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整夜连着不出的小说 办公室里被抽插

寻邬回到住处,握着小狐狸留下的信封,青筋暴起,紧咬着牙关。寻寻~他一定会治好他的,暂且让他同桦虞出去就当散散心,心里的黑暗逐渐压过理智,眼睛变了颜色……

“寻邬!”凰羽闯了进来,寻邬赶紧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已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寻邬扬起嘴角笑了笑了,“怎么这么着急。”

“我怎么不着急,找到了线索没有,寻寻他……”寻邬将书信交给凰羽,只见上面写着:

大哥:

这里太过无趣,我想同桦虞出去走走看看各界的大好河山美景,放心有桦虞照顾我不会有事,你不要太过担心,等我玩够了就回来,不要去找我,说不定等我回来我就寻到了治疗的办法,到那时候我同桦虞一定请你主持我们的婚礼呵呵。不要告诉其他人其实我心悦桦虞好久了,只是自己的情况摆在那不敢说出来,保密!

大哥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凰羽,等我回来。大哥不要委屈了自己的真实感情,我也想看到你幸福,保重!

替我同凰羽还有穆玦,梦良他们道别。

寻寻

看完书信凰羽,有点不可思议,“那个寻寻跟桦虞离家出走了?”

寻邬站起身子,拿过书信叠好放进怀里。揉了揉凰羽的发顶,“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是我欠他的,让他去吧。”

“寻邬~”凰羽担心的看着他。

看着凰羽澄澈的双眸,寻邬抬手俯上去遮挡住,轻轻地拥着她,耳语道,“羽儿以后我只有你了~”凰羽的脖颈肉眼可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感觉汗毛都要立起来了。这次穆玦贴心的没有跟进来,现在寻邬情绪不稳她也不好推开他,伸出手搂着他的腰身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凰羽感觉脖子里湿乎乎的,身子僵了一下很快放松下来,突然非常心疼寻邬。他那般骄傲的一个人竟然也有流泪的时候。重复着拍打的动作安抚着寻邬。

寻邬确实流泪了,他紧紧的拥着凰羽,情绪复杂……只得违背自己的初衷,默默地对凰羽说了无数个对不起。

凰羽在里面逗留的时间有些长,穆玦在外面喊到,“小羽儿?寻邬?”

凰羽推开寻邬不自觉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顺便也给寻邬整理了一下,寻邬脸上虽然在微笑,心里的黑暗抑制不住想要流淌出来,原本淡蓝色的瞳孔一会儿变黑一会儿又恢复原色。打开门的时候他已经调理好姿态。穆玦快步走上来牵着凰羽问道,“桦虞跟寻寻呢?”

凰羽刚想张嘴,寻邬便说了,“那臭小子将桦虞拐走了,说这里太过烦闷想要带着桦虞出去走走,随他们吧,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总不能圈顾他一生,他喜欢桦虞这样也罢。”

“那你这是不打算去找他了?”穆玦问道。

“不找了,有桦虞陪着他他应该很快乐吧!我应该是多余的那个吧。”有些伤心。

穆玦上前拍了拍他,“等他玩够了会回来的,至少有桦虞在寻寻是安全的,更何况也不会有人去找他们麻烦,你有我们陪着不会孤单,走去吃饭。”

梦良全程有些懵✘的看着他们,刚刚寻邬火急火燎的跑进屋,随后师娘又进去了师傅守在门口……也不见桦虞,寻寻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师傅寻寻,桦虞呢?”凰羽又将事重复了一遍。梦良有些可惜,人又少了呀,以后确实有些孤独了,惺惺相惜的瞅着寻邬,以后他俩是不是可以搭个火。

“你这般眼神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女子,你这眼神我可消受不起。”寻邬颇为嫌弃的说道。

“谁喜欢你,老子喜欢女人好不好,我只是觉得可怜你以后就自己了,不识好歹,切!”梦良撇了撇嘴。

现在着实不是笑的时候,凰羽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第一次见寻邬这般开玩笑。”眼里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印到了寻邬心里,痒痒的。

众人吃完饭,穆玦同梦良出去四处巡查布下结界加强防护,原本是要带着凰羽去的,奈何寻邬暂时没有心思做事,凰羽担心他便留了下来。凰羽挨着寻邬坐在自制的双人秋千上,慢悠悠的荡着。

“寻邬你若放心不下,那我们陪你一起去找寻寻跟桦虞,不要这么难过了。”

寻邬掰过凰羽的脸与自己对视,“你愿意陪我去找他们,不顾外面的凶险?”

“嗯!我们都是一家人,不仅你放心不下他,我也担心。寻寻身体不好需要你每天为他输送灵力倘若没有了你,我怕他生病。虽然有桦虞在,可是我同你的心情一样,寻邬你若不安心那我们便去寻他。”

真挚的眼神照耀着寻邬,驱赶了他内心的黑暗,情难自禁的将凰羽搂进怀里,“倘若这世上有一种药可以医治好寻寻,但是需要奉献出你最爱的东西,换成是你~羽儿你可愿意?”

凰羽现如今对寻邬的感情类似于师傅亲人的感情,对于这种亲近她还是能接受的,没有逾越。

“哪怕是要我用命去换我也愿意,”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凰羽有些醒悟推开寻邬与他对视,“寻邬你告诉我,寻寻的病是不是我能救他,对不对?”

现在不知可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寻邬的内心,他点了点头说道,“是,你可以救他。”

“那你告诉我怎么救?”凰羽最大的心愿是将寻寻医治好。

揉了揉凰羽的发顶,“不会要了你的性命,我也舍不得只是拿走你身上的一样东西。”内心的伤痛无法言喻。

“什么东西,你告诉我。”有些急切。

“现在你还没有拥有,所以赶紧好好修炼,到时候自然就有了。”

“难道是内丹?”凰羽猜到,“可是不是啊我现在有内丹啊,寻邬你告诉我嘛。我是真的想要帮助寻寻。”

“现在不是时候,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到时候你一定会恨我的,羽儿寻寻等不及了,可是你与穆玦发展的太慢了,羽儿对不起……到时候我会任你处置,现在我看清了自己的心,我后悔将你推给穆玦了,我后悔了……如果不是自己私心现在他们三个人应该还好好的生活在小山坡……情不自禁的捧着凰羽的脸,“羽儿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没有穆玦没有梦良没有涂木涯没有涂昆皓也没有桦虞,只有你我寻寻,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我后悔了,我后悔出去给你找夫君了,我后悔将你推走了,羽儿我后悔了,你还是做我的童养媳好不好,好不好?”非常脆弱的说道,他真的后悔了。

“寻邬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不可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过,你是不是太伤心糊涂了?”

“怎么不可能,你才认识穆玦多久,而我们又相识了多久……”

“寻邬你现在有些走火入魔了,你清醒一些!”凰羽打断寻邬的话。

“哈哈哈哈……”寻邬大笑道,“走火入魔?”是他总是顾忌的太多,原本这一切就都是他的,是他想的太多以至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就连寻寻都走了,他知道寻寻的本意是不想在自己面前死去,寻寻是怕他难过,可是明明有治疗寻寻的方法……是他太优柔寡断了!眼睛突然变成乌黑色,将凰羽搂进桎梏着她,扣着她的后脑勺,吸吮着凰羽的唇瓣,凰羽瞪大了眼睛挣扎着……寻邬的唇移到凰羽的脖颈出,两颗獠牙扎了进去,凰羽失去了力气,晕厥在寻邬的怀里。

此时寻邬听到了动静,穆玦他们回来了,伸手在凰羽脖子那一拂,牙印消失了,寻邬也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穆玦你来的正是时候,呵呵你瞧原本凰羽是留下来陪我的,不想她竟然睡过去了,你将她送回房间吧。”

“睡着了?”刮了刮凰羽的鼻子,“小懒虫。”将凰羽抱起来回到房间,身后的寻邬眼神暗了暗。

梦良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微微上扬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只是穆玦并没有发现。他的眼里只有凰羽一人。

寻邬也回到房间,坐在床上打坐。一股紫色的血液在寻邬的胃部流转最后游走在各个经络,最后归于丹田。甜腻腻的味道在口腔里经久不消,寻邬睁开眼舔了舔唇,露出邪魅的笑容。

梦良一人留在外面无事可做,修剪了些树枝打算在做些物件,好像刚才他那般模样从未发生过。

穆玦守着昏睡的凰羽,他一直以为凰羽是睡着了。与她躺在同一张床上,摆弄着她的发丝,看着她的睡颜说不出的满足。时不时的轻啄一下凰羽小巧的唇瓣,留下莹莹的水珠,接着是她的脸颊从额头到下巴……没有邪念只是想要好好品尝她的味道,玦猖单方面的切断了他对他的感应,但是他不清楚玦猖是否能感应到他的感受,他是自私的希望以后不要在于玦猖有任何联系。丫头已经重生而他也是新生,丫头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是凰羽他的小羽儿,他不能再受玦猖记忆的影响,不能混淆,他的小羽儿是他一个人的他不会乱吃醋的……他想着要怎样向凰羽求亲,现在寻邬是她的亲人,他是不是应该向寻邬提亲……想了很多跟甜蜜,心里一股股热浪四肢百骸舒坦极了,这就是爱情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10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