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女老师上课尿裤子\岳的下面好紧好爽

这个时候,还是把时间留给他们一家三口吧。”

“妈咪,我都还没有给奶奶打招呼呢,就被你拉过来了。”

睿睿皱眉,表示很不开心。

“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我也没打招呼,不过我相信妈是不会介意的,因为这个时候,还是让他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说说话比较好。”

“而且我想你爷爷也一定有很多的话要和你奶奶说,所以暂时咱们两个就先不要过去打扰他们说话了。”

睿睿闻言,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不过却说:“妈咪,我也觉得爷爷和爹地真的需要时间好好谈谈了。”

顾盛夏点点头。

“睿睿,其实很多时候,人一旦长大了,就会将自己的心事牢牢地埋藏在心底的最深处,因为不想被人看到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故而强制假装坚强。”睿睿耸耸肩,一副很是无奈的小模样,说道:“妈咪,不是我说,大人有的时候真的是很难理解的,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去说比较好,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我只是

觉得人应该活的洒脱一些。”

“睿睿说的对,人的一生,时间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更应该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让自己有限的生命洒脱起来。”“可是妈咪,我也知道,人长大了,很多事情有的时候都会身不由己,就好像之前你和爹地的事情,又像是之前太奶奶的无可奈何,虽然现在事情都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可是有的时候,大家的心里还是很郁闷的。”

听着睿睿说的话,顾盛夏的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小的时候,人会活得很纯粹,因为不需要去想太多,也不需要去考虑太多,自己的生活自己明白其中的酸甜苦涩。

可有的人,打从小时候开始,活的就不是那般随性自然,因为周围的环境,长辈的话,都会对他们产生很大影响。

所以他的性格也才会变得不那么容易被人理解。

“妈咪,以前睿睿一直都想说自己要快快的长大,要成为一个男子汉,因为只有长大了,睿睿才能更好的保护母亲。”

一听这话,顾盛夏倒是笑了。

“睿睿现在知道人长大后,就会有很多的言不由衷,身不由己,所以现在不想那么快长大了吗?”

“其实,你现在还小,爹地妈咪也会用尽全力给你一个无忧的童年,因为爹地妈咪不想让你在你本就该无忧无虑的时候,去想太多的事情。”

“睿睿,你现在更应该做的是要好好的享受你的童年,享受你能享受的现在。”

顾盛夏一说完,却看到自家儿子皱着眉,摇着头说:“妈咪,我知道长大之后,伴随而来的还有很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还是很想长大。”

“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很好,爹地妈咪对我也很好,而你们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生活中,虽然有的时候妈咪你也会退缩,可我知道,总会有遇见彩虹的那一天的。”

“是啊,总会有遇见彩虹的那一天的。”

“所以,妈咪,不管我长大之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我都始终相信,我可以自信的去面对,我不会选择逃避,因为那没有任何用。”

“是,要勇敢的去面对。”

“妈咪,睿睿也知道自己很聪明,可是睿睿也知道,睿睿的聪明是爹地和妈咪的结合才出现的。”

“妈咪,我一直都知道妈咪不想让我在我这个应该无忧无虑的玩儿的年龄去承担什么压力。”

其实,妈咪,睿睿真的没有承担什么,因为我觉得现在的我很幸福啊,爹地妈咪把我保护的很好。”

“你啊,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真的让我很感动,我也知道我们家睿睿很懂事。”

“妈咪更加知道,我的睿睿一直都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孩子,你以后的路,妈咪只会给你适当的建议,之后你会选择如何去做,妈咪也不会再强势的干涉了。”

别人家五岁的孩子,还在幼儿园想着怎么去欺负同龄的孩子,要当孩子王。

可自己家的宝贝,现在对他以后的生活都有了想法,夏夏觉得她好像真的是生了一个天才了。

“妈咪,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以后可千万不要在我面前使苦肉计哦。”

“你这孩子,妈咪既然都已经说出来了,自然不会再去干涉你提多了,不过睿睿你也要在做出任何决定的时候好好的想想,你做的到底对不对,好吗?”

“妈咪,你放心,我会的。”

母子两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总是这么的暖心和贴心。

不一会儿,睿睿就开始好奇了,“妈咪,你说爷爷和爹地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两个人独处过了,他们两个现在站在一起会不会尴尬呢?”

顾盛夏摇摇头,说:“不会。”

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他们在乎的那个人。

而在那个人的面前,他们肯定会将心中的那些防备慢慢放下来。

墓碑前,席念琛始终都是恭敬的站在那里,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他很想抬起头好好的去看看自己的亲生母亲,即便小的时候见到过她的照片,可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是母亲的孩子。

所以,他依旧没有勇气。

倒是席栋,坐在墓碑前,说着最缓和的话语,像是在对着一个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说着心里的话。“阿月,你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孩子,这是那个当初我们以为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的孩子,你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是吧?”

“阿琛是我们的孩子,这也是我没想到的。”

“阿月,你看看,阿琛是不是跟你很像呢,当初你还怀着阿琛的时候,我们就曾在想过,这孩子要是出生了,到底会像谁呢?”

“当时你说,要是儿子的话,一定要像我,因为你觉得像我的话,以后娶了老婆就一定会是一个很有担当的好老公。”

“可是阿月,我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公,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我也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好孩子,才会让人有机可乘,才会让你带着满心的愧疚和伤心离开。”

“不过,阿月,我想你肯定是知道的,我虽然不合格,但是阿琛却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丈夫。”

席念琛听着席栋一言一语的话,心中的触动真的很大。

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真的是将一腔的温柔全部都留给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明明在他们面前,是那样一个不善言谈的父亲,可在这里,就在这墓碑前,他俨然是化身成为了一个话唠,什么事情都说了。

他觉得很惊讶,但又觉得这是情理之中。

“阿月,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不知道阿琛是我们的儿子,所以对他始终都是不冷不热的,甚至当初还逼着他做了很多他不情愿的事情。”

“你是不是在那边看着我的时候,也觉得我很蠢呢?竟然对咱们的儿子这么不好?”

席栋一直都在说着,声音也是很温和的那种。

席念琛张张嘴,想要说什么的,可是却发现自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席栋将自己的话说了许多之后,才看了一眼席念琛,但又转头看向墓碑上那个笑的很温和的阿月,说:“阿月,听我刚刚说了那么多,你现在肯定觉得我很无聊吧?”

“呵呵,其实我也觉得我刚刚说了那么多,确实是很无聊。”

“因为我明知道你很想和咱们的儿子说句话,但是我却还在你面前故意说了那么多的话。”

席念琛一听,身体潜意识的就紧绷了起来。

“阿琛,你准备好了吗?”

忽然,席栋看着他问道。

席念琛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向席栋,又看向那张照片。

他踌躇一会儿,才带着紧张的颤抖的声音,缓缓开口,叫了一声阿月等了二十八年的话。

“妈,好久不见,我是阿琛。”

是啊,好久不见。

他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又何止是好久不见,或许是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母亲甚至都没来得及看自己一眼吧?

“阿月,你听到了吗?咱们儿子可是在和你打招呼的,阿琛现在做的很棒,有一个很爱他的老婆,还有一很可爱的儿子。”

“阿琛,你和你妈说说话吧,她肯定很想你。”

席栋说着,就朝着墓碑笑了笑,给席念琛让出了位置。

在他起身看到顾盛夏和睿睿站在不远处的时候,就轻轻拍了拍席念琛的肩膀,说道:“在这里,好好的和你母亲说说话,我去喊夏夏过来。”

席栋一走,席念琛就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或者是要做什么了,完全大脑属于懵的状态。

但很快,他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

靠近墓碑,缓缓地坐了下来,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席念琛缓缓地说道:“妈妈,你好!”

……

席栋走过来的时候,睿睿和顾盛夏就看到了。

他们本来是想走过去的,但却看到席栋做了一个待在原地的手势,他们这才没动,就等着他过来。

“爸,爷爷。”

顾盛夏和睿睿同是出声。

“夏夏辛苦你了,在这种时候,还跟着我们一起出来。”

“爸,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妈在这里,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怎么说都应该要在知道所有的事情之后,来和妈打个招呼的。”

“对啊,爷爷,奶奶还不认识我的,我也应该要来和奶奶打个招呼,奶奶才会知道我的。”

席栋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之前来看她的时候,就总是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告诉她。”

“爷爷之前有对奶奶说过我吗?”

睿睿忽然很是诧异的问道。

“当然有了,你可是我们席家的宝贝,还是开心果,你当然是必须要说了。”

“爷爷,之前你总是表现出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使得我总是不敢去亲近您,而且那时候我还觉得您不喜欢我爹地,所以跟着就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和您相处了。”

“但是后来,您到老宅之后,我发现您对我真的很好,只是有的时候不善言辞而已,不过没关系,有我睿睿在,一切都可以搞定。”

睿睿很是自信说道。

席栋闻言,笑了笑,双眼之中满是宠溺,说道:“是啊,我们家的睿睿就是一个十足的开心宝,遇到你,怎么可能还能板起脸来呢?”

睿睿嘿嘿一笑,又问道:“所以,爷爷,你现在和我爹地算是彻底的和好了吧?”

“你们刚刚在奶奶面前肯定是说了很多话,当着奶奶的面儿,你们怎么可能不和好呢,对吧?”

“你啊,真的是个机灵鬼。”

“爸,阿琛在和妈说话吗?”

顾盛夏看着不远处坐在墓碑前的席念琛,看着席栋问道。

席栋也看向墓碑的方向,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道:“他们母子两个有二十八年都没见了,阿琛应该要好好的和他母亲说说话的。”

二十八年前,她以为他们的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所以愧疚加上伤心,导致她最后离开这个世界。

现在,就只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在她的面前,陪着她好好的说一会儿话。

“爸,其实我一直都有个问题想要问您。”

顾盛夏忽然问道。

席栋点点头,说道:“你问吧。”

“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都在怀疑,既然当初医生说你和妈的孩子一出生就夭折了,那么为什么后来阿琛会到赵雅的手中?”

“这之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是不是当初那一切都是赵雅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想要嫁给您呢?”

闻言,席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不远处,语气很是平缓的说:“当年的是是非非,都是长辈的事情,所以夏夏,不要想那么多。”

“爸,我知道了。”“不过最近阿琛的事情有些多,所以他才一直都没有对这件事情反应过来,如果他知道了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话,他一定不会放了赵雅的。”

“夏夏,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不用担心。”

“别的事情我不敢说,但这件事情,不需要你们小辈插手,更不需要你们做什么,我会解决这一切的事情。”

对此,顾盛夏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当年事情的来龙去脉,席念琛肯定会知道。

而在知道后,却会觉得很为难。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8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