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在教室被轮流上 女生湿的不得了

风桥也没有把心思全放在做饭上,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说不上来。

冉奴本应是一个小卒子,为什么昨晚上闹出那么大动静?就像…就像是让他们以为冉奴不仅仅是一个小卒子一样。

使出三组弯刀的人来无影、去无踪,功力之高深,连他这个有百余年功力的人也不能对付,还是托了那位黑衣人的福,那么才躲过一劫。

只为杀他们?不大像。

只为救冉奴?不大像?

只为借着冉奴,想做一些他们不可以做的事情?倒是有一些这样的意思。

用的是南疆的玄月弯刀,救的是在南疆冒出来的、自称是拈花教众的冉奴,偏偏冉奴在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间接透露了自己的“主子”是汝南公主谢锦添,表面看起来就是汝南公主做的。

有意思,真有意思。这一招借刀杀人,使得真可厉害。

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冉奴是一切的关联点,冉奴他们不但不能杀,还得乖乖得供起来,吊出想用冉奴做筏子的人。

风桥越想越生气,一把杀猪刀就剁到了砧板上,砧板一下子就裂成两半儿,风桥此时也没有心情继续做饭:“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紫儿把小脑袋探了出来:“师兄,你还在做饭吗?”

风桥没好气地说道:“没有…你说要来给我打下手,一转眼人又不见了。瞧你这样子,是不是有事儿找我?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诶,我这就放…”紫儿看出来风桥心情不好,小意讨好道:“栎清的玉佩…出了些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梅栎清,如果不是因为她硬要拉着风桥来,她可请不到风桥这尊大神,他们才一进到南疆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请风桥是请对了。

一听到是关于梅栎清的事情,风桥也把烦躁收了起来:“栎清她怎么了?玉佩怎么了?”

紫儿把风桥请到二楼梅栎清的屋子,路上小声地和风桥解释一番。

路过冉奴等人旁边时,冉奴还嚷嚷着:“你怎么又上来了,我们的饭呢?”

风桥把气彻底撒在了冉奴身上:“吃吃吃,你们就知道吃。你们真当你们是饭桶啊?”

风桥一顿呛声,肚子虽然不争气得叫着,冉奴也熄了火气:“你冲奴家吼什么,肚子叫是我们能管得住的吗?”

风桥没空欣赏她的梨花带雨,径自与紫儿进了二楼最大的那间卧房。

风桥走进来时,焦渥丹正拿着那枚玉佩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风桥问道:“渥丹,栎清还好吧?玉佩的事情弄清楚了吗?”

没人注意到黑衣人的头微微往他们这边偏了偏。

“没有。”焦渥丹说道:“我是治病的,不懂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你常年在外走南闯北,看看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风桥蹲下来,仔细地看了看玉佩:“我听紫儿说,还以为是玉佩与栎清的身体之间产生了什么联系,就像我们各自的法宝那样。

加上栎清的玉佩不是凡品,可能栎清的魂魄因为这枚玉佩的关系,自行开始修炼。现在看来…”

“如何?”

风桥把在身后的宝蓝招来:“宝蓝你与我一道瞧瞧,像不像这玉佩把栎清的魂魄困在里面了。”

宝蓝一点就通:“风门主你别说,还真像…小姐明明身子骨没大事儿,却昏睡不醒,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朱彤的事儿…刺激到了小姐,小姐才不愿意醒过来。

如果是小姐被困住,那还说得通。只是这里面不像加了什么方术或者阵法啊,或者是宝蓝水平不高,没有看出其中的门道。”

不知何时黑衣人站在了众人身后:“你们难道没发现她的这块玉佩上的图案动了动?”

风桥差点儿就把拿身侧的佩剑砍向黑衣人了,直到听见黑衣人的声音才想起来黑衣人是友非敌,但风桥也见不惯黑衣人高人一等的态度:“是啊,我们眼睛不好,没有瞧见,就您水平高,您眼神好…”

“风桥兄客气了。”黑衣人把风桥的话当作赞扬,接着说自己的猜测:“你们说的还真有可能。这块玉佩的形制更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关口。”

紫儿、焦渥丹、风桥三人对视一眼,都惊得低下了头。

本以为来南疆找“北莫”莫如是,顺带给梅栎清找解毒的法子已经是够艰难的了,现在还要帮梅栎清…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黔驴技穷。

“师兄,咱们去联络师门的人吧。”紫儿下定决心道:“栎清这样…已经不是我们能解决得了的了…”

“没用。”众人身后的黑衣人斩钉截铁地说道,哪怕紫儿没有问他:“能不能从玉佩那边的世界出来,要看梅大小姐的造化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风桥讽刺道:“你不就武功好点儿吗,对这些事情都不清楚,你就敢下断言,你可真行。”

宝蓝弱弱地附和道:“风门主,还真有可能是这样…不过宝蓝也不清楚,还需要师门里面的人来瞧瞧,才知道怎么办。”

众人陷入一阵沉默。

姜骊艳敲起了门:“饭已经做好了,你们快来吃吧。吃完咱们就上路,时间可耽误不得。”

风桥才想起来自己本来还要做饭,没想到人家就帮着自己做了,有些不好意思道:“麻烦蓝将军与各位姑娘了…”

“风先生客气了。”李虹儿冲过来从背后抱住姜骊艳的脖子说道:“我们看梅大小姐这边好像有什么要紧事儿,想着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帮忙做饭了。不过是军营里面的味道,各位可别嫌弃。”

风桥微笑地说道:“怎么会呢?劳烦各位姑娘了。我们这里还有些事儿没交代,忙完了下去和各位一起吃。”

李虹儿用力地点点头:“你们忙吧,我和骊艳一起把廊上那些人给押下去,他们的肚子咕咕叫的,比癞蛤蟆叫得还要难听。”

李虹儿说得有趣儿,屋子里面的人除了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