼走去,找胡天雄问个明白。

每走一步,她踏地板的力量就增大,脚步声异常的大声,女佣见到大小姐一副火气十足的样子,马上闪开,躲到一旁看着远去的胡雅希,指着她窈窕的背影窃窃细语。

胡雅希在书房找到了自己的父亲,见自己的父亲一脸闲情逸致的看着书,胡雅希的火气瞬间到达了顶峰,她大力的踩着地板,故意制造很大的噪音。

听到如此大的噪音,胡天雄皱着眉头,把头抬起来,视线投向噪声的来源,见是自己的女儿,皱着的眉头瞬间舒展,一脸慈爱的问道:“雅希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告诉爹地,爹地帮你出去气。”

“惹我生气的那人就是爹地。”胡雅希走到胡天雄的身边嘟着小嘴说道。

“怎么呢?”胡天雄放下手中的书本,抬起长有丝丝银色的发丝的头,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问道。

“哼。”胡雅希哼声,转过头不去看胡天雄的脸。

“雅希,不气,女孩子生气对身体不好,告诉爹地,爹地哪里让雅希不高兴了,你说出来,爹地改过来。”胡天无比宠溺的说道。

“哼。”胡雅希甩小性子,不理胡天雄。

胡天雄就那么一粒宝贝疙瘩,哪舍得自己的女儿生闷气了,语气更加宠溺了,“是不是日林那小子惹雅希生气了?”

是,但不全是,胡雅希心里在心里回应着。

见自己的女儿没有吭声,胡天雄真以为周日林欺负了自己的女儿,他语气愤愤不平的说道:“日林那小子居然敢欺负我家的女儿,爹地现在就去修理他。”说完,胡天雄就从椅子上站起来。

胡雅希见状马上拉住自己父亲的胳膊,嘟着嘴抱怨道:“不是他。”

“那是谁?”胡天雄问道。

“是爹地。”胡雅希再次说道。

“不可能,爹地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惹你生气呢?”胡天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慈爱的说道。

“就是爹地惹我生气。”胡雅希咬着薄唇声音嗫嚅的说道。

听到自己的女儿如此肯定的说,胡天雄快速的想了一遍,想不出自己在哪里惹到了自己的女儿,让她现在气鼓鼓的。

“告诉爹地,爹地哪里惹雅希生气了?”胡天雄温和的问道。

“那周日林不是爹地请过来做客的吗?”

“是呀。”胡天雄应声,日林昨天说想过来看一下雅希,他就答应了,他看出那小子对自己的女儿有那么点意思,那小子是个人才,他倒是很希望他能和雅希走到一块。

“刚才他来了,爹地为什么不去招待,让我去?”胡雅希气鼓鼓的反问道。

我不去,还不是让你们两个单独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当然,看着气得鼓鼓的女儿,他可不敢这样说,于是一脸讨好的说道:“爹地是在培养雅希的能力。”

和陌生的男子在一起,这也能培养她的社交能力,扯淡,真是完全扯淡!

“我不喜欢和那样的人在一起。”潜在意思,她对周日林没有好感,甚至讨厌!

听到女儿如此说,胡天雄心里想着糟了,女儿这样说,那她和日林岂不是没戏了,那他的期望岂不是落空了,如此好的准女婿就没有了岂不是很遗憾?

“雅儿,日林是个非常好的人,和他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他的好了。”胡天雄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这么快就下断论。

胡雅希听到自己的父亲如此,马上摇摇头,她才不想和他相处呢,想到刚才的尴尬,她就那一个不自在。

“为什么?”胡天雄问道,日林这孩子那么健谈那么平易近人,雅希好像对他的意见很大还是不好的一面。

“就是不喜欢。”没谁会愿意跟一个让自己感到不自在、尴尬的人相处,她胡雅希更不喜欢,要不是顾及爹地的面子,她早就扔下他一个人在大厅了,谁喜欢招待他谁就去!

“能告诉爹地原因吗?”胡天雄打破砂锅问到底,女儿一钻牛角尖,如果没有人来点醒她,她就会一直钻着。

看了一脸担忧神色的父亲,胡雅希嗫嚅的说道:“和他单独在一起,我会感到很不自在。”

听到女儿如此说,胡天雄不禁发出了爽朗的笑声,雅希不喜欢日林原来是这样子呀,害他白担心一场,这好解决呀。

见自己的父亲笑得如此开怀,胡雅希不禁嘟起自己小嘴。

胡天雄见自己的女儿又嘟起嘴巴,依旧笑呵呵的说道:“雅希,你的嘴巴嘟得可以挂几个油瓶了。”

“爹地,你笑话我,我不理你了。”胡雅希转过身,板着脸。

“爹地没有。”胡天雄宽厚的大手轻轻拍着胡雅希娇小的肩膀,语气温厚的说道。

“就是有。”胡雅希语气肯定的说道。

“好好,爹地承认,爹地现在向雅希道歉,以后绝不笑雅希。”胡天雄哄道。

“这还差不多。”胡雅希仍然嘟着嘴,她转过身,看着自己的爹地,继续说道:“以后你邀请周日林来,你自己去招待他,我可不去。”

“可以。”到时,虽然不会让你一人招待,但是依然要你在一旁陪着,胡天雄不动声色的在心里想着。

“爹地说话要算话。”

“爹地哪次说话不算数?”胡天雄反问道,他向来言必行的人。

胡雅希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

“呵呵呵。”胡天雄见到自己的女儿如此说不禁发出愉悦的笑声,而后语重心长的说道:“雅希,爹地说句公道的话,你不能因为一次见面,对对方的印象不好就否定,人的很多优点是靠日后的多多接触和相处,才发现的,而日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许刚开始时,你会感到不自在,这跟你与人接触少是有很大的关系。”他这个女儿跟别的豪门小姐不同,她不喜欢参加上流社会的活动,也不喜欢跟别人交流,就喜欢自己一个人窝在家里,东搞搞西搞搞,自娱自乐。

“爹地,我就是不喜欢。”爹地这长篇大论的大道理,她细长的柳叶眉不禁笼起来,不知道周日林给爹地灌什么迷魂药,让爹地老是帮他说好话。

“好好好,既然雅希不喜欢,爹地也不勉强你。”胡天雄连忙说道:“对了,雅希,你去换身衣服。”

“换衣服干嘛,这身衣服挺好的。”胡雅希张开双手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衣服,觉得没什么问题。

“回去换衣服,爹地带你去国色天香。”胡天雄微笑着说道。

“真的?”胡雅希惊喜的反问道。

“恩。”胡天雄见自己的女儿如此高兴,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

“爹地,你等我一下,我会很快的。”胡雅希一脸灿烂笑容的说道。

“不急,你慢慢换衣服,吃完晚饭后,我们再去。”胡天雄语气轻松的说道。

“我知道了,不过现在离晚餐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我回卧室挑衣服。”胡雅希笑得露出两根可爱的小虎牙,说完之后,她就一蹦一跳的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看着自己女儿欢快的背影,胡天雄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这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转移!

胡雅希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偌大的衣橱,里面满是一排排的衣裙,皱紧着小脸,不知道穿哪一件好。

于是去把管家老张找来当参谋。

“管家,穿哪件好?”胡雅希翻着衣橱上的一排排衣服,拿不定主意的问着身旁的管家。

“哪一件都非常好。”管家笑呵呵的说道,这些衣服都是老爷亲自买回来的,哪一件都是非常好的。

“就是因为都好,所以拿不定主意。”胡雅希苦着小脸说道。

“这件淡黄色的裙子呢?”管家指着那件收腰的裙子问道。

胡雅希顺着管家的指向,把那件淡黄色的裙子拿出,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摇摇头,就放下手中的那条淡黄色的裙子。

“那这件呢?”胡雅希摇摇头。

“这件?”她还是摇摇头。

、、、、、、

折腾了半个小时,胡雅希还是没有挑选出完全符合自己心意的衣服,她的心里不禁感到有点急躁了,不就是选一套衣服嘛,怎么就那么难呀!

“管家,你去帮我把爹地叫过来。”爹地什么场合没有去过?他肯定知道穿什么样的衣服。

“是,小姐。”管家语气温厚的说道,小姐做什么事情最后都是依赖着老爷,这是孩子对父母的一种天性,只是,她有点担心,小姐什么都那么依赖老爷,将来要是老爷不在小姐身边了,小姐该怎么办。

管家快步来到书房,在门口往里张望,见胡天雄一脸沉静全神贯注的看着书,她轻敲了一下门。

听见敲门声,胡天雄从书中抬起自己的头,看着门口,见是管家,他放下手中的书,沉声说道:“进来。”

管家进入书房,站在胡天雄面前,语气恭敬的说道:“老爷,小姐叫您去帮她挑选衣服。”

“恩,知道了。”胡天雄说道,唉,这孩子,连衣服都要他这个做父亲的挑选,他此时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8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