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抵在墙上的更深了_把同学支走草他妈妈

刘祭司闻言,脸上一惊,没想到方夫子的资质竟然如此绝佳,这枚祖符都不足以让其种道,更加惊讶的是,鲁姓中年修士竟然做出了这个决定。

这枚祖符是总部分发下来,作为鲁姓中年修士的奖励的,鲁姓中年修士可以持有这枚祖符三天。

有了它之后,鲁姓中年修士的家族便可以给门徒后人种道了。

要知道,这年头若是没有祖符,是无法开宗立派,以及壮大家族的,祖符的珍贵不亚于凤安洲的灵液池。

而每张祖符上面的威能有限,若是用尽了,就只得交由前辈大能,用特殊的符箓为其充能,才可再次使用。

也就是说用一点少一点。

可是鲁姓中年修士依然做出了这个决定,这实在是让刘祭司和中年女子感到惊讶。

但他们作为晚辈,自然不会质疑什么,只是心中不禁对方颜的好运气羡慕起来。

若不是鲁姓凝元期修士手中还有一枚祖符,并且此刻他就在这里,方颜的这次种道便会后继乏力,即使凝结出道种来,也不会有多高的品质。

随即,在祖符上的朱砂斗文暗淡之前,鲁姓中年人便将自己珍藏的那枚祖符祭出,向着方颜飘飞而去。

这一切,方颜此刻当然不知道。

方颜此刻已经到了一个关键的时期,体内的那颗朱砂种子眼看便要成型了,却不想原本向着自己源源不断飞来的朱红斗文,却越来越少,几乎已经快要静止了。

而没了更多的朱红斗文,方颜此刻丹田内的那颗朱红种子便要就此凝固了,而这只是一颗上三品的道种而已。

正在此时,却异变突生,突然又有无数的朱红斗文如同海浪一般,向着方颜飘飞而来。

方颜见此,心中一喜。

这些朱红斗文飞入方颜丹田内后,再次化作了汩汩细流,不断冲刷着那颗朱红色的道种。

原本已经有些凝固了的朱红道种,在这些细流的冲刷下,再次软化了起来,缓慢地提升着品质。

而方颜丹田内的朱红道种,在这些新加入的朱红斗文的加持下,品质再次拔高。

不一会儿,方颜体内便凝结出了上一品的道种。

还远不止如此,方颜体内的那颗朱红道种的品质还在提升着,眼看便要成为一颗极品道种了。

方颜见此,心中的惊喜不言而喻,没想到自己所想的竟然是真的,自己真的可以凝结出两颗道种来。

而且,看样子,这两颗道种还是一种相互之间没有排斥的状态,是一种共存的状态。

这样的话,以后修炼起来将比拥有一颗道种的修士快上一倍,方颜又怎能够不心中狂喜。

就在此时,方颜却感觉到了藏在里衣内的储物戒指内一阵颤抖,正是盛放阿含银斗文的那个储物戒指。

方颜心中一惊,没想到阿含银斗文在此时竟然不受控制起来。

还没等方颜做出任何动作,那枚写着阿含银斗文的小小卵壳,竟然就此从中飘飞而出,与不断涌来的无数朱红斗文,一齐飞向了方颜的丹田之中。

而阿含银斗文也在进入丹田后,化作了银色的细流,随着那些朱红的细流,涌向了方颜丹田内凝结出的朱红道种。

就在方颜惊讶不已的时候,方颜体内那颗极品道种,在阿含银斗文化作的银色细流冲刷下,缓缓地颤抖了起来。

紧接着,便高速地旋转着,化成一个模糊的影子。

三个呼吸后,旋转的道种停滞了下来,而阿含银斗文所化的银色细流,也在此刻完全消失了,原本朱红的道种,此刻隐隐带着一丝银色的光泽。

更令方颜惊讶的是,这颗道种竟然就在这么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内,从极品道种,变成了一枚传说级道种。

方颜现在的心情就连狂喜,都不能够完全形容了,简直有一种大笑三声的冲动,当然,这种冲动还是被方颜按捺住了。

虽然损失了阿含银斗文,但能够种出一颗传说级道种,方颜心中自然是满意的。

而包裹着方颜的两张祖符,此刻上面的朱砂斗文已经暗淡了下来,随着方颜道种的凝结停止了运转。

就在祖符撤除包围之时,那颗朱红色的传说道种便被金色液体包裹在了其中。

“方夫子,如何?”

此时,鲁姓中年修士一脸期待地上前关心道,在运足目力后,他便也看见了方颜的道种品质。

不过,有金色液体在,他也只能够看出,方颜此刻体内凝结出的道种是极品道种而已。

不过,这已经让他欣喜若狂了,要知道,整个天符冢,凝结出极品道种的人,也不过两人而已,如今多了一个方颜。

“恭喜方夫子!”

“恭喜方夫子,种得极品道种。”

刘祭司和中年女子也满脸喜色地上前恭贺道。

如今看来,一枚祖符能够助一人凝结出极品道种来,这是十分值得之事。

想必总部得知了此事,只会大力褒奖鲁姓凝元期修士。

方颜感激地向三人点了点头,毕竟若不是他们,自己根本无法以符种道。

而刘祭司也告知了方颜,刚才,是鲁姓凝元期修士拿出了宗门借给自己的一枚祖符,方颜这才得以成功种得极品道种的。

鲁姓中年叫做鲁锦宏,是一名凝元中期修士。

“在下多谢鲁前辈,如此大恩,请受晚辈一拜!”

方颜郑重地给鲁锦宏行了一个大礼道。

“快快请起,这不过是顺手为之之事,方夫子不必多礼。”

鲁锦宏微笑着摆了摆手道。

方颜起身后,鲁锦宏又给方颜说了几句话后,便让刘祭司带着方颜从后门出去了。

“方夫子,如今你已种道,已然是我辈中人了。可有想过要不要拜在哪位前辈门下?”

刘祭司乐呵呵地领着方颜向着前方走去。

而方颜闻言,脸色微微一凝道:“刘祭司,在下早已拜师,曾经在下在心中发下过誓言,此生决不改换门庭。”

刘祭司闻言,还有心再劝,但见方颜坚持,也只得住口了,只是面上有些惋惜道:“方夫子,过去之事其实你不必太放在心上,毕竟如今你已入仙门,其实大可不必如此。

要知道,有一位师父,你今后的道路,可以顺畅许多。”

方颜沉默了一会儿道:“刘祭司好意在下明白,但在下心意已决。”

“罢了,罢了!”

刘祭司轻叹一声,便不再提及此事。

方颜跟随着刘祭司来到了一座庭院前,这里的建筑比之渔村内高雅了不少,门口已经站着一名面容机灵的小厮了。

“这是方夫子,暂时便住在此处,若是方夫子有什么需求,你尽可满足,万不可怠慢。”

()

搜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501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