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中年男人大鸟吧,我玩一个卖蛋的小姑娘

“有没有人受伤?”孙林问到。

“我没事。”“我没事。”......

“那就继续往前走。钱大你小心些。”孙林说。

“我,我怕。这里的东西我不要了,我这就退出去。”钱大惊魂未定,这里的机关防不胜防。

“当时不让你来,你偏要来,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给我继续往前,不然我就杀了你。”

严华一脸凶像,狠狠的威胁到:“你也不是没见过我杀人。你要是想下去陪那姓兰的现在就退出。赶紧走。还有你这个小子,一起,扶着他。他要不走,你也一起死吧。”

看来钱大是抓住了人什么把柄威胁他们,这几个才同意其加入的,反正这个地方也需要探路的炮灰。

真是不知死活呀,自己什么水平不知道?看,现在无法善了了吧。

她数了数,对方一共6人,难道这次她要大开杀戒了?

苏舒扶着钱大走在前面。“钱叔,小心点,别担心。”

“这太危险了,我要是死了小晴怎么办?”

苏舒都不想吐槽,当时是谁信誓旦旦的说没有危险的?现在知道害怕了?

走了一段路,这段路上并没有遇到危险。

过了一会,他们看见一个石门。

“你去推。”

苏舒去试了试,还挺重。她也不是推不动,但是她不想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假装用尽全力推了几下就放弃了。

“太重,推不动。”她摇摇头说。

“你找死?”

“严老大,这个真推不动。不信你找人试试。”

“小武,你去试试。”严华点了一个人。

那人上前来,他盯着苏舒看了看。苏舒也不惧,迎着他的目光。

他走到门边,摆开架势,鼓足了劲,石门也没有什么反应。

“老大,真的推不动,看来得多几个人?”

“你们几个都去。”严华一指,几个小弟都迅速上前,也就严华和孙林站在一旁看着。

苏舒也不使劲,大家吭哧吭哧推了一会,石门并没有被推开。

严华和孙林看了看,只好也下来帮忙,这样门才被缓缓推开。

洞内摆着十几个木箱。有几个箱子被打开,珠宝玉石散落在地,在火光的映衬下特别耀眼。

有人急忙上前,拿起一块金子就咬。

“是真的,全是真的。”他兴奋的说,捧起一堆珠宝看了又看,亲了又亲。

苏舒却觉得很奇怪,就这些东西了么?那初墨不是个大宗师么?也没点秘药,功法,武器之类的?

如果只是这些,苏舒表示没有兴趣。

苏舒不敢兴趣,有人却很感兴趣。

“快,快,把箱子打开看看,都有些什么。”孙林说到。

几人蜂拥过去,一一打开箱子。都是闪闪发光的珠宝。

钱大也很兴奋,他现在完全忘记了刚说的想要退出之事。但是先前的事情吓到了他,他偷偷的走到角落拿了一锭金子藏到布兜里。

苏舒看着他们摇了摇头。这时候所有人都很疯狂,也没人注意到她。

“搬走,搬走,都搬走。全部装起来,搬走。”严华喊道。

“是。”众人忙碌了起来,几人将散落在四周的珠宝都装到箱子里去。

“你俩也过来帮忙。”严化喊道。

苏舒只好走上前去,这时突然“啊”的一声,有人惨叫到,在地上翻滚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口吐白沫翘辫子了。

苏舒一看这就是先咬金子的那位仁兄呀,难怪死得最快。

也多亏了他,不然自己估计也得中招。

众人都惊呆了,“这,这是中毒了?”

“有毒?”孙林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掌漆黑。

“有毒。”众人惊呼到,将手上的东西赶忙往地上扔。

“啊。”又有人倒地没有站起来。

严华急急忙忙的去翻自己的包裹,找出一瓶药来。

“这是解毒药,大家快吞下去。”他把解药分给众人,但是还是有一人中毒太深,抢救不及时死亡。

这样一来一下子死了3个,就剩下严华,孔林和小武了,加上他俩也就剩下5人了。这几人虽然也碰了珠宝,但接触时间短,所以中毒不算很深。

“你俩去,去把珠宝装起来。”严华指着苏舒和钱大说到。

钱大这时已经躺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毒素未解。

苏舒看了看他们三个,并不准备动手。

“听到没有,想找死呀。”严华拿着他的大刀作势要砍。

苏舒指了指地上的珠宝说:“这些珠宝都有毒,我去搬不就中毒了么?我可不想像那三个一样死在这里。你们要自己去装吧,我就不要了。”

“你不去那就去死吧。”严华说着拿着大刀就攻了上来。

真是一个爆脾气,苏舒边打边退,说到:“早死晚死都是死,我为什么要为了你们去死呢?”

严华与苏舒过了几招,心中一惊,看来这还是个硬茬子。

“大家都上。”

说着三人一拥而上,团团将苏舒围住,也没人理会偷偷离开的钱大。

苏舒犹豫了一会,想想,还是决定将这些人除去。这些都是穷凶极恶之人,留下了会有后患。

下定了决心,她也就不准备隐瞒实力了,反正最后这里只会剩下自己,也就不准备藏拙了。

“你,你不是武士期?”严华瞪大了眼睛。

“你竟敢隐瞒修为?是不是早就准备着偷袭我们?”

苏舒并不准备和他们废话,继续手下的攻势。

“小兄弟,这么多珠宝你一个人也搬不走。要么我们合作,五五分成,你占一半,怎么样?我已经想到了将它们运走的办法了。”孙林利诱到。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兄弟几个只是不想两败俱伤便宜了别人。”

苏舒懒得理会,很多人就是因为话太多才把自己作死的。既然自己都下定了决心不想饶恕他们,自然就不会听他们讲废话了,要讲先就讲了。

没一会,三人就死在她的剑下。亲手将人杀死的感觉和上次真的不一样。剑捅进人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的阻碍,就那么轻轻一下,鲜血四溅,生命真是脆弱。

她看着严华几个死不瞑目的双眼,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剑,感叹到:如果自己不够强大,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吧。

杀人者人恒杀之,苏舒并不觉得对他们有所亏欠。她只是不想多造杀孽而已。

来到严华身前,她翻了翻,翻出那本手记。

手记是当年那位兰姓武者记录的,里面记载了洞府的路线,最终指示的藏宝地就是这里,里面也没有提到珠宝有毒的事情。

苏舒看了看四周,觉得很是奇怪。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27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