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后妈把身体给了我 人家那里好湿

苏言这一句话,让宁晔沉默了。

看着苏言平静的模样,不由想到当年她如见了鬼一样,惊慌失措逃跑的样子。

看看现在,对比当年,苏言好像真的变了。只是,纵然苏言已跟当年不一样了,可她说‘强’这个字的时候,是不是也太过淡然了点?

难道强了一个男人,在她心里已成了不过如此的事了吗?

而时安和时峰,在听到这话后,脑子都是空白的。两人想法一致:难道大爷当年也已遭了苏言的毒手了吗?

也不怪他们两人会有这种想法。因为当年,宁晔也在暗室之中!

当年,苏言一直暗室藏着,等待行事。而宁脩误入后,她理当把宁脩当成了宁晔,惴惴不安,笨手笨脚的把事儿给办了。

等到完事后,宁晔才在有心人的算计下到了暗室。

在宁晔进来后,在蜡烛点然后,苏言才知道自己强错人了。

心惊胆颤中,苏言跑了。

而驸马府的人在宁晔进去,苏言跑出来后,就暗戳戳的带着人进去‘捉奸’了。毕竟,既要算计宁晔,自然得带人证,让他无从抵赖,将事情闹大。

然,进去后,懵了!

发现暗室里不止有宁晔,还有宁脩。且兄弟俩都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

这个,那个,难道苏言跟他们兄弟俩都有了首尾?

感觉不可能,但又觉得不无可能!

权门子弟,谁还没点癖好!特别宁侯爷那混不吝的,更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只是可怜了宁大公子,就这么被糟践了!

这一件事,当年在京城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若非顾忌侯府的权势,还有宁侯爷的脾气,肯定更加热闹。  可宁家的人却都清楚,当时被强的其实只有宁脩一个人而已,宁晔和苏言是清白的!这些年,时峰和时安也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苏言这么说。难道……

两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宁晔,难道当年大爷说谎了,其实他也被强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毕竟,若是没有这茬事,苏言也没理由主动承认,不是吗?这又不是什么光彩,不是什么值得歌颂的事。

所以……

两人看着苏言怀里的呆呆,脸色变幻不定。所以,这娃子到底是大爷的子嗣,还是侯爷之子?

沉默良久,宁晔开口,“你认为我是呆呆的爹爹吗?”

“难道不是?”苏言认真问道。

这问题,宁晔没回答,只道,“既然觉得我是呆呆的父亲,为何要带着他逃跑呢?”

“怕你跟我抢儿子!”

结果,他是真的要抢。且抢夺的方式,还如此简单粗暴,竟是直接将她除掉。

宁晔听了,情绪不明道。

为了怕宁家跟她抢儿子,所以跑了?所以,她就没想过带着呆呆回京城回宁家,没想过或许能母凭子贵吗?

难道在苏言心里,带着呆呆颠沛流离,也胜过回宁家安享荣华吗?

“你打昏他,是不愿他看到杀害他娘亲的凶手是我吗?”

毕竟,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的娘亲,这对一个娃子来说也是一种残忍。

苏言没回答,只是仰头望着宁晔,“晔哥哥,我们可否当做没见过?”

宁晔摇头,“已经晚了!”

这件事,就算是他答应也没用,因为宁脩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有些事,有些人,苏言是注定躲不过去的。

宁晔在苏言面前蹲下,看着呆呆,伸出手,在将碰到呆呆时,苏言抬手本能的挡住了他。

看着苏言挡着他的手,宁晔淡淡一笑,“你放心,我既已经收手了,就不会再对你们动手。”说着,看到苏言受伤的肩头,从腰间拿出一**药,给她撒在伤口上。

苏言看着宁晔,一时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言不发就要杀了她,现在又说放过她就放过她。

是放过她吗?宁晔并不这么认为。她未死在他的箭下,这并不是幸运。相反,待那人发现了她,她只会死的更惨。

一女二夫!当年这一事,让许多人都沦为笑柄。如此,有太多人的容不得她活着。当然了,这其中也包括侯府和他。

不过他现在选择收手,至于日后她会如何,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时安,扶苏小姐,还有小公子上车。”

“是。”

时安上前,苏言也没说什么,抱着呆呆走上马车。

能离开就离开,不能离开就留下。之后的事,以不变应万变。

苏言抱着呆呆坐在马车内,看着坐在对面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无声憋坏的宁晔,若有所思。

他真的是呆呆的爹吗?

如果是。那,他闭着眼睛,也可能是不想看到她这个强奸犯。

接受到苏言的视线,宁晔缓缓睁开眼睛,见苏言正望着他!

望着他的眼神,没了昔日的敬慕与欢喜,有的只是探究和打量。

“以前的事,有些你是不是已经不记得了?”宁晔开口问道。

苏言点头,“我头受过伤!过去很多事都忘记了。”

忘记了,以后或许会是为自己脱罪的最好理由。

宁晔听了,了然。怪不得连强的是谁都含糊不清了,也怪不得在看到他时,她的反应那么凉淡和陌生了。

只是,苏言忘记了,心里或已不把那事当事儿了。可有人,却不然。他可是一直都在心里搁着,一直在磨刀霍霍。如果他知晓苏言已经把这事儿忘了。那……

想到他那弟弟可能会有的反应,宁晔不由扬了扬嘴角。笑容带着一丝愉悦,还有一抹藏不住的恶趣。

“大爷,小心……”

时峰一声喊,宁晔思绪被打断,听到似兵器落到车壁的声音,看一眼苏言,“报应来的还真快。”

刚刚他想杀了苏言,转眼,就有人想杀了他。

苏言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呆呆,像是小媳妇儿似乎的坐到了宁晔的身后。

宁晔:……

转头看一眼苏言,她这害怕把他当依仗?还是,直接把他当人肉盾牌为她挡刀挡箭?

十有**是后者!

因为没有哪个女人,会把刚还要杀她的人当做依仗。

“宁大公子,都是熟人了,不出来打个招呼吗?”

听到外面叫嚣声音,宁晔掀开车帘往外望望。

遇到了拦路虎,总是要看清是哪一路的。

苏言坐在宁晔身后,也无声往外瞅了瞅。看着对面那足有数百人的敌军!

敌方数百人,这方几十人,妥妥的以少对多,除非宁晔这边的人个个都有以一敌十的本领。不然,凶多吉少!

苏言想着,看一眼宁晔,垂眸,看着怀里的呆呆,静静坐着。

他十有**真是呆呆的爹。所以,她生出投敌的念头,好像不太合适。

不过,想到他之前势必置她于死地的态度。苏言心里发痒,投敌的想法很强烈。

“宁晔,宁脩他杀我族人,今日我要杀他手足,已报血海深仇!地兄妹,给我上!”

一声怒吼,马蹄奔腾,尘土飞扬,带着浓厚的杀气,直面袭来!

血海深仇,不死不休!

看着朝着他攻来的人,宁晔转头看着苏言,颇为无奈道,“是宁脩惹出来的,但我们好像无辜成了被报复的对象。”

苏言听了,不说话。

而宁晔,看她听到宁脩的名字,连丝毫反应都没有。再次确定,看来她确实是忘了很多事,很多人。

就是不知道宁脩若是知道苏言不止忘了强他的事,连他这个人都忘记了,又会是什么反应?

碰!

看着迎面刺来的长剑,宁晔断然出手,轻易拦下,随着走出马车!

走下马车,不忘转头对着马车内的苏言说一句,“在里面好好待着!”

苏言情况跟他预想的不同。那么,为了看宁脩的反应,也许都应该让她活着。

苏言坐在马车内,不知宁晔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看他沉稳的应对刺杀。

面对刺杀如此沉稳,看来这种事儿他也许常遇见。还有,他武功竟跟他长相一样,看起来都不错。

只是,纵然武功不俗,有时候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大爷!”

看宁晔手臂被划伤见红,看宁晔被围攻,危险重重,随同护卫却被困,一时无法冲过去保护,时峰,时安急怒!

“韩刚,你若伤大爷,我一定活剁了你。”

看时安气急败坏,韩刚大笑,“时安,你想多了,我不是要伤宁晔,我是要杀了他!”

“你敢!”

“可笑,都这个时候了老子还有什么不敢的!而你们,若想替你们大爷伸冤报仇,那就去找宁侯爷吧!是他害死了宁晔。”韩刚说着,扬起手里的大刀,朝着宁晔的脖子砍去。

眼见刀落下,头落地,忽而……

一道红色人影掠过!

“啊……”

只闻一声惨叫,看刚才还猖狂无比的韩刚,被踹飞了出去。

人飞出去,又落了地,一口猩红喷出,一道声音悠悠入耳……

“本侯来了!你要找本侯作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12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