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男生拽我胸罩带还把我_看着妈妈被操

苏绵绵并不想因自己这番鲁莽冲动把自己害了,只希望上天能顾及一下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只待被锁的木门快被燃烧殆尽,周围的火势小了很多,她就如一股风一般,朝火势小的地方跑去。

那一刻,苏绵绵脑海一片空白,只希望她不要惨死在自己的手上便好。

只在那几秒钟的时间,苏绵绵便从大火中跑了出来。

那一刻,苏绵绵在不远处收住了脚,整个人在那大口大口的呼吸。

如此顺利的逃出了那间被大火包围的屋子,苏绵绵对自己都感到如此意外。

原来她身手也是如此不错的。

她仔细看了看手臂,看看没有被烈火给烧到,所幸没有。

只是身上有一股浓厚的烟灰味,和黑灰,她也丝毫不嫌弃自己。

她转过身后,看着这偌大的屋子已被大火吞噬,这可是她的杰作。

苏绵绵连自己都想不到,会有这么勇敢的一次举措。

正看得入迷,不时,她倏然在周围闻到了一股特别大的烧焦味。

可她望了望周围也并未觉得有何奇怪的。

待苏绵绵转过身去,才意外的发现,她的衣裙着火了,这火还一路蔓延,正要往她的身上烧去。

难怪之前她是感觉到一股热意,如此烫人。

她还以为是因为这屋子大火散发的热量的缘故,谁会知道,原因竟是她的衣裙着了火。

那时,苏绵绵看傻眼了,顿时吓得用脚疯狂的踩着那被火燃烧的衣裙。

可是无果,火焰依旧在她衣裙上势气不减。无奈间,她只好将那衣裙脱下来,使劲踩灭才穿回去。

只是穿上那衣裙时,她自己都不忍直视,那衣裙的后边,被她踩出的脚印斑斑点点,看着奇异。

而须臾,苏绵绵感觉到屁股后的一股微凉?那不知是何等感受,只想着,这股微凉从何而来的?

当苏绵绵狐疑的转过头去,只看见那衣裙后早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

屁股后边可是凉凉,只看见了一条白色的亵裤,这真是让她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苏绵绵的脸是涨得满是通红。她怎么还会倒霉到这种地步?

现在周围是没有什么可以遮挡的东西了,她无奈,只好将手往衣裙后挡了挡。

她不由得呼出一口气,还好周围没人。

可不待多时,鬼面尊主见到这燃起的火光,便匆匆而来。

见到暮色中显现的那一身黑影,苏绵绵是有些心慌了,这让她如何是好。

何况,这来者,还不是她要等的人。

苏绵绵顿时后退几步,手顿时紧紧将衣裙抓紧,若是被鬼面尊主看到她走光了,那可得了。

不等鬼面尊主开口问,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蓦然间,便看到一道白光不知从何而来,在黑暗中划过。

白光剑影,直面从鬼面尊主面前划来。

他敏捷得很,在那白光从他面前挥来之时,他便敏捷的挪了身形,躲过了那一把挥来的剑。

苏绵绵顿时睁大眼睛,看来者,正是安以墨。

那一刻,苏绵绵就顿住了,对他的到来满心欣喜。

这才是她要等的人。

她不由得开口唤了一声,“师父!”

她等了半天的人,可算是过来找她了。也许之前,并不是安以墨没来鬼岭。

他也许和苏绵绵之前一样,在鬼岭迷了路。

苏绵绵不由得感慨,她本是灵机一动想到的对策,本以为没什么用,却出乎意料的,这点燃的火竟真的起了作用。

在夜中,这火在鬼岭中唯独发光的东西,也让周围都变得光亮起来。

安以墨若是真的来到了鬼岭,只要御剑,顺着这火找过来,便能看见她,这也是安以墨能找到她的原因之一。

安以墨风尘仆仆的,方才御剑而来,却见到眼前如此怪异的人。

为确保苏绵绵的安全,以防他靠近,他必然要先出手。

鬼面尊主见安以墨手持着剑,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方才苏绵绵可是唤他“师父”?

这还真是奇妙!

他的眸光放在了苏绵绵的身上几秒,之后挪开。

想不到她也有这样的对策,她也会有如此勇猛的一面?

这真让人感到诧异。

而在这一短暂的时间,安以墨望着苏绵绵,柔和的唤了一声,“绵绵”!

苏绵绵依旧将双手放在身后,扭扭捏捏的跑到了安以墨的身后。

对于这两人含情脉脉的神色,鬼面尊主感觉心里一阵不爽。

他们竟这番情意绵绵,将他这个重要人物给忘了!

当然,最气恨的,便是苏绵绵所说的那个人,他真的来了。

那他真的要言而有信,放苏绵绵离开?

安以墨看着苏绵绵这副怪异的姿态,顿时轻皱眉头,显然不知苏绵绵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在现在这种时候,他并未去问苏绵绵到底怎么了。

因为现在最主要是,要怎么对付眼前的人。

这个都城之人口中所说的,长得奇丑无比,却又闻风丧胆的鬼面尊主。

世人说他是鬼,如今见了却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罢了。

只是面相确实如世人所说的,奇丑无比!

只见鬼面尊主冷着眸子,看着安以墨如此轻蔑的神色,脾气一下子就大了。

他一向是个性情多变的人,情绪尤为的不稳定。

鬼面尊主这一生,最厌恶的便是别人轻蔑他,他很记恨。

只听他冷言一句,言语中含着几分戾气,对安以墨特别的不客气。

“来了,便一辈子别出鬼岭了!”

不过也是,对待情敌怎能客气呢?

听罢,安以墨眉头轻皱,他顿时冷声道:“此时,你还没能力能困住我!”

那一句话道完,苏绵绵还未反应过来,两人便不知怎么的,突然打起来了。

鬼面尊主赤手空拳,安以墨手持长剑。

两人打得不久,倏然间,只见另一身黑影闪了过来。

这人苏绵绵并不熟知。

鬼岭什么时候冒出了这样一个人了?

只见他一落地,站稳身形,之后朝鬼面尊主丢出一把剑。

鬼面尊主一见,矫健而起,迅速接过了那把剑。

当时,苏绵绵见了惊愕了许久。

有了这样一把剑,对付起安以墨显然比之前容易了些。

在电光石火之间,安以墨与鬼面尊主毫不心慈手软,两人打得不可开交。

那站在不远处的神秘人也如她这番站在那,似乎在等着他们打完。

虽不知这人到底是谁,但苏绵绵能肯定的便是,这个人也如小桃一样,是鬼面尊主的手下。

至于这个人会不会在他们打得关键时刻出手,这还是个很疑惑的问题。

总之,她看着打斗的两人,似乎在这个时刻,都没有去管她纵火的屋子。

直至屋子燃烧的热量,使整个人热得冒出汗来。

一身热汗染湿了衣裳。

从额头流下的汗流至眼角,如盐一般的汗水入了眼睛,微觉一股痛意,之后无地自容的汗水就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如雨珠一样,一颗颗掉落在地面。

无人去管那热汗,他们手持的剑柄毫无一丝松懈。

击打出声的铁剑乒乓作响,两人武功不分上下,只怕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来。

苏绵绵一旁看着,看得一惊一乍,以往她可未看过这样的场面。

现在一见,她都时不时的抹掉一把汗。

真不知是因为她心里着急的缘故,还是周围的温度使她不得已流出汗来。

小桃呢?

这里燃了一把大火,都不见她过来将这火给浇灭?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0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