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春游时妈妈和同学&阿宾小说阅读全文79章

顾华杉点点头,循循善诱道:“赵高阳这个人,满肚子花花肠子,口蜜腹剑,舌灿莲花,说起谎话来就跟吃饭一样寻常。你相信了她,也是人之常情。那你现在就告诉我,她藏在哪里了——”

言又生低低道:“她没有告诉我,只是说了一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顾华杉一愣,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会是——

顾华杉站起身来,快步往大营方向走,言又生冲着她背影喊:“华杉姑娘,你知道她藏在哪里了吗?”

“这个你不用管,你去路大夫那里,把他的行李带上。然后回去叫上大王哥跟你一起到西营门口来。对了,你两把行李也给带上。”

言又生愣住了,皱了皱眉,“我带行李做什么?”

“死呆子,让你带你就带,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顾华杉脚下生风,快步穿过军营之中,最后径直来到了药房。

路大夫一看见她走了进来,当下如临大敌一般,拿起手里的擀药杖,转头吆喝着屋内其他大夫,“大家快来啊,这小子又来闹事了——”

顾华杉哪里理他们,目不斜视,直直向药房后面的隔间去。

“你干什么,那里面都是病人……”

话音刚落,帘子“哗”一声被猛地掀开,只看见狭小的隔间里有两张小小的木床,一张上面躺着一个腿脚受伤的士兵,此刻正瞪圆了眼睛看着她。

而另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小个子男子,一身脏兮兮的衣袍,脸上还有烟灰,右腿的膝盖用纱布缠绕着,正在那里呼呼大睡。

此人不是赵高阳是谁?

还真是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刚才她已经来过药房,掀开帘子却只看见两双脚,便下意识的以为是伤患士兵。

哪里知道这赵高阳还挺聪明,知道乔装打扮,竟就这么从她眼皮子底下溜过。

“你做什么?!你这个人,怎么又来,跟你说了多少次,这里只有受伤的士兵!”路大夫拖着矮胖胖的身体挤了进来,赵高阳听得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半梦半醒之间微微睁了眼,便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放大在眼前。

刚回过神来呢,耳朵便被人狠狠一揪,听得一声惨叫,赵高阳气得双腿乱蹬,一边蹬腿一边叫嚷着:“别别别,你放手,顾昭——”

那一个“华”字还没有出口,嘴鼻便全部被人给捂住了,好歹耳朵是得救了。

顾华杉阴沉沉的声音响彻在耳边,“姓赵的,跟我出去谈谈。”

赵高阳哪里肯依,当下大声嚷嚷着:“我不,我知道你要杀了我,师父救命啊,这个人要杀了徒儿,师父救我——”

路大夫正要上前,却被顾华杉狠狠瞪了一眼。

那少年看着年纪小,笑的时候看着和善亲近,可是沉下脸来的时候,只觉眼底寒光凛凛,让人生寒。

顾华杉贴近赵高阳耳边,一字一句说道:“要么出去谈,要么就在这里谈。你也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吧,若是让你师父知道了,你觉得你师父还能安安稳稳的活着吗?”

赵高阳一下愣住了,她咬了咬唇,看向路大夫,终究是屈服了。

她恨恨的瞪了顾华杉一眼,随后才慢腾腾的翻身下床,一边冲路大夫道:“师父,我跟他出去谈谈,您老盯着点,要是我半个时辰没有回来,就派个人出来寻我的尸体!”

见她说得如此夸张,那路大夫脸色白了白,有些敢怒不敢言的瞪着顾华杉。随后侧过身子,让出一条路来,沉声道:“徒儿放心,为师盯着呢。”

这两师徒一唱一和,还真把她顾华杉当做什么十恶不赦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了。

顾华杉翻了个白眼,果然这世上,好事做不得,好事做多了遭报应。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药房,走出了许久,顾华杉都感觉到背后路大夫的视线,犹如芒刺在背一般,只恨不得将她后背盯出个窟窿来。

顾华杉直领着她往西大门而去。

赵高阳盯着前面那人,身边不断有士兵走过,都远远地冲顾华杉恭敬的打招呼。

她听见他们叫他“华公子”,而顾华杉也笑着一一回礼。

华公子,莫非就是前几日打了田参谋的人?

顾华杉一战成名,事迹早已传遍了整个青州大营,赵高阳曾听师傅绘声绘色的讲起,那个小个子瘦弱男子是如何一招制敌,打得那田参谋跪地求饶,一扫燕离军队颓靡之势。

那样的男子,光是想想,便让人敬仰。

她甚至暗暗想,若是自己上场,必定不输男儿。

怎的,顾华杉便能活得这般风光,而自己却只能一天到晚鬼鬼祟祟躲在军营里装男人。

不对,顾华杉装的也是男人,怎么差别这么大嘛!

按理来说,她欺骗了自己两回,第一回骗了自己的感情,第二回骗了自己留在南境,可为什么自己现在看见顾华杉,竟然像是耗子见了猫儿一样。

赵高阳,你可真是没出息。

两个人走到西营大门,只有几个守卫士兵,打马而归的士兵们匆匆略过,溅起一地尘埃。夕阳如金,天边霞光万丈,衬得大地一片金黄,地面上的白雪还未消融透彻,踩上去吱吱做响。

顾华杉刚一停下,后面的赵高阳瞬间变得紧张戒备了起来。顾华杉一转身,便看见赵高阳自动后退两米,“顾华杉,为了你我的安全,我们还是保持一段距离为好。”

“是你的安全,还是我的安全?”

赵高阳一瞧见那人无波无喜的表情,恍惚间想起了赵高沐发怒之前的表情,后背一阵嗖嗖嗖的凉意。

这两个人真是莫名其妙的相像啊。

一样的腹黑,一样的无情,一样的杀人不眨眼。

要不拿对付赵高沐的办法来对付顾华杉?

“哎呀,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嘛,咱两就装作不认识不就行了?”赵高阳堂堂南境郡主此刻撒起泼来,像是市井妇女一般,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哭天抢地道,“顾华杉,你干什么啊,只许自己闯荡江湖,还不许我也出来了?你是不是嫉妒我混得比你好啊——”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26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