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几个民工干了我一夜-姐姐叫我进入她的房间

春绯的意识还在,理智让她拒绝,但身体的情欲却促使她轻轻点了下头。

得了满意答复的黄衣人低笑出声,然后手指一勾,瞬间便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并露出自己身下那根雄赳赳气昂昂的巨大阳龙。

阿蛮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然后听见白衣人咬着她的耳廓暧昧道:“我的阳龙比他的还大,还粗,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他说话时喷出的鼻息弄得阿蛮耳根痒的要命,而体内的骚动也跟着越发混乱起来。但她还是死死咬着布料,愣是没有表现出来。

白衣人心里了然,只是笑了一声。

与此同时,黄衣人已经分开了春绯的腿,并将自己置身于其中。他用自己火热的龙头来回碾压春绯湿哒哒的阴户。全身乏力的春绯感觉自己那敏感的豆珠已经被蹭到发硬挺起了,而空虚到微微绞痛的花涧也开始逐渐升腾起被填满的欲望。在欲望的驱使下,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可怜的哼唧声。

黄衣人感到火龙下的穴口慢慢打开了些,仿佛是在邀请他直驱直入。但怜花之心尚在的他还是忍耐着一点点挺进去。

处子紧致又火热的甬道简直美妙到不行,他喟叹一声,然后低头含住了春绯发出难耐呻吟的双唇。而他的身下则有些克制不住的开始驰骋起来。一下一下,他用铁杵一点点捣开她从未被造访的幽径,每一次都会比之前更为深入。等慢慢紧致的甬道完全被打通之后,他这才放开自己,开始大刀阔斧地用力抽插起来。

粘腻的蜜露被他捣得泛出白沫,啪啪作响的肉体撞击声和泽泽的水声就像是最强力的春药,刺激的那边观看的阿蛮也忍不住呼吸急促起来。

“嗯——唔——”

被掠夺口舌的春绯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甬道中堆积的快感越来越多,令她不自觉开始顺着他的抽插扭动起来。当那种快感超出她承受范围之后,她终于忍不住绷直了自己的足尖,然后在一道白光之中,她呜咽一声,霎时就抵达了快感的巅峰。

然而黄衣人的欲望却还没有被完全满足,但为了能让春绯更好的感受交合的快感,于是他硬是逼迫自己退了出来。

嫣红的肉穴还在继续抽搐,失去阳龙的堵塞,春潮就如小溪汨汨而出。沉浸在快感余韵中的春绯终于明白,为何世人都会那么渴望成为性神了。

阅人无数的黄衣人岂能猜不到春绯此时在想什么,他握住春绯的双臂略微用力,便轻而易举得将尚在快感余韵中的春绯提了起来,然后不等春绯有所反应,便径直将她的身体调转了一个方向,恰恰是让她背对着自己趴伏在了地上。

春绯生的极为白嫩,虽然平日里时常同阿蛮一道修炼,但却并没有晒成如阿蛮那般象征力量与健康的蜜色肌肤。如今她光裸着如雪的身躯趴伏在黝黑的地面上,鲜明对比之下,更显得她如玉般无暇。

黄衣人饶有兴致地将眼前这具洁白的身躯摆弄成最为淫荡的姿势。他用右手托着春绯的小腹将她浑圆挺翘的屁股抬起,然后又用左手轻轻地揉捏起她富有弹性的臀肉。

“嗯——嗯——”

才经历过一回高潮的春绯身体正是敏感的时候,黄衣人手法又格外情色,再加上洞中弥漫的春情香,令她不自觉发出了享受的哼声。才被造访过的花穴隐约生出了一点痒意,但黄衣人的手却始终只在臀上轻揉慢捏,完全没有照顾她痒处的意思。

意识涣散的春绯终于隐忍不住伸手去摸自己泛痒的穴口。春意荡漾的穴口湿哒哒的,摸上去又粘又热。初时她满心只想解痒,便不知章法地在穴口上胡乱揉搓了几把,不想揉搓时不慎擦过还硬挺着的豆珠上,不觉便打了个哆嗦,一阵快慰的感觉霎时便袭遍了全身。

她嘤咛一声,竟有些食髓知味起来,然后也无需人教导,就那么自发自动地开始来回捻揉起自己敏感的豆珠起来,口中更是连续不断的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黄衣人露出一点笑意,他用露骨的目光盯着春绯因为快慰感而微微翕动的花穴入口。浸满了淫水的贝肉泛着晶莹的水光,看起来就如熟透了的桃肉一般鲜嫩可口。

于是他便手下微微收劲,竟是将她的两瓣臀肉向外掰开了一些。

不甚适应的春绯感到有些难受,才要起身挣扎,就感到身下隐秘处突然一阵酥麻。而在她眼前显现的场景,正是黄衣人低了头舔舐自己花穴的淫靡景象。

春绯何曾被如此对待过,热血顿时冲上她的心口与面颊,羞窘和刺激令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但黄衣人却并没有因此放过她,他捏紧了手下略有挣扎之意的臀肉,然后口舌并用,竟是如品尝珍馐般的对她的花穴又舔又吸起来。

连绵不绝的快感自下腹激涌而上,大受刺激的春绯顿如热锅上弹跳不已的鲜鱼来回扭动起躯体来。但身下越烧越旺的欲火却令她无处可逃。黄衣人啧啧作响的吸允舔弄声听起来就像是在耳根深处回想,别说春绯,便是连便是被迫围观的阿蛮都有些难以忍受。

“你的朋友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白衣人见了此情此景,便赞赏地在阿蛮耳边笑道,“看得我也有些把持不住了。”

被迫旁观已久的阿蛮闻言,眼中怒意更甚。

无法在继续目睹好友受辱的阿蛮死死咬住口中的碎布,她侧眼去看守在自己身边的白衣人,待发现白衣人正津津有味地看着黄衣人以唇舌侵犯春绯,并没有十分戒备自己的时候,她便暗中提劲,而后腰身一扭,飞腿便是一记狠厉的横扫。

不料白衣人反应极快,不但及时侧身避开了阿蛮的攻击,而且还游刃有余地抓住她的腿抚摸了一把。

“想不到你竟这般心急!”他隔着衣服暧昧的亲了阿蛮的小腿道,“叫我好生惊喜啊!”

阿蛮觉出不妙,连忙收力,然后接着翻滚的姿势,远远地避开了白衣人。

不想白衣人动作更快,不等阿蛮稳住身形,他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如此一来,原本意欲躲避他的阿蛮反而像是自动送上了门。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82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