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被震动棒折磨到阴抽—啊别塞进来好大好涨

简泽熙一直挺安静的,他非常信任阮苏,只要阮苏和他在一起,他没有问去哪里。但现在,他有些焦躁起来:“我不要治,我就想现在这样。”

阮苏连忙安慰他:“听话,乖了。”简泽熙低着头不说话。医生面无表情地从冰柜里拿出一剂针剂,在简泽熙的手臂上注射进去,简泽熙一下子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一点副作用,很正常。”医生把简泽熙安排在病床上,然後就离开了。

阮苏在一旁等着,她发现房间的角落里有一套粉色的护士服,不由灵机一动,换上那套衣服,正好合适,就是胸前有些紧绷。她刚带好头巾,简泽熙就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你是谁?”

阮苏心里一沉,她有想过,简泽熙恢复正常以後会不记得她,但没想到自己感到了一阵难受:

“这是郊外的疗养院,你被人发现晕倒在外面,我是这里的护士。”

正常人对医院都会有一种信任感,简泽熙很明显放松了下来,辨认这她胸前的名牌:“林宛宛……真是个好名字,和你人一样好看。”简泽熙勾起嘴角,对她露出一个痞帅的笑容,阮苏却有些不悦,感觉他和之前那个傻傻却真诚的男孩差太远了。

“你没有什麽问题,请问你记得家里人的电话吗?通知他们来接你一下吧。”

简泽熙坐起来活动四肢:“记得,我不想回去,有你这麽漂亮的护士小姐,我想在这多住几天。”

“那不行,我们院有规章制度的……”阮苏没说完,被简泽熙一把拉到身边,他张开双腿,把阮苏夹在中间,双手搂着她的腰:“我的病还没好呢,护士小姐怎麽可以赶我走,不替我看病吗?”

阮苏挣扎了一下,有些生气:“你……你哪里不对劲,我去给你叫医生。”

“这个地方一看到护士小姐就又热又胀,不知道怎麽了。”他色情地挺腰,用那块早已突出的地方在阮苏粉色的裙子上蹭着。

“你这是性骚扰……你……”

简泽熙的双手揉捏着她挺翘的屁股,用那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有多少女人想和我春风一度,我看上你,你应该高兴才是……”

他的手一下子钻进了阮苏的短裙里,在双腿之间抠挖:“还说不想要,内裤都被淫水浸湿了。”

阮苏拼命压下喉咙里的呻吟,企图推开他的手,但没想到这一番动作让紧绷的护士服不堪重负,胸前的扣子啪一声崩开了,露出了白色胸罩的花边。

“护士小姐等不及了吗?”简泽熙笑嘻嘻地说,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本想调笑一番,却变了脸色:“你逼里怎麽有男人的精液,我操,刚刚被人干过还来勾引病人,真他妈淫荡,还在这给我装什麽纯!”

“不是……不是……”因为早上简泽熙强行要射在她里面,她来不及清理就带他出门了,一路上黏黏的精液不停往下滑,浸湿了她的内裤,让她很不舒服,不得不一路夹紧双腿,她本来想快点确定简泽熙没事,就去清理一下的。

简泽熙无法解释自己心中的恼火,他不再怜香惜玉,一把把阮苏摔到床上,一把扯开她的领口,露出一对小白兔似的挺翘浑圆的乳房,但那乳房上遍布青青紫紫,一看就知道是被狠狠疼爱过後的痕迹。

“操!果然是个贱货,逼都被人捅烂了,乖乖把腿张开给老子干!”简泽熙一使劲,撕碎了她的小内裤,露出那道粉嫩的肉缝,一张一合吐出透明的淫液,其中还夹杂着白色的精液。

“混蛋,你这是强奸!”阮苏又气又委屈,“救命!救命!”

“老子今天就是要强奸你!”简泽熙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摁在她头顶,一手拿起她撕碎的内裤,塞进她的嘴里,阮苏只觉得口鼻间都是内裤上留下的腥膻的精液混合淫水的气味,不禁绝望地摇头,呜呜哭叫。

简泽熙挺起紫红的大屌,猛地一挺腰,插入那滑溜溜的阴道,他想到这肥美的肉穴不久前才被另外一个男人干过,不禁火冒三丈,疯狂挺动腰身,恨不得用鸡巴把射进去的精液都刮出来。

“操,干死你这个烂逼……表面上看着清纯,是个男人都能上……”狰狞的大鸡巴在小穴里不断抽插,翻起里面的嫩肉,淫水一波波往外涌,啪啪啪声不绝,猛插了几百下,简泽熙就拔出来,用手撸动,对准阮苏的奶子和脸,喷出一股股白浊,射在她娇嫩白皙的肌肤上。

阮苏气得大哭,简泽熙看着女孩被蹂躏後的惨状,不禁心生悔意,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但他才不会表达出来,穿好裤子自顾自地走了。

阮伽罗抬头,看着X市高级人民法院那庄严肃穆的大门,十年了……当年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曾经问父亲,为什麽法院门口的那尊正义女神塑像,竟然是蒙着眼睛的。

父亲温柔地摸摸她的头:“因为正义女神蒙了眼睛,看不见争纷者的面貌身份,也就不会受他的利诱,不必怕他的权势。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阮伽罗按下纷乱的回忆,走进了法院,她之前联系了父亲的老下属,一名书记员,想了解一下父亲当时受理的案件。

老同事姓李,阮伽罗没有在电话里和他说具体的来意,直到见了面,两人找了个僻静地方,阮伽罗才和盘托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52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