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开了两个女儿的小嫩苞/总裁太长了坐不下去

第二日,王府里一片热闹,到处都挂着红绸缎,红灯笼。

凝珠坐在铜镜前,呆呆的被那些是侍女打扮着。

她听到有侍女小声的说:“世子妃长得挺漂亮的,尤其是眼睛,但可惜脸上有一道疤。”

“世子喜欢不就行了。”

凝珠不禁自嘲一笑:喜欢有什么用,纵使再喜欢,也不能在一起了。

凝珠还在走着神,就听到一位老嬷嬷喊:“梳妆完毕,时辰已到,上花轿。”

要上花轿了,她会以靖王爷义女的身份从靖王府出门,被抬进玉王府。

从前两日开始,她便一直住在靖王府,玉堰给她安排了个靖王爷义女的身份,让她名正言顺、风风光光的嫁入玉王府。

凝珠扶着侍女的手一步步朝府门外走去,她缓步踏进花轿,周围人的欢声笑语与她此刻的心情截然相反。

“起轿。”那老嬷嬷再次喊了一声,轿子便被抬起。

凝珠座在轿内,感受着轿子一晃一晃的,心也开始跟着紧张难挨起来。

就在凝珠还在内心挣扎时,一个随行的小侍女偷偷掀开了花轿的帘子:“时间差不多了,你还不行动。”

“你是她派来监视我的。”

“我只是负责适时的时候提醒你。”那小侍女语气里没有一点恭敬,满满的都是轻蔑。

“我知道了,不劳你费心。”凝珠咬着牙回了一句。

“知道就好。”

凝珠不愿意再理那个小侍女,她暗自将手握成了拳头,再松开,便慢慢的掀开轿帘,对着外面的轿夫和其他侍女说:“停下轿子,我有话说。”

那些轿夫和侍女都愣住了。

“停下。”凝珠这次声音提高,大声的说了句。

那些轿夫也摸不准是什么情况,便连忙将花嫁放了下来,那些在旁边吹吹打打的,一见轿子停下了,也连忙停止了吹吹打打。在前面接花轿的玉堰感觉到了后面的异样便也勒住了马,向后面看来。

凝珠在花轿停下后,便再次缓步的步出花轿,她还将自己的盖头扯了下来,拿在手中。

那老嬷嬷一见凝珠下了花轿,便连忙跑到凝珠跟前,阻止她说:“使不得呀,使不得。这新娘子怎么能半途下花轿,扯盖头呢!”

“有什么使不得的,我又不嫁了。”凝珠语气冷冰冰的。

“啊!”那老嬷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便愣在了当场。

玉堰离花轿有一段距离,所以听不清凝珠到底说了什么,他在凝珠下了花轿,摘下了盖头,便连忙下马朝她跑过来。

“凝珠,怎么了?”他跑上前握住凝珠的胳膊。

凝珠一把甩开他的胳膊,十分无情的说:“没怎么,就是玩够了,不想嫁了。”

玉堰表情一滞,随即不相信的说:“凝珠,你怎么了?我们先成完亲再说,好不好?”

“你没听明白吗?我说我玩儿够了,我不想嫁了。”凝珠再次用冷冰冰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凝珠,你别闹。”玉堰心里有点慌了。

“我没闹,我就是突然不想嫁给你了。”凝珠说完这句话,便将盖头举到玉堰的面前,轻轻地松手,那盖头便随着风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凝珠看都不看那大红盖头一眼,便直接踩了上去,从那上面与玉堰擦肩而过,朝前面走去。

“凝珠,你到底怎么了?”玉堰表情十分痛苦,他伸手抓住了凝珠的胳膊不让她走,语气近乎带着哀求:“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我们一起解决,你别走。”

“我能遇到什么事情,我就是不想嫁给你了,我就是不喜欢你了而已。”凝珠微微侧过一点头,她再次狠狠的甩开了玉堰的胳膊,冷冷的道。

“凝珠……”玉堰再一次用低哑的声音喊他。

凝珠不敢再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已经续满了泪水,她从来都没有见他哭过。失去她,他居然会如此害怕。

可是她不能心软,他再次用冷冰冰的声音大声的说:“没听明白吗?我不喜欢你了,你缠着我有什么用。”

她说完便开始一步步艰难的向前走,她想离开这里。她不敢看玉堰,她也不敢再留在这个充满着他们欢声笑语,幸福誓言的地方。曾经的她担心过玉堰有一天会离开自己,到最后却是自己先离开了他。

“凝珠,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玉堰再次跑上来,拦在凝珠的前面,挡住她的去路。

“哼!”凝珠冷笑一声:“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你,我只是想耍耍你,我这辈子最痛恨有钱人,因为我从小过得孤苦,所以我讨厌有钱人能够过的那么幸福。而你恰好又有钱又有权又过得那么幸福,所以我要让你不幸。我要让你爱上我,爱到要娶我,最后在大婚当日抛弃你。我要看到你痛苦,才能够让我心里平衡。”

凝珠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哽咽了无数次,那些马上要流出来的泪被她硬生生的了逼回去。

“凝珠,你在撒谎,对不对?”玉堰不愿意相信,也不信凝珠说的这些话。他一步步慢慢的靠近凝珠,他将手慢慢地抚上凝珠的脸:“你才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要这么说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到现在了你还这么相信我?还不恨我?

凝珠再次硬生生的将马上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她冷冷地打开了玉堰的手,心真的好疼:“我就是这样的人,是你自己太笨了,一直识人不清。”

凝珠说完便再次和玉堰擦肩而过,她不能再呆下去了,她快忍不下去了,她真的好痛好痛。

“凝珠,你忘了我们的誓言了吗?”玉堰这次没有在抓凝珠的胳膊,凝珠往前走,他就跟着往前走,边走边说。

凝珠不答话,有几滴泪慢慢的从眼眶流出,划过脸颊,掉到地上。她也浑然不觉,既不去擦干那些泪,也不再强硬着憋回去。她知道,玉堰这一次应该不会在跑上前来拦住她了,所以她将后背留给玉堰,自己偷偷的流着那些心痛的泪。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10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