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不要插了好深唔哦要到了—好大好硬要李老汉

脚腕上,扣着银色的粗镯,上面连着长长的链子。另一头,固定在卧室中的欧式床头手腕粗的铁栏上。

好像……在某几世中,她都曾被这样用链子锁过。

想不起来是哪一世,也不再想,她走进浴室关上门,将没系扣子的衬衫脱下挂在门口,拿起洗手池旁的瓶子,找到洗发水和沐浴露,一扭头,看到了嵌在墙内的全身镜。

镜中的年轻女子面容纯真而美丽,微微泛红的眼睛有着清澈的目光,却又带着未曾消退的情欲和困意,巴掌大的脸腮上残留着动情後的潮红,翘起的唇红而肿,脖子上挂着一条细而短的银链。纤细身体赤裸着,白皙到发光的皮肤上,从脖颈到脚踝,青紫淤红的吻痕和指痕随处可见。长及大腿的黑发顺滑蓬松地垂在身前背後,半遮半掩地覆在胸口沉甸甸的挺翘丰盈之上,却无法遮住上面曾被粗暴对待的痕迹。微微颤抖的双腿之间,男人之前留下的液体已经流到了右小腿肚上,在腿间划出几道发亮的水迹。而左腿上的水迹,已经消失在了银色的脚环之内。

天真又颓靡,清纯又妖艳。

林安宴目瞪口呆地看着镜子。

她之前也是粗心,满脑子都是与顾靖渊斗智斗勇,以至於从未仔细观察过镜子中的自己。现在这幅摸样……别说顾靖渊,要是她林安宴是个男人,估计也会忍不住上了自己。

这简直就是妖精呀。

她往里面走了几步,忽然回过神再次凑到镜子前。剧烈性爱後的身体承受不了她猛然的动作,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林安宴顾不得起身,反而迫切地将眼睛望入镜子。

镜中的脸虽然年轻得依旧像十几岁的少女,但这副发育成熟的身体,完全不像是个少女!

她疑惑地摸摸脸,又看看这个陌生中带着熟悉的卫生间,终於确定,自己,好像是从遥远临海市的家乡别墅中,穿越时间和空间,到了京城公寓中。

不知道……之後还会不会再穿越到其他时间点去。

她苦笑一下,打开浴缸中的热水,林安宴绕着脖子摸了半天,也没找到银链的介面处。她对着镜子凑近了找,还是没有找到,这才将一直绕到颈後的吊坠转到身前。

那是一枚银色钻戒。

盯着戒指看了一会儿,仿佛有什麽记忆呼之欲出却转眼又消失得毫无踪迹。林安宴不再想,躺进浴缸,舒舒服服地泡着澡睡了一觉,最後是饥饿的肚子将她叫醒。

把身体擦干,头发吹干,她返回卧室,在衣柜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女式衣服,只好又抓起浴室的那件衬衣穿上。拉开窗帘,外面天光大盛,不知是中午还是下午,阳光透过封死窗户的铁条,照射进来。她把卧室的窗户开了条缝透气,便打算去厨房找点吃的。

刚推开卧室门走了两步,被忽然撑紧的链条一拽,几乎摔倒。林安宴扭头,发现链条的长度到此为止,她再也无法迈出去半步。

侧过头,门边的格子柜上,放着一个盒饭和一个微波炉。

除了猫不会用微波炉,这和养猫有什么区别?

心里吐槽着,林安宴靠着门,把热过的盒饭吃得干干净净,饥肠辘辘的肚子总算不再闹脾气。她拖着铁链回到卧室转了两圈,没能忍住,又来到卧室门口,拿起了微波炉后面的糖罐。不知为什么,她对甜食有阴影。明明很想吃,却总是有些害怕。索性这会儿没人知道,她挑了一颗水蜜桃味儿的糖,含在了嘴里。

重新爬回床上,她拿起床头柜上书,胡乱翻了几页又放下,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卧室墙上挂着的电视机。

隐约记起,曾经有一世,电视机是她唯一的消遣。

顾靖渊不让她碰手机,她没有电脑,也没有钱,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在卧室安装了一台电视,每当他上班离开之后,她就打开电视来看。

也不是看,就是空荡荡的房间里,她希望能有一个说话给自己听的物件。

心不在焉地一遍遍换着台,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林安宴一顿,按了返回。

娱乐新闻上,记者用八卦的声音,解说着某位网红在微博上连续秀出的照片。

“……顾总位于京都市郊的豪华别墅,从某位网红现场拍到的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低调的奢华这五个字就可以概括顾总高冷的品味。然而,单身狗小编根据经验推断,这样的品味透漏出绝对的性冷淡风,说明顾总和小编一样,都是可怜的单身汪一只呦!各位美少女们,不要大意地上吧!说到这里,小编也好像去泰国变个性啊……咳咳我们来说正事!据悉,前来赴宴的不仅有商界名流,还有着名影星谭影,国际名模朱阳等等……”

图片上只是一个小小的身影,编辑将图片放到最大,才勉强可以看清,图片上西装革履的男人身姿笔挺,面容冷淡而疏远,握着一只高脚杯站在豪华的旋转楼梯旁边,和一个男士在说着什么。他并没有看镜头,也没有看其他人,却不自觉地吸引着所有人的眼光。

那是已经成年的顾靖渊。

电视上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什么性冷淡禁欲系,性冷淡你个头!还说什么京郊的大别墅……她看看这顶多两室一厅的小公寓,嘴里的糖不知什么时候化完了,林安宴恨恨地盯着电视舔舔唇,有点想再来一颗。

一定是盒饭装得太少的原因。

她愤愤不平地想着,听到门口传来了响声,关掉电视,跑到卧室门口去看。

刚刚出现在电视图片中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站在门口,开灯换鞋,将外套挂在衣架上,走到沙发上坐下,解了几颗衬衫的扣子后察觉到动静,这才蹙着眉抬头看了过来。

林安宴也看着他。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3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