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每天早晚总想死_那一夜小叔子要了我7次

晚霞斜照,光影浮撩,她穿过回廊,走在池塘的小桥上,只觉这慕府的景色无论怎么看都舒心。

不过这么大的府邸,下人却不多,女眷也没看到,她大概是这府上为数不多的女性。

“前面就是真真的房间了吧……奇怪,他人呢?”她见门没关,就进去看了,但屋内空无一人。

“好机会,傻妞,趁他不在,咱们好好探探他的虚实。”兔几又开始撺掇她。

“探什么啊?”

“那小子嘴巴跟抹了蜜似的,这么会勾搭女孩子,后院里不知藏着多少美娇娘呢,你得有点远见啊。”

“远见?”她挠了挠头,没听懂兔几的意思,但在找真真的时候倒是隐约听到后面的房间传来响动。

她循着长廊穿行,阁子一直延伸到了池塘边,竹制的木条踩上去嘎吱作响,她不由放慢脚步。

水边湿气很重,隐隐有薄雾飘散,她看到阁里的纱帘被风吹得缓缓飘动,好奇的走进去。

纱帘浮起,阁子的全貌展现在她眼前,竟是一个冒着热气的浴房。池子里有一个脱光了的男子正在沐浴。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男子的背影,白日下,那如瀑般的黑丝长发被润湿沾着水,晶亮得闪动着黑曜石般的莹润颜色,服帖的垂在白皙又健壮的男性背颈上。

那肤色白净得正如羊脂白玉坠,纯澈无暇,匀称的健美身材更像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完美到无以复加。

这时,男子似乎发现了身后有人,侧过头来,轻咦出声:

“玲珑姑娘?”

“啊,真真,那个……我不知道你正在洗澡呢。”她挠头傻笑。

沐浴的男子正是公子慕真,想也知道,这个阁子是他的住处,会在这里沐浴的也只有他了。

“无妨,玲珑姑娘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他侧着身,将长发顺到身前,举手投足之间神态依然优雅,语气从容不迫。

“没有啦,我就是想当面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找回我的刀。”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只是我今日为姑娘打听了,姑娘在城外江边遗失的乾坤袋已不知所踪,骗去姑娘乾坤袋的那些民兵并未入编在册,怕是还需要些时日才能查有眉目。”

“哦,那个倒是无所谓啦……”

见他俩聊得一个比一个淡定,兔几忍不住叫道:“喂喂,你们俩打算一直这样聊下去?”

傻妞的神经不是一般的粗,看男人的果体看得脸不红心不跳;而这个慕真的定力也不是一般的强,居然就这样在水里一丝不挂的跟她对答如流。

兔几看着尴尬癌都要犯了。

“对哦,真真,那我去外面等你好了,你慢慢洗。”白玲珑总算注意到自己站在这里人家都不能从水里出来,识趣的退了出去,兔几也跟着松了口气。

只是她走了一段,见四下无人竟偷偷的笑了起来。

兔几一阵鸡皮疙瘩,硬着头皮说:“傻妞,你笑得那么淫邪做什么。”

“我只是在想啊,真真看上去身子那么单薄,没想到脱了衣服还挺有肉的。”嘻嘻,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你、你、你还真看上了那小子的美色?!”兔几瞠目结舌。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9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