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我被四个男人玩了一夜-寂寞妈得妈和我啪啪

武老大使劲嗅了几下,又瞧了瞧,见短裤衩上湿漉漉的,他yin笑着把短裤衩扔到一边,问:“杏花,我还没摸你胯里,就流了这么多水。这一个多月,你老公没碰你呀?”

“唉!他病得连喘气都费劲,ji=ba象熟透的丝瓜,一点也硬不起来。我临回来那晚,他精神了一点,勉强把ji=ba塞进我的xiao+xue里,但没捅两下就软了。”苗杏花不满地说。

“杏花,这一个来月没男人搞你,滋味不好受吧?”武老大趴在苗杏花雪白丰满的身上,双手狠劲roucuo着她那白腻松软的rufang,轻轻吮吸着她那已勃立起来的大奶头。

“还不是被你害的,往日里,你隔一天就跑来搞我一次,搞惯了,三天没男人搞,下面就痒得不行。”苗杏花说到这儿,把手伸到武老大的胯里,一把揪住了dajiba。“妈呀,武老大,你也一个月没沾女人了吧,你看看,硬得象铁棍子。”

“嘻嘻,我天天盼,夜夜想,就等着你回来给我泄火呢。”武老大的嘴滑过苗杏花的rufang,滑过她的肚脐,滑过她丰凸的小腹,最後停留在她毛发茂盛的yinghu上。

武老大翻开苗杏花肥大红黑的小yin+chun,只见里面红嫩肉儿千叠万皱,ying+di已泛红勃立。他用两根手指探进ying-dao,一阵搅动,一股稠汁儿带着骚味儿夺洞而出。

“杏花,你这一个来月没男人搞,ying-dao就变小了。你看,我两个手指就塞满了。”

武老大用手指在yinghu里choucha了几十下,又贪婪地伸出舌头,在yinghu上尽情舔着,尽量把舌尖舔向她的ying-dao深处,又把那两片儿肥大的yin+chun含在口中吮吸着。

苗杏花被武老大一番撩拨,早已欲火冲天,她的上身如弓弯曲着,两团饱满的ruqiu在不住地上下起伏,彷佛两只大白兔在乱蹦乱跳。披头散发下的俏脸涨得通红,鲜红的小嘴大张着,兴奋地langjiao着“啊…武老大…我要你的dajiba……”。

武老大把苗杏花的大腿分开,用两手掰开她的yinghu,然后,把那硬如铁杵的dajiba顶入她的rou+dong,一鼓作气抽捣了一百多下。

“啊…呜…真舒服呀……”苗杏花大声叫唤着。

武老大把苗杏花的大腿往下压,将dajiba深深抵在她的yinghu最深处,嘿嘿一笑,问:“杏花,搞得过瘾吧?”

“过瘾…真…过瘾……”苗杏花紧闭着双眼,使劲扭动着屁股,配合着武大郎的冲撞。

“操死你这个骚娘们!”武老大突然想起苗杏花“涨价”的事儿,不禁想:今天得多操她几下,不然,五十元就花得不值了。

苗杏花的阴xue里yinshui横流,随着武老大的冲撞,发出“扑嗤、扑嗤”的声响。

武老大喘着粗气,choucha越来越快,他突然把dajiba从阴xue里完全抽出来,然后再奋力一插到底,“噗嗤”一下把jing+ye射了出来。

“妈呀!”武老大shenyin了一声,软软地趴在苗杏花的身上。

“妈呀!”苗杏花也叫唤了一声,把两腿绷得直直的。

武老大吃过午饭,在躺椅上眯了一小觉。突然,他被隔壁院子里轰隆轰隆的声音惊醒了。

难道苗杏花回来了?武老大兴奋得一个鲤鱼打挺,从躺椅上蹦了起来。

武老大手忙脚乱搬来梯子,架在院墙上。爬上梯子一看,只见苗杏花正端着一盆衣服从屋里走出来。

苗杏花穿着一条宽松的红碎花睡裤,一件圆领短袖衫。

苗杏花是武老大的邻居,今年41岁,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但darufeitun,眉蹙春山,眼含秋水,别有一番韵味。两年前,武老大的老婆去世后,他就和苗杏花搞上了。

苗杏花的老公王大山在城里打工,上个月,生了一场大病。她接到电话后,赶到城里去服伺老公。

“杏花!”武老大小声喊道。

苗杏花朝墙头瞅了一眼,撇撇嘴说:“喊什么喊?”

“就你一个人回来了?”武老大急不可耐地问。

“我一个人回来咋啦?”苗杏花瞪了武老大一眼,开始晾晒衣裳。

武老大唰地翻过墙头,象饿狼扑食般窜了过去。他一把抱住苗杏花,馋馋地说:“你走了这么多天,可把我想死了。”

武老大一把撩起苗杏花的短袖衫,粗暴地扯下她的ru罩,一对jiaoru颤巍巍地蹦了出来,粉红色的ru晕,小巧迷人的ru豆,让武老大的涎水一下流了出来。

“娘的,你到城里养了几天,naizi又大了一圈。”武老大说着,摸捏起两个酥软却富有弹性的大naizi,捏了一下又放开,两个naizi摇摇晃晃。武老大又用手指捏住rutouroucuo了几下,然后,脸贴上去,嘴巴咬向奶头吮吸着。

“滚一边去!”苗杏花推了武老大一把,不悦地说:“我不想被你贱玩了。”

武老大正玩得起劲,被苗杏花一推一骂,扫兴地问:“杏花,你这是咋啦?”

“哼,我这次到城里去,碰到一个妓女。她脸蛋没我漂亮,身材没我苗条,下面的毛也没我多,人家一次还卖五十元呢。哪儿象你,玩一次才给我二十元,连人家的一半都不到。”苗杏花气呼呼地说。

“五十元一次?”武老大楞了一下。

武老大每月的退休金一千八百多元,以前,他每个月要和苗杏花玩十多次,得花费三百多元钱。有时,武老大还会给苗杏花买点首饰、化妆品、衣裳,细细算下来,每个月也得花五、六百元钱。

“不信,你自己到城里去访访。”苗杏花脸一沉,把短袖衫往下一拉,那副模样显然暗示:不给五十元就甭想再玩我了。

武老大yin火中烧,胯里热腾腾的,ji=ba早就竖得象冲天炮了。他牙一咬,心想:五十就五十,好歹今天得操了她。

“好吧,就依你的,五十元。”武老大说完,拦腰抱起苗杏花,匆匆往屋里走。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39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