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催眠术之校花琦琦续写_总裁开会在桌下要了我

夜墨炎哪还有平日里的睿智冷静?

夜墨炎淡淡睨了银雪一眼,银雪只觉得浑身更冷了。

“好了我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只一句,师弟莫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话落,银雪就站了起来,“我去睡会,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这时有东西飞来,银雪一把接住,是个药瓶。

他打开一看,居然是上好的金疮药。

“给我的?”银雪难得勾唇一笑。

然后榻上传来某人硬邦邦的声音,“给狗的。”

“噗。”

银雪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榻上的人脸更黑了。

“我会好好用的,谢了。”

银雪背着夜墨炎摇了摇手,施施然离开了。

他这位师弟,没想到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难得啊难得……

帐内安静下来。

夜墨炎目光落在身旁,凌雪薇睡得很沉,面容白净,比起数日前削瘦了不少。眉宇间疲倦又好像顾虑重重,一直蹙着,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一般。

夜墨炎不由伸手,替凌雪薇抚平皱痕,似乎要拂去她所有烦忧。

夜墨炎掌心落在她瘦的巴掌大的脸上,一下又一下抚摸着。

夜墨炎不知,此刻他神情有多温柔,哪里还有之前的故作冷漠与疏离?

仿佛失去了许久的宝贝回到身边,小心翼翼又珍视无比。

目光幽深,让人不知他在想什么。

须臾,夜墨炎收回手,靠在床榻阖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睁眼,“来人。”

一道影子落地,“主子。”

“传令下去,午后拔营返回都城。”

“是。”

“叫月风过来。”

片刻,月风进来了,“主子您醒了?太好了!”

“嗯,受伤了?”

月风嘿嘿笑着挠了挠脑袋,“没事,一点小伤。”

其实月清伤得不轻,在帝君传召之前,还一直被军医按着卧床修养呢。知道帝君醒来了,他不顾反对下床,没想到正好收到帝君传召的消息。

“去坐。”

“嘿嘿不用了,属下站着就行……”

夜墨炎淡淡扫了月风一眼,他立刻住嘴,老老实实到一边坐下了。

“跟我说说军中情况。”

他昏迷,月清与银雪将他送回,月风负责处理战后诸事,没人比他更清楚军中现状了。

月风神情微肃,很快禀告起来。

此次一战,军中损伤不少。

虽因为帝君拼尽全力转移了黑魔灭阵带来的毁灭性伤害,但他们的人还是死伤过半,毕竟魔族战力,是公认的强悍。

“……拥有战力的只剩九万人,丹药与兵器耗损巨大,目前不足两成,仅供三日消耗。若再无后继,军中恐怕……”

“三日,足够了。”

夜墨炎开口,“午后,三千人随我先行,后续部队,我会交给银雪,你从旁辅助。”

“是。”

又交代了一些事,便让他下去了。

“去夜老那领些雪玉膏。”

月风一喜,雪玉膏可是老爷子特质的修复创伤的药,好用的很,他跟月清早就眼馋都时了!

“多谢帝君!”

话落便喜滋滋地离开了。

******

午后,大军开拔。

月风效率很快,率先清点了三千精锐,已经候在校场上。

夜修天知道月风刚醒来就要开拔,将他大骂一通,只是口嫌体正直,还是骂骂咧咧跟了上来,美名其曰要看着他,免得砸了他的招聘。

为了尽快赶至边城,肯定不能使用方舟。目标太大,速度也提不上去。

外面,清一色的狮鹫兽蹲在地上,粗壮有力的腿,一对像蝙蝠一样的巨翼,长长的脖颈,头上两只尖角,它们是以速度著称,称霸空中的霸主。

夜墨炎一袭墨金披风,宽大无比。

脸上还带着几分病后的苍白,却更显得冷峻孤傲,散发着王者威严。

三千将士整整齐齐伫立在校场上。

夜墨炎缓缓走进,这时众人才发现,他怀中还抱着一人。

身形纤瘦,较小无比,在宽大的披风下,看不清长相。

但还是能看出来,那是一个女子。

将士们立刻明白此女子的身份。

能让帝君如此对待的,唯有他们未来的帝后娘娘了。

夜墨炎飞身,如同敏捷的豹跃上狮鹫背上,夜老紧随其后,月清则跃上旁边一只背上。

三千将士很快上了坐骑。

夜墨炎目光落在远处,朝那边的银雪轻轻颔首,随即挥手,“出发!”

三千狮鹫张开双翼,飞向空中。

很快便消失不见。

银雪望着空中须臾,对身边的月清道,“明日一早,准备出发。”

“是。”

以狮鹫的速度,若顺利,一日便可抵达边界。

也不知帝都城中,是何情况……

******

梵胥帝都。

最近伏汲与白乐可谓忙昏了头,日以继夜,已经连着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战事吃紧,魔皇临渊忽然率军攻打边城,消息一传来,帝都中一阵混乱。

因为帝王大婚将至,所以无数世家贵族,豪门宗族涌入帝都,此刻传来魔军攻城,虽然距离帝都还很远,但俱于魔皇临渊威名,也引得帝都一阵人心惶惶。

猝不及防,骚乱开始。

一些宵小不轨之辈,趁机作乱。又加剧了城中骚乱,险些酿成大事故。

好在伏汲及时反应过来,以雷霆手段出手镇压,这才震慑住诸世家豪门,平息了帝都动乱。

只是这种平静也只是表面,暗中的波涛汹涌,丝毫不减。

白乐带着五千甲兵,日日巡逻各城,加固城防,增派士兵,各个城门皆重兵把守,盘查森严。一旦抓住作乱者,当众受刑,以儆效尤。

城中,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氛。

聪明者明锐地察觉到风雨欲来。

“报,启禀丞相,前线传来消息!”

“给我。”

伏汲迅速拆读灵讯,须臾,眉宇间露出显而易见的喜悦。

“怎么了?看你一脸高兴的样子?”白乐走来。

“帝君已经无碍,毒也解了,目前正朝边城赶来。”

“真的?”

白乐大喜。

弥漫心头多日的阴影终于拨开,两人都难掩喜悦。

殊不知,因为日夜担忧前线战事还有帝君的身体,他们已经多久没睡过安稳觉了,如今听到帝君无碍,没人知道他们有多高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484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