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快穿辣文收集x液\霸道强占撕裂

关平安看着陪她姥爷他们归来的关有寿,扫到他的鞋子时,瞳孔突然缩了缩。别人也许发现不了细微之处。

可这双布鞋是她亲手所纳,她爹视如宝贝,比那些胶鞋凉鞋还要珍贵几分。寻常下地都舍不得穿,又怎么会舍得脏了鞋面?

“爹爹~”

“……年前去了一趟,他们几个后来就寄了好几趟海鲜过来。”正与叶五爷他们边走边交谈的关有寿闻言招招手。

“那两个当兵也还都有联系?”

“有的。”关有寿抱起跑过来的闺女,“前两天还寄来信,都是实诚人。我和大中八个人其实一家出一点算了不啥,可他们俩人就不一样,到如今还没成家,寄过来的特产估摸在当地也不便宜。”

梅大义点了点头,“回头让齐家老大照顾点。”

“会不会给小北家添麻烦?”

“不会。”正好把赵家老儿子也提一提,反正欠齐家的人情,梅老头好像不会反对。梅大义看着齐景年笑了笑。

闻弦音,知雅意。

齐景年朝他笑了笑。这不是犯什么原则问题,提拔有能力的士兵对他大伯来说绝对是有利无弊。

拉住齐景年手的关天佑闻言,瞟了眼背着双手的叶五爷,“爹,是小渔村的那些叔叔伯伯吗?”

“对。昨晚爹几个哥们聚会,琢磨着应该去一趟瞅瞅。可惜不止爹走不开,就连你五叔他们都忙。”

关平安静静听着她爹心跳,很正常,应该没有撒谎。还好还好,原来她爹是跟小伙伴们去玩儿。

“那后来咋商量?”

“只能再等等。”关有寿轻拍着怀里的女儿,哟……他放了饵都还不上钩?“爹,义叔,快进屋。”

“那我们……”

“哥哥。”关平安立马打断,“姥爷好不容易过来玩儿,咱们走了算啥呀,是不?姥爷,我中午给您老烧鲶鱼炖茄子哈。”

臭闺女!

打了好几块补丁的小棉袄!关有寿顿时乐出声,差点要掐掐他小棉袄脸蛋:你说你咋就这么精?

说着,关平安边挣扎着下了地,麻溜儿地往叶秀荷的方向跑去,一边喊,“娘,粥好了吗?”

“慢点。”

“好嘞~我姥爷喜欢的咸鸭蛋好了不?”

瞅瞅……你姑爷一家待您老这么好,你叶五爷感动不?所以您老就多体贴点你老姑娘行不?

饭后距离上工的时间很紧皱,根本没给关有寿多少时间不着痕迹地让一对儿女拐走他们义爷爷去海边。

“媳妇,我已经给你请了假,爹他难得过来一趟,你在家陪他好好唠两句。记得多烧几道荤菜。”

叶秀荷正有此意。

有些话只有她亲爷俩私底下才好说,何况等过了今儿,倒成了孩子爹捣鼓她似的,往后他们爷俩还咋来往。

梅大义带孩子们去看陷阱,东屋留下了一对父女。

看着收拾完炕桌,还拿着抹布不走,欲言又止的老姑娘,叶五爷敲了敲烟杆子,“想说啥就说。”

“爹~”

叶五爷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小孙女撒娇儿是讨喜可爱,可老姑娘瘪嘴撒娇那就是让他心一揪。

他的老姑娘啊。

叶秀荷扔了手上抹布,坐到炕沿,看着他,“爹~我昨晚都听到了。爹~咱不管秀娟姐行不?我才是你亲闺女。”

叶五爷瞟了老姑娘一眼,垂下眼帘。

“爹~”叶秀荷拉住他胳膊摇晃着,“你不是老说我有你这个爹在,啥啥都不用怕嘛,可我现在就怕了。”

“怕啥!是不是关老三说了啥!这兔崽子胆子倒是大了,当初他咋……”

矮油……咋突然炸毛呢。叶秀荷吓得连连摇头,立马打断,“不是,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姑爷多护着我。”

“哼!量他也不敢!”闻言,叶五爷沉下的脸缓和了一些,“他跟你说了不是关家孩子没有?”

叶秀荷点了点头。

叶五爷顿时露出笑意,“算他有良心。”

叶秀荷哭笑不得,“爹,他是姑爷。”

傻闺女!

叶五爷叹了口气,还是讲梅老告之于他的关于姑爷身世给讲了一遍,“记住对谁也别说,权当爹没说。”

“我懂的。”

懂不懂?他没把握,但他老姑娘就是有一点好,叮嘱她的话撬都撬不开。“现在你是不是还怪爹想让大义出头?”

叶秀荷微微摇头,“也不是怪你,就是心里头不好受。照理来说我才是你亲闺女,秀娟姐又不是好人。”

“虎!”叶五爷拿起长烟斗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也信爹真是为那丫头?我犯得着吗?”

叶秀荷顿时一愣,过了片刻,“那为啥啊?你这么干还不是吃力不讨好?义叔他还不定咋想你呢。”

叶五爷见状连连摇头。

“爹~~”

见老姑娘又拉长调调,叶五爷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生的俩孩子倒是个机灵鬼,咋当娘的就老不开窍。

“你想过没有?这里留不住姑爷的。”

“啥意思?”

这要是换成儿子,叶五爷此刻立马要一腿蹬过去。他都说了这么清楚了还不懂?可谁让这是他的老来女。

老姑娘脑子不好用,他这当爹的也只能把道理一一掰碎了给她好好讲讲。不然咋办?又不能塞回老伴肚子重新出炉。

叶五爷扭头望了眼院子,放开了盘起来的腿。

叶秀荷见她爹一副要长谈的模样,连忙悄声说道,“爹,孩子跟他们义爷爷从后门走的,前面锁了。”

这会儿倒是机灵了。

唉……

“梅家?连你娘,我都没跟她讲过是啥样人家。”叶五爷看着老姑娘的眼神是异常的担忧,“齐大非偶,当初爹是真不想给你结这门亲。这样的人家等姑爷带你们回去,对你来说不是好事。”

闻言叶秀荷顿时皱紧眉头。不就是过日子嘛,再说梅家也没啥人,她多孝顺点老人不就行啦。

“梅家?爹这么跟你说吧。不说大义出去能一句顶你爹十句,就是老梅他……”叶五爷伸手指了指屋顶,“能管他的最大官儿数不过一巴掌。”

“啊?”叶秀荷顿时瞪大双眼。

叶五爷好像还怕吓不到他的老姑娘,郑重地点了点头,“还有他工作的性质相当于那几个人的根底都在他手上。”

叶秀荷大惊失色脱口而出,“爹,不会吧?”

:。: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0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