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省长的又粗又大—我喜欢用线勒住我的逼

站在楼梯口,整了整衣服,拢了拢头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麽僵硬。

“我看起来不会太糟糕吧?”转头看著站在她身後等著她的丈夫,田心担心地问道。

“不会,你看起来,很──可口。”搂过还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的小妻子往楼下走去。

他真的不想告诉她,昨天他们都看到他抱著睡熟的她下车,所以她真的不必太紧张的。

餐桌旁坐著一个中年男人,就是早上她看到的那个和阿武过招的人,不停的往桌上端东西的是一个看上去真的很普通的中年女人,普通到走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去看一眼的地步。女人一抬头就看见了他们,脸上露出了笑容,顿时就像魔法一样整个人都亮了起来,“快下来吧,也不知道你都爱吃什麽,问小武也不知道,男人就是粗心,连自己老婆爱吃什麽都不知道。”说完还狠狠剜了一眼田心身旁这个看起来有点无奈的男人。

“老太太,你吓到她了。”

被叫成老太太的中年女人闻言眉毛一立,双手卡腰,“你叫谁老太太?嗯?什麽老太太,我是你妈!”

坐在一旁看报纸的中年男人悄悄地冲秦武罢了一个自求多福的口型,继续埋在报纸里假装什麽也没听见。

田心有点傻眼,直到女人给她盛了饭她才回过了神。

“那个──妈。”有些不安的抿了抿嘴,“──妈,我来吧,您也坐下吃。”拿过女人手里的饭勺,拉著她坐下。

田心鼻子有点堵,眼睛又有点模糊,眼前的东西都有些扭曲,她努力忍住自己最近发达到不行的泪腺。

哭什麽?田心,要笑一个才对。低著头给两位长辈盛好饭,又给秦武填了点他爱吃的,最後才盛了自己的,坐在秦武身旁的位置,默默地吃起来。她不敢抬头,不敢说话,怕一抬头一出声,就会哭出来。

她有多久没有叫过妈妈这个词了?自从和父母闹翻,她就再也不曾踏入过家门,只敢偷偷的在家附近看看变得苍老的父母,却不敢踏出一步。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到碗里,机械性地将饭菜送进嘴中,却怎麽也吃不出味道。

低著头的她看不见,饭桌上其他三人都心疼的眼神看著她。

“妈,我准备和田心在这儿多住段日子,您给她好好补一补,我一大老爷们也不知道怎麽照顾她。”看著在花园里散步的妻子,他有些担心的对自家老太太说,“她想要个孩子,可我根本不敢再让她怀孕。”

甄美丽看著自己高大的儿子,又顺著他的视线看向她那个让人心疼的儿媳。

“既然已经决定共度一生,就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女人,别再让她受伤。妈看的出,田心是个善良的好女孩。”

“嗯。”冷硬的面容渐渐染上温柔,他很庆幸自己能碰上这麽一个女人,让他的心变得柔软。

☆、勇敢的心(我是公务员)9-3

一双铁臂从後伸出搂住她的腰,一股熟悉的气息让田心放松的靠在身後人的怀里。

她很喜欢这样和他待在一起,不必说话,只是静静的,她能感觉到男人无声的温柔像海一样包围著她。

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不会轻易的就许下诺言,但他说过的他就会做到。每一天她都会更爱他,每一天她都会庆幸当初自己不经大脑的决定。

将自己的小手覆盖在腰间的大手上,深深藏在心中的话就这样不经控制的从嘴里溜出:

“我爱你。”

“我爱你,秦武。”

男人壮硕的身躯一震,缠在腰间的臂膀蓦地收紧。

秦武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麽,他知道女人喜欢他,依恋他,也猜想她可能爱上了他,但仍是被女人的毫无预警的告白震撼。他以为自己不在意这些说出来的感情,他以为自己可以的。但他真的高估自己了,听到女人的告白还是让他喉头发堵,呼吸急促。将女人转过来面对自己,女人的眼睛里都是感情,像是小小的斗士,用深情与勇敢武装。

叹息著吻住他的小女人,怎麽能不被她打动,怎麽能不爱她,这个勇敢的小女人用她的方式,用她的付出一点一滴侵蚀著他坚硬的心,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沦陷,没有轰轰烈烈,却更显得细水长流。

屋内,甄美丽有些感慨地看著花园里那对小夫妻,对她来说,自己的孩子能够长大成人,能够幸福生活才是她人生的美满。

男人轻轻的搂过她,有些不满的嘟囔著:“放心了?臭小子挺有福的,这小姑娘是个好女人。看前一阵子把你担心的!”

将自身重量都交给这个满嘴牢骚的男人,甄美丽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睛。这个嘴上不饶人,却有一颗柔软的心的男人实现了曾经许给她的诺言──给了她安稳的生活,让她和她的儿子不至於死在那残酷的土地上,给了她一个丈夫、一个家,给了她的儿子一个父亲、一个人生。也给了她无限的欢乐和他珍贵的爱情。这个男人像是一片天,虽然时间让这片天变得越来越罗嗦。

“罗嗦的老头!”

秦彪瞪大了眼睛,扳过妻子的脸,大声的抗议道:“嘿,你老公我哪里罗嗦?!本来就是你爱瞎Cāo心!”

看著像是受了委屈一定要申辩的孩子一样的老公,她只能嘴角噙著笑意,边轻轻拍著他的xiōng口,一边安慰著:“是,是我瞎Cāo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60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