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啊好涨用力哦太深了,被强奷到舒服的口述

她是一只小花妖,一只普普通通,毫无特色的桃花妖,在一个初日暖阳,清风徐来的日子里,她遇到了他。

他是下凡历劫的仙人,长得很好看,他的出现,让她一颗妖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此沉沦在这一份突如其来的喜欢之中。

可仙都是不喜欢妖的,虽然她从有灵智开始便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她每一次试图接近他,都会被他大声呵斥着离开,虽然他的冷言冷语让自己很是心痛,但她却从未想过放弃,因为在她看来,妖的一生很长,喜欢一个人太过不容易,就得好好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心动,哪怕,他不屑自己的真心。

所以,他不让自己跟着,她便偷偷地跟,那样不远不近的距离,既不会打扰到他,也可以让她时时刻刻的看着他,光是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真是已经心满意足了,她不敢奢求太多的,只是.....

“你走吧,待我斩了西方那作恶的蛟龙,便会回去仙界,你我仙妖殊途,还是早早离去,不要再跟着我了。”说话的男子穿着一身玄青色的衣袍,刀削似的俊颜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薄唇轻抿着,露出一个无情而冷淡的弧度。

“那,如果我修炼成仙,是不是就能再继续跟着你?”有些慌张的语气里带着几分颤抖之意,花妖小心翼翼着,满心期许地望着眼前她所钟爱的男子。

如果,是因为仙妖有别的话,她愿意,愿意为了他去受那成仙的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哪怕天雷之下幸存的可能性很小,哪怕会忍受灵魂重创的痛楚,但如果这样便能让她继续待在他身边的话,她愿意,愿意去.....

“呵,你还真是天真。”不屑的声音打断了花妖激动澎湃的思绪,看着面前男子如深井般幽深而冰凉的眼神,花妖的心颤抖起来,她不知道她说错了什么,她又惹他生气了吗?

花妖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几分,粉色襦裙下的小手不安的紧握着,她怕,她怕他又不理自己了,她更怕他偷偷的离开,就像上次一样,她寻了十座城池,精魄都差点被路遇的道士打碎,才找到了他。

而造成这样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惹他烦了,惹他生气了,所以她害怕,害怕他再一次在自己不经意间的疏忽下悄悄离开。

她知道,她很卑微,可是,她也只是想要好好的爱一个人而已。

睡觉的时候会想他,修炼的时候也会想他,他不见了更是会无时无刻的想着他,她知道,她已经无可救药了,但她就是想要跟着他,看着他,恋着他,她所求不多,唯一的奢望便是能够时时刻刻的看着他,那样就够了。

可是今天他又要让自己离开,她知道,他很不喜欢自己,可以说是很讨厌自己,她都明白的,只是,她就是放不下,放不下。

黎适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泪眼朦胧的女子,深幽的眸底闪过几分不耐,修仙者,不可有七情六欲,若是沾染了红尘,何以成大道?这小妖一直缠着自己,着实是烦人。

“妖怪修炼本是逆天而行,更别提修仙,古往今来,能经历雷劫成功飞升的妖仙又有几人?更何况你又是草木修成的小妖,修行更是不易,成仙?谈何容易,别再做无谓的尝试,走吧。”黎适甩袖转身,便要离去。

“可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可以!”花妖见他欲走,情急之下伸手扯住了他那绣着玄色流纹的袖口。

“放手!”衣袖一甩,黎适蹙眉冷言呵斥道。

“对,对不起。”没料到他会如此生气,花妖一时被吓住,指尖一颤,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但眼眸中的执念之色不但未褪去,反而多了几分视死如归的坚定。

黎适从未见过如此烦人的小妖,见她模样,心中更是多了几分烦躁的情绪,连带着口气也变得不好起来。

“我说不准跟便是不准跟,这跟你成不成仙没有丝毫关系,我知你喜欢我,可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再如此纠缠不休下去,休怪本仙无情,打散你的精魄!”说罢,便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

看着那转眼间便不见了的身影,花妖抬在半空中欲挽留的手隔着虚空无力的抓了抓,最后还是无力的放了下来,眼中光芒散去,变得空洞无神,睫毛轻颤,遮下几许,掩盖住了眸中的哀戚之色。

她就那样站着,从黎明站到了夜晚,又从夕阳西下站到了东方初白,期间,她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动作,知道一缕柔和的阳光静悄悄的打在了她那卷长的睫毛之上的时候,她这才动了动那沾满露水的眼帘,将黯淡无光的视线投向了那太阳升起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不知觉的情况下划过脸庞,在手背留下一丝冰凉。

良久,一句悲凉且沙哑的自嘲声响起,在这样万物复苏的清晨显得格外的悲伤与绝望。

“原来在你眼里,我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麻烦而已。”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为什么,连让我喜欢你的权利你也要剥夺。

花妖不想再去打扰黎适,可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想念,想着,就偷偷的,远远的,再看他一眼就够了,一眼过后,她便再也不去见他,慢慢的忘记他。

花妖已经想通了,爱一个人,就不应该用她自以为是的喜欢束缚住他,两情相悦她奢求不到,所以,她只能,也必须把自己所谓的一厢情愿收起来,至少这样,在他偶尔想起来的回忆里,她不会全是无理取闹的样子,总归还是希望,有那么一点有关自己的美好停留在他的心间,哪怕转瞬即逝。

因为黎适说过,他要去西方斩蛟龙,蛟龙为霸一方,其恶名早已传遍方圆几百里,所以很轻易,她便寻到了蛟龙的洞穴,也寻到了奄奄一息的他。

是的,她到的时候,只看到一头已经被斩杀的蛟龙,和蛟龙身边气若游丝的男子。从未有过的心慌与害怕填满了整个心房,脑袋嗡的一下,变得一片荒芜,空白。

脚步踉跄的走到他身边,轻轻的,好似对待这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物般将他靠在怀里,左手颤栗地贴在他虚弱到几乎没有跳动的脉搏之上,体内灵气疯狂的输送给怀中的人,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没有空闲去擦,只能任由它这样止不住地流着,空气中弥漫着绝望的气息。

“求求你,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怀中人的气息越发虚弱,有那么几个瞬间,她更是感觉不到他的呼吸,眼看着心爱的人就要死在自己面前,花妖无法承受地哭泣出声,精致的小脸上苍白一片,挂满了无助的泪痕,不知所措的眼神中更是悲伤到不像话。

突的,花妖止住了哭声,像是回忆起什么,原本空洞无光的眼神里透射出一抹明亮的光芒,带着几分不可抑制的激动情绪,那张苍白到几近透明的小脸上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对,内丹,我还有内丹,我可以救他的。”

带着几分窃喜的呢喃,花妖从未有哪个时候庆幸自己是一个花妖,因为草木类的妖怪跟精灵,其内丹是可以用来疗伤的,虽然她修为不多,但好歹也是个活了上千年的小妖,凭借着内丹中所有的妖力,她一定可以再救活他的。

这样想着,花妖的心脏总算平静了下来,低下头,有些贪念地看了看怀中男子俊逸中又带了几分刚毅的面容,唇角缓缓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明明是那般美丽,却透着几分谁也说不清的凄凉与不舍。

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花妖便从口中逼出了内丹,内丹从身体中被剥离出来的痛楚让她差点昏过去,但她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最后再看了一眼怀中的男子,花妖的眼神从温柔变向了坚定,像是做了什么永不回头的决定一般。

黎适在打算好斩杀蛟龙的时候,就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因为那蛟龙已经到了快要化龙的关键时刻,妖力太过强大,就算是他,也只有对半的胜算可以打败那条蛟龙,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说出那样恶劣的话来赶走那朵小桃花。

其实他并不讨厌她跟着自己,虽然无法回应她对自己的情感,但他也不想让她因为自己受到伤害,蛟龙心性狡诈,阴险歹毒,若是让她跟着自己前去,弱小的她一定会被蛟龙抓住,当做威胁自己的存在,他不怕死,就怕,护不住她。

只是,他去的不凑巧,刚好赶上那恶蛟化龙的那一刻,拼尽全身的修为与仙力,也只能做到与它同归于尽的地步,对于死,他是看得开的,原本来之前,他就没想过还能活着出去,只是意识逐渐消散钱,他却还是想到了那朵小桃花,从初遇到被他赶走,记忆好似崩塌的堤坝,在他快要死亡的那一刻全部在脑海中倒回了一边,而这些记忆中全部都有一个粉红色的小身影。

曾经听人说过,一个人在频临死亡的时候,就会想起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个人,黎适想,那朵小桃花又蠢又笨,胆又小,每每只要他皱一下眉头,她就害怕的浑身打颤,胆小的跟只小仓鼠似的,他怎么会想到她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93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