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男票说要吃我的小妹妹&空姐内射出白浆10p

赵高沐盯着他看了一会子,那苍白的脸上浮起令人胆战心惊的笑意,他眼底似有一滩深不见底的幽潭,“楚大人怕是喝多了失忆了。昨夜你奸杀了我的丫头夏瑜,还记得吗?”

楚沐一顿,随后想起了什么,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瞬间将所有的关联串通在一起,拼凑出了一张完整的地图。

那人脸色霎时一寒,“赵高沐,你给我下套。”

赵高沐微微一笑,“楚大人酒醉过后,脑子只怕是还未清醒过来。不过楚大人也用不着否认。不过一个丫头而已,死了便死了。”

楚沐怒喝道:“赵高沐,我从未杀过人。这一切都是你栽赃陷害的。”

赵高沐拍了拍手,从他身后走出了几个壮汉男子,楚沐脸色一沉,脑中警铃大作,“你要做什么?我奉陛下之命携御医前来南境探病,若是在回京的路上掉了一根汗毛,圣上必定追查不休。你南景王府永远别想安宁!”

赵高沐默不作声,只是转动了轮椅往前,对身边那些男子道:“来啊,给楚大人松绑。”

楚沐面色一顿,眉头紧皱,厉声道:“赵高沐,你到底要做什么?”

赵高沐转过身,背对楚沐,“楚大人昨夜喝多了酒,神志不清之下杀害了我的奴才。正如我所说,一个奴才而已,死了便死了。楚大人用不着用中毒这样的托词来诓骗世人。若我赵高沐真想要楚大人的性命,又岂会拿一个奴才的性命这般无关紧要的事情来对付堂堂锦衣卫指挥史大人?”

楚沐心头直跳,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是他昨夜昏昏沉沉,究竟做了什么自己都不清楚。

可是事实也绝非赵高沐所说,楚沐当下冷冷一笑:“既然世子殿下不在意,为何将我捆住?”

“楚大人杀人之后昏睡不醒,一同吃酒的公子们寻了来,发现了夏瑜的尸体。”赵高沐唇角一勾,低声继续道,“我若不捆了楚大人,又如何向满山庄的人交代。如今夏瑜已死,尸身我已经派人处理了,楚大人用不着担忧本世子有何企图,且安心在山庄里呆几日。待那些公子们下了山,楚大人自会毫发无伤的回到京城。”

说罢这话,赵高沐便转动了轮椅,迎着四下里薄薄的雾气走了出去。

天将麻麻亮,四下里影影绰绰,那几个壮汉给楚沐松了绑,只余下那赵高沐的心腹丫头静姝站在一侧。

静姝冲楚沐微微一笑,“楚大人请自便。”

楚沐扭了扭手腕,目光沉沉,“下去吧。”

静姝应了一声,随后走了出去。楚沐只觉太阳穴直跳,想来是余毒未消。

他站起身来,才看见桌上放着自己身上的配件。

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泠”一声拔剑出鞘,那剑鞘干净如新,唯有剑柄之处还有点点暗沉的血迹。

楚沐“哐”一声,将剑狠狠插进剑鞘之中,唇角抿紧,几乎是咬牙切齿道:“赵……高……炽。”

楚沐回房的时候,刚巧一道身影也匆匆赶了过来。

远远的便看见楚一身着一身夜行衣,一见到他便跪在他面前,抱拳道:“大人,下官听闻昨夜有个奴才死了,说是和大人有关。下官跟着世子身边的人到了世子的院里,见他们把大人锁在偏房内。本想靠近找个时机救下大人,奈何世子殿下身边高手如云,下官一直不曾得手。大人,昨夜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沐衣袖一拂,粗鲁的将门一脚踹开,束手而立房中。楚一急忙跟了上去,四下查看之后才关上了门,听得屋内那人沉沉道:“楚一,把昨夜你听到的事情一一报来。”

楚一便道:“昨夜下官在后院守着,便听见有女人的尖叫声,似乎是从大人房里传来的。下官恐事情有变,急忙赶了过去,谁知世子和那些公子们早已到了房内,下官便只能远远看着。后来看见有人抬走了夏瑜的尸体,大人也被捆着送到了世子的院子之中。后来下官听黄公子说起,说大人醉酒之后——”

楚一欲言又止,楚沐早已怒不可遏道:“继续说下去!!”

“他们说大人醉酒之后,奸sha了夏瑜姑娘。”

楚沐一拍桌子,脸色通红,双手握拳,“好个赵高沐,好个南境王府世子!竟敢做局害我!”

楚一却道:“可这世子为何拿一个奴才的性命来害大人?莫非世子殿下以为一个奴才便可以扳倒大人吗?”

楚沐道:“这正是我百思不解的地方。我昨晚分明是被人下了药,进入房间之后的事情,我根本想不起来。可是偏偏赵高沐就这么放了我,着实令人心惊胆战。”

楚一脸色一顿,呼吸急促了几分,“莫不是世子殿下想要借刀杀人?如此一来,他为心爱女人杀掉大人,也算是名正言顺。”

楚沐颓然坐下,有些呐然的揉了揉太阳穴,“赵高沐此人心计之深,深不可测,就连我也无法揣测。”

楚一犹豫一番,似欲言又止,终究还是道:“大人,探子从南景王府之中打探来了消息。您之前说的那个眼熟的小厮,您还记得吗?”

楚沐略略点头,楚一便道:“那小厮还真不是赵高沐身边的人。只听说是从京城来的,叫什么华杉。赵高沐回南境的时候,便将此人带进了王府之中。而且尤为奇怪的是,赵高沐身边的大半精锐都被派去了那人身边,不知是监视还是保护。”

“京城来的?”楚沐眉头紧皱,脑海里浮现起那个人的脸,黝黑的皮肤,一张平淡朴实的脸,泯然众人,如果落在人群中,无论如何也找不出来。可独独那双眼睛,他仿佛在某个地方惊鸿一瞥。

京城,与赵高沐接触过的地方?

“花满楼!”楚沐几乎是脱口而出,直接站了起来,因为震惊他脸微微扭曲,“对了,当时花满楼里出现在赵高沐身边的女人!”

楚一也是一惊,“你说那个小厮是个女人?可她为何装作男人模样在世子身边?”

楚沐握紧拳头,眼皮一跳,只觉得连续两日的事情不同寻常。

赵高沐像是在暗中织了一张巨大的网,正一步一步朝他而来。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25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