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风流女房东 轻点,水好多 想要你

明明是他杀死了我的小美人,现在那个刽子手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着我鲜血淋漓的伤口!

“你不配画他!”我的喃喃自语越来越大声,最后脱口而出的已经快是邻桌都能听清楚的音量了。

我看到那被众人仰望的至尊忽然转头往这个方向看来,心禁不住紧张地疾跳起来!一阵悠扬的琴声却在此时骤起,掩住了我失魂落魄的自语声……

那如仙乐般的琴音其实不是第一次听闻。

那日在画舫上,我一直以为是瞻哥哥弹的琴……而此时再次响起,却没想到──那带着一脸不羁笑意的俊美男子,一双修长的大手拨弄起琴弦来,是如此的潇洒迷人……

竟然是他,这个可恶的风流痞子原来是个琴中圣手。

是该感谢他吧……这琴音一起,众人都如被慑去了心魄,如同我第一次听闻时那般,许多深藏的记忆都被勾起,深浸其中,难以自拔……

好似连那冷酷的君主也不例外──戴着面具的我此时可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见他在那乐声中眉头越锁越深,冷厉如冰的绝美面孔却渐渐地像是被砸碎了一个缺口,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渐渐地从眼角眉梢渗了出来……

一如他的画中,一如当年那个,骄傲中透着温柔的……小美人。

“走。”一个陌生中又带点熟悉感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一个“走”字,温柔又坚定。

我眼角仍挂着泪,朦胧地望着那张与幕姐姐有好几分相似的绝美脸庞,望着那白衣公子温文的神色,微微迟疑中已经被牵住了手,飞快地离开了会场。

我没有看见身后,端庄美丽的幕姐姐,一面望着那仍在抚琴的男人,一面用余光目送我的离开,那双璀璨的美眸里,隐隐闪动了一抹危险的幽光……

我亦没有发觉,瞻哥哥同样望着我的背影,那微微心痛而又担忧的目光……

我一路被那温柔的白衣公子带回了淮水河畔。在马车上的时候,我的眼泪一直无意识地在掉,那不知名的公子替我擦了好几回的泪水,最后,却把倔强的一动不动的我按到了他的怀里……

明明是陌生人,但彼时的我却是脆弱得无法避开那个怀抱……他一直都紧紧地按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下车的时候,那一袭白衣已经被我的泪水染得湿透了。

那公子轻车熟路地就牵着我入了画舫,最后甚至直接将我带回了先前自己居住的那个房间。

看着那与我离开之时相比没有任何变动的房间,我微微的诧异,抬起红肿的眼睛望着那白衣如雪的温柔男子,他只是温和一笑,说:“小东西哭得真难看,洗一洗休息一下……没事了。”

那一声“小东西”不知为何也给我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也没心情多想,待他关了门出去,我就缩回了自己的世界里……

窝在小床上,任泪水继续肆虐,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龙玉致,你这个傻瓜,为那个人流这么多眼泪,值得吗?

他不是那个小美人,可我,还是那个勇敢坚强的丑丫头!擦干了眼泪,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还是要过下去……

一直到了太阳快落山,栈镒乱的一天也总算是要过去了。

推开门的时候,有一道清瘦而挺拔的身影正静静矗立在房外。

瞻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我忽然有些慌乱,就好像有什么暗藏的东西被人窥见了一般……

他怎么也跟来了。茶会……和那个人,怎么样了……

“你没事就好。”他寡情的长眼睛此时仍然不带温度,淡淡地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身就走。

“瞻……”哥哥。如同第一次在画舫上遇见他,我也是这样无力地望着他的背影,也是以一个糟糕的男人的形象,甚至连本能叫他一声“瞻哥哥”都不敢。

而他,也如那时一样,身形微滞,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我的话,最后还是迈开长腿,在我无措的目光中离去了。

“今晚我住在这里,你有事可以来找我。”清越的嗓音在空气中仿若留下回音。

第三十五章 饮醉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我已经梳洗完换了一身女装坐在了幕姐姐的身边。

卸下了面具,以自己最真实的面目出现在人前,也第一次,真正地面对着……瞻哥哥。

瞻哥哥与幕姐姐差不多同龄,应该是从小的旧识,此时坐在一起共进晚餐,也是一副老友的样子。

而我,G本不敢抬眼看他,也不敢去想自己的身份是否已经被他知悉,只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安安静静地嚼着碗里的米饭……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96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