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与小女生日批 男生宿舍污污的事情

小柯对现场的氛围已经相当不满了,依尘话音刚落,小柯也无法忍受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连开门七事都不知,亦不是一副空皮囊”,小柯这话可算是把宁听雪损得一文不值了,但又带半个脏字,小柯话音一落,风楠就带着赞赏的目光望着她,小柯看到了风楠投过来的眼神,还很俏皮的冲他眨了眨眼睛。

宁听雪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再看小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照旧在喝着依尘刚给她斟的茶,众人看向俩姑娘,人家俩姑娘完全悠然自得,一唱一和,天衣无缝,而且还处事不惊,殷默不尽倒吸了口气,殷默心里暗自盘算着,还真不能小瞧了这俩丫头,宁听雪也是没用,被俩小丫头两句话就给驳回去了,还是实力不够,看来只有启用痴情女欧阳尔曼啦。

陆子爵也是领教过俩姑娘的锋芒,在京城“道空会所”俩丫头不是也被映采蓝逼上舞台了吗?最后俩丫头还不是大胜而归?但是今天?陆子爵感受到了来自殷默身上的不祥之气,很明显,殷默在操纵着现场的这些人在对付俩丫头,特别是“无小尘”那丫头,陆子爵用眼角扫了一眼殷默,殷默越是针对“无小尘”,越能说明“无小尘”对她非同寻常。

殷默同样捕捉到了来自陆子爵扫过来的目光,殷默心中一顿,这个男人一直被她忽略了,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可非同一般,还是要弄清楚这男人是谁?想到这里,殷默有了主意。

“欧阳小姐啊,能不能介绍你这位……”殷默现在可不敢在冒冒失失的断言“小俩口”了,因为她已经看到陆子爵用警告的眼神在盯着她,那眼神足以让人发凉,殷默有所保留的省下了下半句话,殷默认为还是让痴情女来发挥,比较妥帖。

欧阳尔曼可没有看到陆子爵危险的眼神,她只顾着享受“小俩口”这三字啦,现在殷默

直接问她关于陆子爵,欧阳尔曼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能说陆子爵是她何人呢?男朋友?她到是想啊,但人家陆子爵可没给她任何的希望,就在欧阳尔曼愣神的功夫,叶学智开口为欧阳尔曼回答了殷默的问题。

叶学智早就对欧阳尔曼不满了,好好的去度假村度假,看见陆子爵就走不动路,来到这里来招惹是非不说,还丢脸;还有就是宁听雪,原本跟她没什么事的,非要出头作死,唉,叶学智暗叹了声气,算了,这俩女人都不是善茬。现在听到殷默点了欧阳尔曼的名了,叶学智冷笑了一声,先前不是还享受着殷默所说的那“小俩口”仨字的吗?明摆着就是把你当qiāng使,叶学智想看表妹笑话,但是,最后想想,丢脸还是丢欧阳家的脸,再帮表妹解围一次吧。

叶学智轻咳一声,转身对着殷默,“殷老夫人,我是叶学智,尔曼的表哥,您打听的这位先生是京城陆家的长房长孙陆子爵先生”,叶学智也不是普通之人,介绍陆子爵给殷默时,不卑不亢,最关键是“您打听”这仨字,言下之意,殷默你并不是万能的,连京城陆家的长孙都不知道,今日在座的,要说最有份量之人,可不是殷家,也不是风家,更不是欧阳家,而是这位陆家的长孙啦。

殷默听到了叶学智的所谓介绍,对她最有用的信息莫不是“京城陆家”啦,她又吸了口气,今天对她的刺激可不少,还好她的心脏够坚强,此刻,几乎大部人都在看着这位殷老夫人,除了依尘以外,回为陆子爵已经跟她没有关系啦,管他是谁家的人呢。

殷默好像恍然大悟似的,对着陆子爵一笑,“原来是陆公子啊,幸会”,陆子爵听到“幸会”二字,没有何反应,他记得,殷默一下午只对他、风树说过“幸会”二字,这说明殷默本身就是一个即势力又现实的人。

陆子爵抬眼,淡然一笑,“你好,殷总”,陆子爵说完四字,就没有过多的表示,殷默一时之间很是尴尬,同时心中对陆子爵也生起了芥蒂。

欧阳尔曼听表哥如此介绍陆子爵,心中有些不爽,她希望表哥连同她与陆子爵一起介绍,那陆子爵就无法否认与她的关系,今天所在之人都是证人,她就是想要坐实与陆子爵的关系,所以,她用埋怨的目光看着表哥叶学智,叶学智知道欧阳尔曼是何意思?但叶学智可不傻,他始终认为欧阳尔曼想要嫁入陆家完全是痴心妄想,怎么可能会为欧阳尔曼抬桥。

欧阳尔曼很不满意表哥的表现,又看着殷老太似乎下不来台了,自认为应该赶紧救火,“殷老夫人,我跟子爵哥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妈妈与爵哥哥的妈妈也是同事加好姐妹,所以,我与爵哥哥是经常在一起的”,欧阳尔曼带着娇滴滴的声音说出这话,她这般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来了精神,包括依尘、小柯,特别兴奋之人当属风树。

风树听欧阳尔曼说完这话,高兴坏了,心想啊,陆子爵这会儿,你纵是有千张嘴也解释不清你与欧阳尔曼的关系了,更别指望“无小尘”那小丫头会跟你了,“无小尘”可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虽说人小,但主意可大啦,所以,他看向陆子爵的眼神中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小柯听到欧阳尔曼如是说,小柯没有理会欧阳尔曼,而是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陆子爵,风楠也在为陆兄担心,风楠心里琢磨,这欧阳尔曼也太狠了,人家陆兄还没有如何呢?她就单方面把俩人关系挑明了,风楠是知道陆子爵是心仪“无小尘”的,风楠看看陆子爵,又看看依尘,就看这俩人就像没事人一样的,“无小尘”自顾斟茶品茶,好像这里面发生的事跟她牙根就没关系,再看陆子爵,根本就没往欧阳尔曼方向看过一眼,好像“子爵哥哥”不是他一样,淡定如初。

殷默听到欧阳尔曼如此表白这陆家公子,但人陆家公子连眼皮都没抬起过,更没有向她看过一眼,殷默抿嘴一笑,再添把火,“欧阳小姐与陆公子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双啊”,众人瞬间哗然。

百看花丛自爱莲 p

p百看花丛自爱莲 61072dexhtlp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17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